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7/28

喜歡生命

一直都是多神論者,會和朋友去看廟會、焚香祈願,亦曾固定上教堂禮拜;雖不虔誠,但也代表了對各宗教的尊重,因而杞人大老遠從內湖拿《喜歡生命》給我時,欣然收下。

喜歡生命》是宗教文學獎得獎作品精選,文體包括散文、新詩與小說。雖是宗教文學獎,內容卻非侷限於阿彌陀佛或哈利路亞,而是芸芸眾生於生活的悲歡喜樂、對生命的省思。宗教的成分很少,當成文學作品來看,即為享受。

此書第一篇為獲得第三屆散文首獎的「諸神的黃神」,作者呂政達以到獄中服事的牧師身分,寫信給死刑犯的被害者家屬。文辭真切動人,每每再三回味此文,咽喉總是微熱哽塞,不忍釋卷。文中段落摘錄如下:

「濃厚的秋色也是我們生命的篇章,我穿過樹林走回家,沿著河岸,年輕女孩騎腳踏車,在風雨來臨前趕去上課。眺望她們的身影,我突然想著,住在同一座城裡,說不定我也曾經與高中女生錯身而過,眼神相遇,我還不知道要瞇起眼,為日後她的命運而備覺惋惜。你一定會擁有關於她的回憶,第一次為她而開的生日派對,保留下來的相片簿,最後一次走出家門,離開你的視線。你一定也擁有一切難以挽回的憾恨,但眼看風雨就追上我們所有人了,在滿眼蕭颯的秋日,五旬節過後,供奉給聖者的餐點仍有餘溫,那麼純潔的生命為什麼得不到眷顧?」

「隨信附上年輕人畫的菩薩像,他告訴我,那是他記憶裡你親人的模樣,雖然他未曾真正說出口,我猜那代表他的懺悔與贖罪。請你收下畫像,或者燒燬,將一切恩怨因果還給天地諸神。」

張耀仁的「有求」,寫的是泰緬華僑在台灣的窘境;莫非的「最後一章」寫的是一生鋼鐵意志的老父,因病崩潰在女兒肩上哭泣,反了人間歲序,卻也讓女兒審視了親子關係與人生的盡頭。

小說卷裡,游玫琦「星空的秘密」以父母在九二一驟然喪生的十歲小孩為主角,寫出正視死亡,才能坦然面對死亡;呂政達「長夏的觀音」寫的是在親人身旁不忍離去的遊魂;林奎佑的「惡臭‧符」是篇有趣的小品,以怪力亂神之力驅走心中之魔;鄭郁萌「血祭」則以印度教為背景,一個女孩蛻變為女人,自我意識覺醒的過程;吳婷婷「一個叫阿笨的男孩」有著天生我材必有用的傻勁;凌明玉的「對窗」,成年男子藉由與幻象中年幼的自己對話,再次經歷了童年的家庭悲劇而得以釋懷。

雖是宗教文學獎,但宗教意味並不濃厚,反而充滿了對人生的關懷。再三回味各個篇章,依然感動。


她的沈默←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一個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