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3/03

重逢自是有緣 (下)

曾經去過蕙在國外的所在地兩次,但地大物博,根本不奢望會突然在哪個超級市場遇到她了。雖然在同一個省區,而蕙實際住的地方,與我的旅遊地,車程需要九小時,這是事後才知道的事了。她家還可以看到極光。

學成之後,我搬回台灣,又開始四處奔波,把該重新啟用的健保、該整理的帳戶整理一下等等,就在我在郵局抽了號碼牌等待的時候,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影--

那是蕙媽媽!

我立刻上前去認她,她也認出了我,真是太興奮了!大海裡找到浮木,也莫過於此了。這也要多虧老人家的習性,搬了家,但戶頭沒跟著搬,所以很多動作還要回到原開戶分局才行。如果她的戶頭跟著搬了,那就沒有那次的重逢了。

我把手上較前號的號碼跟她對調,詢問了一下蕙的近況,得知蕙近期內不會返台。我很快考慮了一下,如果跟她要家裡電話,就代表我就得主動打去,要是幾次蕙都不在,那也奇怪,怕對老人家成了打擾;所以,明知風險很大、儘管心理不安,但還是做了--我把聯絡電話寫下來,交給蕙媽媽,請蕙返台時跟我聯絡。

果然,就像很多老人家一樣;浮木是靠不住的。這是我跟蕙的第二次錯過。

後來,我去台東工作了,隔著個中央山脈,返鄉的時間就更少了。能再遇到蕙媽媽,機率是更加渺茫。能有機會聯絡上蕙,大概是微乎其微了。

但,蕙和我,就是那麼有緣!

有一次趁著返鄉去賣場大肆採買在台東較不易取得的生活用品,正在專心比較商品時,突然有人湊到身邊問我:「請問妳是XXX嗎?」我嚇一跳,抬頭看,是一陌生的中年男子,疑惑地回答:「哦,是啊。」他笑,指了指不遠處,我順著他的臂膀看過去,驚訝地叫了出來,是蕙姐姐!

這次,遇上的是汪洋裡的大船。我在賣場的DM上留下了聯絡電話;幸好蕙姐姐保存得好,在經歷了兩次錯過之後,終於在一月份,我接到了蕙的電話,也問得原來蕙的 E-mail address 除了 where,還要加上她的生日。

春節期間,我們各自造訪了對方的新家。看到她說出:"Nice to meet you." 時,我「唷!」地笑了出來,蕙也笑。她在學生時代的英文很爛,是每到期末都很擔心是否會被留級的那種程度。甚至有一年,在成績公布的前一天,她過於緊張,於是把我和許找去她家,打任天堂打通宵,直到隔天早上確定自己不用補考才放心。而她現在,幾乎都用英文和孩子溝通了。

交談中,我們談談現在、聊聊過去,有了一些感觸,這部分就留到下一篇再來分享。



重逢自是有緣 (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相陪一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