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4/20

她的沈默

住在商業區的最大特色之一,就是假日少了熙來攘往的上班族,反而比平日安靜。

周日下午,上完西語課回來,照例躺在床上,懶洋洋地看電視。

突然,窗外傳來男子反覆的責罵聲:「你不做要跟我說啊!」樓下有家卡拉 OK,常有客人大白天喝得醉醺醺得就起衝突,因此,起初,我不以為意,但責罵聲並未停歇,我忍不住好奇到了窗邊往下探望,並沒看到衝突場面,只看到一個行走的女子,經過另一邊樓下的衣服修改店時,往裡看了一眼,就慌張地繞了一個弧形刻意遠離那裡。或許,那就是事發現場。

那家修改店,我去過的。當時有一件很喜歡的針織衫下擺脫了線,自己試圖阻止脫線趨勢卻徒圖無功,又捨不得把衣服扔了,只好拿下樓求助。

第一次去時,僅有一位歐吉桑在那裡,坐在躺椅上,一邊搧風,一邊看電視,他告訴我,歐巴桑要傍晚才會到。稍晚,我又去了一趟。店內昏暗且安靜,歐吉桑仍坐在原處看電視,整間店裡僅有電視的聲音。歐巴桑推了一下老花眼鏡,查看了衣擺,拿出勾針,三兩下就解決了。我感激莫名,困擾已久的麻煩瞬間解除,她笑笑,在她手裡,那不過是小事一樁。

責罵聲持續著,我以為,是前來拿衣服的客人發現歐巴桑沒有改他的衣服,而他又急著要,所以不高興了。接著,伴隨傳來「咻!咻!」揮抽空氣的聲音。我再度到了窗邊,但仍未見人影,於是又繼續看電視。

責罵聲與揮抽空氣的聲音持續了幾分鐘後,突然傳來一女子大喊:「你不能這樣打她!她是你老婆耶!」

我心頭一驚,家暴!

歐吉桑回覆女子:「沒妳的代誌!」女子不甘示弱,回喊:「這件事我管定了,我現在就要報警!」之後,她走進了附近的店家。繼續傳來幾聲歐吉桑的責罵及揮抽聲後,一切歸於平靜。

我卻內心激動不已,慚愧萬分。離暴力現場僅有數咫時,我不但未採取任何制止措施,竟還抱有看熱鬧的心態。明知暴力發生卻置身事外而未加以制止,在本質上即為幫兇。

而我從頭到尾,都沒聽到歐巴桑的言語。為什麼她在飽受創傷之際,這麼沈默?是過去的經驗告訴她,哭鬧只會誤事,還是她已習慣了暴力相待?

我們的社會,的確需要勇於挺身而出的人。



兜風←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喜歡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