首頁 »
2009/02/02

吳家小姊姊

在我還很小的時候,就認識了吳家大姊姊與小姊姊,姊妹倆的年紀大了我不少歲,所以,基本上是玩不在一塊兒的,但因為家父生前和吳伯伯是結拜兄弟,因此兩家往來密切,我還記得過年時,我們一家五口到他們家,兩家人共九口,共坐一張大圓桌,一起圍爐過年的熱鬧景象。

相較於吳家大姊姊的開朗好客,小姊姊則顯得寡言陰鬱。姊妹倆截然的不同個性,似乎也造成了外型上的不同--大姊姊高大健康,小姊姊則纖細瘦弱。我對她小時候的印象停留在一票人熱切交談時,她倚靠在牆邊、右手呈九十度抓緊了左手的手肘,咬緊嘴唇,低著頭從濃密的瀏海裡觀看大家,這副怯生生的模樣。

雖然與吳家的姊姊們平日的往來並不密切,但儘管少了噓寒問暖,卻因父執輩的熟稔,在情感上,仍像是遠方的家人,感覺親近許多。

幾年前的過年前,一個天氣晴朗的午後,嫁到台中的吳家小姊姊代替年事已高的吳伯伯送禮來,當時我們家住在一條小巷子裡,車子進出不便,因此,小姊姊的夫婿將車停在巷口等候,由小姊姊一人前來。那時只有我一人在家,簡短寒暄後,她就得離開。不記得當時的交談內容了,但很深刻的印象是她已不再沈默害羞,而是愉悅爽朗。我目送她走出巷口,纖瘦的背影依舊。

今年的大年初一中午,結婚十年的吳家小姊姊順利產下第一胎,晚間十一時許,小姊姊由恢復室轉回普通病房。年逾八十的吳伯伯自然有著老年得孫的喜悅,通知母子均安的好消息。

年初二中午,與吳家小姊姊一樣嫁到台中的吳家大姊姊在返回娘家的路上,已到了交流道,接到一通電話,立刻折返回台中。

吳家小姊姊,因為腦栓塞或羊水栓塞等可能原因,於傳遞新生命後的隔天驟逝。

如果預知當時纖瘦的背影竟會是最後的影像,我會陪她走到巷口。


女人心裡話←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敢穿比基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