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4/12

兜風

以前返鄉要去火車站時,基於肥水不落外人田的道理,都是請開計程車的鄰居幫忙,但有個問題,這位鄰居跟我們家並不是住在同一棟,只是在同一社區,而我們同棟的,其實有另一位鄰居也在開計程車,而且他的車比別棟鄰居的車較小又較舊。以一樣的費率而言,叫別棟鄰居的車,是比較划算的,舒服嘛!但以人情而言,似乎又應該叫同棟鄰居的車,卻也委屈了自己。後來,就乾脆請與家母私交不錯的里長太太接送,免錢的,誰也不必對誰不好意思。

這天,因為我臨時想到要買個指甲剪,但又快出發了,沒時間在外頭亂晃,家母就打電話給一個鄰居姐姐,問她附近哪裡有得買,她一聽,就自告奮勇幫我買,買了之後,送來我家,就主動要載我去搭車。

我坐在她身後,原本只是兩手扶著她的腰,在接觸的那一剎那,覺得好柔軟,我忍不住雙手環抱著她的腰,人整個貼著她的背,撒嬌地說:「好懷念的感覺哦!」她咯咯笑,算著上一次我倆這樣騎車的情景,至少是兩年前了!

從國外讀完書回到台灣後,不是搭乘大眾運輸工具,就是開車、坐人家的車或自己騎車,在台東工作時,尤以開車為多,但是,很少很少被人用摩托車載著了。貼在她的身後,享受著久違了的春陽,和煦不刺眼,微風徐徐吹,我貪婪又滿足地笑著。

一種令人懷念的單純。



雨夜,勿聽黃家駒←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她的沈默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