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2/28

重逢自是有緣 (上)

如果說人生如戲,那麼我和的重逢經歷,可比戲劇更曲折了。

蕙是我國小五、六年級的同學;既然是國小同學,就代表兩家不會住太遠,但到了國中,我們就各自跨不同的學區,就讀不同的國中、上不同的補習班,暫時失去聯絡。但巧的是,我們考上了同一所高中,到了高二、高三,又成了同班同學,而且兩人個性都很愛搞怪,自然就湊在一塊兒,做出了不少瘋狂又好笑的事。


有個同年級但不同班的表妹。那時,漫畫「雙星奇綠」風靡全台少女。有次社團活動課時,我和蕙及甯在操場樹下乘涼偷懶,我心血來潮就對甯說:「其實我有個個性和我完全不同的雙胞胎妹妹,我們會交換來上課,所以有時妳看到我沒跟妳打招呼,那個人其實是我妹。」蕙在一旁大笑,非常有默契地聯手騙她那不看漫畫的表妹:「對啊對啊,我可以作證!」之後有幾次,我在走廊上遇到甯時,還會故意板著臉,甯也會假裝不認識我。事隔多年,我和蕙談起此事時,都還會笑,說不定甯至今仍以為我真有個雙胞胎妹妹呢!

後來,我和上了不同的大學,她讀的是教會學校,有一年耶誕夜,我還跑去她學校跳舞湊熱鬧。各自出了社會後,雖然聯繫少了,但春節返鄉時仍會約出來碰面。有一次過年,我們一起去把蕙的國小一到四年級的同學找出來。我和許從來沒有同班過,但因為蕙的關係,也見了好幾次面。三人騎機車在街上閒晃時,突然想到她倆的一到四年級同學、我和蕙的五六年級同學,住在那一帶,但是,誰也記不清楚地址,我就說:「應該是 68 號吧,我記得她家隔壁是個西裝店。」我們找了去,果真看到了西服店,但號碼並不對,那時還真是人來瘋了,三人就在樓下喊起了朱的名字,沒人應,索性上前按門鈴,按了幾次,還是沒人應,只好放棄。一直到現在,我們都不知道那家到底姓不姓朱。三個二十多歲的人還在玩亂按門鈴,真是瘋狂又好笑。

之後,我們家搬家了,然後,我出國了,一去就是好幾年;幸好,我家雖然搬了,但電話號碼沒換,所以,雖然找不到我家了,至少還可以打電話。那次,是我姐接的,因為我和蕙高中時就常往來,所以我的家人認識她、她的家人也認識我,我姐還在電話裡和她聊了起來,得知蕙不但也出國了,還在當地結婚生子了。我姐抄下了蕙的國外電話及 E-mail。但是,「女兒賊」返回婆家的時候,是很容易把這種小紙片給弄丟的,我姐也不例外,她印象中只記得蕙的 E-mail 是 where,電話號碼當然是記不起來的了。於是,我以 where 為 user name 發了一封信到 hotmail 帳號;石沈大海。

這是我和蕙的第一次錯過。

然後,我家又搬家了,這次搬到不同區,所以電話號碼換了;我返鄉時找上蕙家,發現那一帶的路已拓寬,她們家早已人去樓空。

看到蕙的舊家因道路拓寬而殘破不堪,心中頗為感傷,那小小的屋子裡也有我許多青春期的回憶。往內探看了一會兒,企圖看出個人影,但只看到東傾西斜的梁柱。然而,更重要的是,我還有機會跟蕙聯絡上嗎?

《待續》

《人物關係表》
蕙:我的國小五、六年級同學,以及高二、高三同學
甯:蕙的表妹,與我們同年級但不同班,一直以為我有個雙胞胎妹妹
許:蕙的國小一到四年級同學
朱:蕙和許的國小一到四年級同學、蕙和我的五、六年級同學



難以言喻的心情←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重逢自是有緣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