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12/03

勉強的友誼

因為美容師 Sue 的關係,我認識了髮型設計師 Bella。雖然兩人都是憑著一身好手藝,在年輕時即自行創業,但截然不同的生活背景與個性,造就了對待客戶迥然不同的態度。

Sue 是因夫家好賭欠債而被迫帶著女兒居住在娘家的「半單親媽媽」,由於必須看人臉色,也有著不容失敗的生活壓力,因此,對待客人十分客氣,除了照顧客人的面子問題,也協助客人生活上的問題。相較之下,Bella 就顯得隨性許多。

Bella 的家境小康,創業資金幾乎全靠家裡奧援,當然她也爭氣,以口碑相傳的技術在開業後一年半即回本。然而,對待客人,卻是相對主觀與強勢的。Sue 即抱怨過,她幫 Bella 介紹過不少客人,但有回,客人因家裡有事,比預約的時間晚了半小時才到達 Bella 的美髮店,Bella 為此唸了客人半小時,因為會整個延誤到她之後的預約。

我是沒被 Bella 唸過,當然,一向準時,還每次都幫她帶飲料上門,也讓 Bella 無從挑剔,不過閒聊之中,Bella 倒是自行招供會唸客人,比如她已交代客人下次再來時要如何如何,但客人再度出現時,卻忘了該事。然而,Bella 也曾讓我不滿過。有次我預約了要燙頭髮,待我準時提著兩杯飲料到達店前時,從落地窗看進店內,已有一個肩披毛巾、頭髮濡濕的客人了。心想不妙,進門,Bella 看了看我的頭髮,大讚正是最好看的卷度,根本不需要燙、連瀏海都不必修剪云云。三言兩語被打發出門後,有一年的時間,我不曾踏入該店。

前陣子再去請 Bella 整理頭髮,言談間,她笑說著近期遇到的不順遂。隔天,我至 Sue 那裡做臉,便聊起此事。聽到了 Bella 不如剛開店時的意氣風發,她似乎有點高興地說:「她也有這一天!讓她知道對待客人要好一點!」接著開始數落 Bella 虧待她之處。我問她為何不換個髮型師,她說,Bella 也有其他美容師客人,因此她會輪流光顧,並不是每次都來 Sue 這裡;然而,有次 Sue 去了別的髮型師客人那裡弄頭髮後再去 Bella 那裡,Bella 就意有所指地說:「很多人去找了別人剪頭髮之後,還是會回來我這裡,覺得我剪得比較好。」弄得 Sue 只好乖乖向她報到,不敢有貳心。

聽著聽著,不免感嘆,曾為好友的 Bella 與 Sue,友誼已走到了盡頭,最好的方法就是暫時不要聯絡,以免一方忍無可忍時的情緒爆發。這也讓我想起了先前留學時,曾經早已覺得和對方的頻率不合,但又因人在異鄉交友不易而勉強往來,終至無可挽回的局面。後來,學會了提醒自己,只要覺得不對盤時,就要有放棄這段友誼的準備。

以前,會有找對方講個清楚的衝動;現在,不會了。如果對方可以從那樣的言行中得到快樂,那也是成人之美。為避免聽到對方說出預期中的說辭,多說無益且留下疙瘩,也避免日後仍可能會見面的尷尬,我學會了沈默。誰都不必勉強。



真人實事的撞鬼經驗←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戲劇般的愛情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