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4/28

「觀望:近世物質生活與流行文化」研習營學習報告 (政治大學歷史所 謝宛洳)

        上了研究所以來,最感困惑的是問題意識如何產生,以及著急於研究領域及取向未定。在上學期末,不經意地在所辦外頭發現了「觀望:近世物質生活與流行文化」研習營的消息。我原本即有意對明清史多加了解,於是便興奮地報了名。期待參加研習營能刺激我的學術熱情,或是在研究的路上有所啟示。結果果然沒有令我失望!

此次研習營主要的演講,大致上是以社會文化史為主要研究取向的研究內容。社會文化史的研究取向雖常被批評,諸如史料的缺乏或對其真實性存疑以及無法展現歷史的大變動只是詳述各項瑣碎事物等,但我覺得社會文化史的研究,有其存在的價值及意義。除了如王芝芝老師所說,可以替沒有聲音(voiceless)的一群發聲之外,社會文化史的研究能夠呈現歷史的不同面向,補充以往的傳統歷史研究所不足之處。不過徐泓老師也提醒了,前提是,決不能放掉社會、經濟、政治等面向的社會基礎。不然就只能淪於見樹不見林的困境。
        總體而言,在此次的研習中,不論是從明清時期中日用類書的盛行,漆器的流行,廣告文化的發展等等,都可說明此時工商業的發展程度並反映了消費社會的形成。使我了解明清時期的高度商業化及由此衍伸的社會文化現象。邱澎生老師對於明清物質文化的研究做了一個總體的概述,帶領我們進入物質文化研究的領域。並領著我們討論柯律格(Craig Clunas)抨擊「東西二元論」的主張。現今的物質文化研究必須破除「東西二元論」,只有從各地的物質文化相互影響、融合的歷程這樣的視野,才能不偏頗地呈現真正的歷史面貌。不只是物質文化的研究須如此,從討論上古時期文化的西來說至東西二元並立到多元並立也可知道,研究的視野首要避免主觀及狹隘,唯有打開視野,才能開展恢弘的歷史研究。邱老師並解答了我對社會文化史之研究方法的疑問,提到歷史研究需要先有問題意識,而問題意識須以大量的閱讀作為基礎且必須擁有對現代事物的敏銳度。邱仲麟老師對西洋鏡的討論,不只是西洋鏡本身,更重要的是其傳入與晚明以降社會生活的關係。視覺的享受超乎生理的極限,但諷刺地是,這個過程卻是在國勢日衰下進行。巫任恕老師談到的明清廣告文化與城市消費風尚非常有趣,從巫老師的演講中,明清時代的城市生活顯得栩栩如生。城市是當時消費的中心,消費風尚已不只是由上層階級引領,一般士大夫、工匠及店主也是流行時向的推手。王芝芝老師講文藝復興時期義大利城市生活中的女奴,真正地為沒有聲音的一群發聲。奴隸向來是被主流研究所忽視的個體,更別說女奴了。若說歷史研究的目的為以古鑑今或甚至尋找生命的意義,則女奴的研究似乎在這方面較無幫助。但若歷史研究是為以往發生過的事物留下紀錄,則女奴的研究即大大填補了空白,為曾生存於世上的一群人,留下其生命的痕跡。徐泓老師講明代社會風氣的變遷,由社會風氣的變遷論述明代的商品經濟的發達,之風盛行。談到傳統中國拿高標準要求所有人,政府屢頒「禁奢令」,有些知識份子也屢屢責難侈之風。使我聯想到,明代政府對於白銀的使用也是如此。明代中後期白銀成為主要的貨幣,其使用已很頻繁,但有些士人仍反對白銀的使用,明代政府直到英宗才承認了白銀的法償能力,使銀的使用合法。徐老師也諄諄告誡做社會文化史的研究決不能放掉社會、經濟、政治史等。王鴻泰老師著力於文人文化及其生命歷程的研究,其欲藉由探求文人的生命歷程找尋自身生存的意義,這點令我相當感動。在歷史研究的路上,所做的努力無非就是尋找生命的意義。
       
        參與此次的研習營不只豐富了我對近代物質生活研究的知識,更大大刺激了我的學術熱情,很慶幸我當時能發現這個活動並參與,與大師的交流勝過自己苦讀。







「觀望:近世物質生活與流行文化」研習營學習報告 (師範大學歷史所 陳韋聿)←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觀望:近世物質生活與流行文化」學習報告 (東海大學中文所 鄭育昀)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