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11/10

一個微笑

在燥熱的溽暑,習慣在用完午飯的路上,在這家位於街尾的連鎖茶舖,來杯涼茶,半糖少冰,去油解膩也消暑。

通常,站在前方櫃檯招呼客人的是她,個頭高窕(身兆),略帶嬰兒肥的白晢臉龐還殘有幾顆不起眼的痘痘,身穿淺咖渄色的背心制服,內搭白色襯衫;雖然在茶水店打雜,但襯衫卻沒污漬。會特別注意她,是因為在淺咖啡色的遮陽帽後方紮了個馬尾,就如她的身手般俐落。

然而,她的個性,也如她的外型,簡潔有禮,卻也疏離冷漠。即使如我這般常客,她也不曾多聊一句。

也許因為台北濕熱的夏天讓人特別想在茶水舖裡尋得些許清涼,絡繹不絕的客人讓她繃緊神經,不苟言笑。是客人之於她太過陌生嗎?觀察她與同事的互動,似乎也未較為親切和善,交談也是一板一眼,公事公辦。好事的我不免懷疑,她喜歡這份工作嗎?每天繃著臉,不辛苦嗎?

有一陣子的時間,都沒看到她。或許,她真的不喜歡這份每天與人接觸的搖茶水工作,轉行了吧!

這天,到街頭覓食,回程上,在這家茶水舖的另一分店停駐買茶,站在前方收銀檯的,竟然是她。原來她沒轉行,只是由街尾的分店,調來街頭了。照舊,紅茶,半糖少冰。就在她熟練地製作我的茶飲時,我不禁忖度著,反覆盤算是否該問她一個正反意見都出現在腦海的問題。

就在銀貨兩訖的剎那,正方贏了,我開口問了第一次與買賣無關的問題:「妳從後面那家調來這邊哦?」她的表情,由原本的嚴肅冷漠,轉變為驚喜羞澀,大概是沒料到竟然有客人注意到她吧!她靦腆地回答:「對啊!」然後,愉快地與我道別。

第一次,在她的臉上看到了笑容。數月後回想起來,印象依然鮮明。先釋出善意,冰山也可能溶化。


喜歡生命←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就這樣說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