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4/28

知識的盛宴:研習營學習報告 (政治大學中文所 郭穎瑄)

在暨南大學的四天三夜,是一場豐富的知識盛宴。

一、 跨學科的對話
  研習營的課程安排是跨學科的,這讓中文系出身的我,能藉著這個機會,了解歷史學領域的學者是如何來思考、發展「明清」這個時代的種種問題,又是如何去談這些問題的。如邱澎生老師藉柯律格先生的文章,提醒我們看待問題時應跳脫二元對立的框架,在「二元對立」之外找出新的視角、新的切入點。
  在我過往的認識中,歷史、藝術史、文學是三個不同的研究領域,三者所使用的材料大柢分別是官方資料、繪畫語文學文本。但我卻在研習營中打破了這個刻板印象:如李漁的〈宜夏樓〉是篇文學作品,但邱仲麟老師卻將之用作於「晚明以來的西洋鏡與視覺感官的開發」的引證;又如中文學界在討論明清小說版畫插圖甚至於晚清畫報時,常討論圖畫與文本之間的「互文性」,馬孟晶老師以藝術史的角度,引領我們去「閱讀」這些版畫,同時也將我們的眼光帶出文本,去重新觀看這些版畫與文本的大脈絡──出版事業。我想這樣的「再閱讀」,可以幫助我們去檢證,過往我們對於這些圖像與文本,是否有過度理解,或是理解不足之處,能夠有所提醒,或是補足。
二、 知識的引路人
  明清時期,由於出版業的發達,我們在討論文學作品時,也不能不將出版活動納進來一起討論。楊玉成老師以「文學評點與印刷文化」為題,對「評點」這門學問做了深入淺出的介紹。這讓我聯想到,學校老師常鼓勵我們要多去聽聽學者們的演講,在這一兩個小時的演講中,講者將其長時間以來的研究成果及心得分享給聽者,就像是武功高手藉著發運氣功,將一甲子的功力傳給有緣後輩一般。以往在學校上課時,常聽老師談到某某學者自評點學的進路來談某某文本中的某些問題。但身為一個不曾接觸評點學的一年級小研究生而言,我對這個領域一無所知,又不知該如何進入。有時藉著閱讀期刊論文,可以窺知一二,但仍有管中窺豹,無法做更進一步、更全面之了解的遺憾。研習營的課程如同一扇扇的門,讓我們得以有跡可依循,能夠對一個領域有粗略的了解。而老師們文章中的注解與參考書目,將該領域重要的書籍為我們標誌出來。初上研究所時,我總是去追逐那些新出刊的期刊論文,認為我們應當要去掌握最新的研究成果,但到了學期快末了了,突然有種應當先看這個領域較具代表意義的研究,再去關懷晚近的研究。因晚近的研究往往是立基於前輩學者的研究之上,或是與這些所謂「典範」研究的對話。除此之外,由於與會的老師們皆是學養豐富的學者,言談之間,常丟出一些書目,這些研究可能恰巧是我們所遺漏的,卻打通了我們某些學習上的任督二脈。如上學期我曾寫了一篇關於明末清初劇作家李漁的報告,但礙於語言能力的限制,並未關注到海外的研究。徐泓老師在上課時提到黃春樹先生的研究,讓我如獲至寶。
三、 教室之外
  在課堂之外,課後的討論時間亦延續了課堂上跨學科的對話交流。主辦單位用心的安排使得每一組的成員文、史、藝術史領域的學生皆有,讓我們得以了解其他領域的同學是怎麼去發現、思考問題的,有時也因為這樣不同的觀看角度而擦出了知識的火花。我們這組幸運的有幾位已在大專院校任教的老師參與旁聽,從紙廠、酒廠參觀回來時,我們討論到我們是否應該嘗試著去將學校與地方產業做結合,形成並發揚當地的物質文化。譬如說暨南大學歷史系的學生是否能組成志工團,解說埔里的文史掌故;或是發現並保存當地的文史資料。當然這只是個很理想化、甚至有點天真的想法。但這提醒了我們,在關注學術問題之外,我們是否也應該對我們身邊的社會能有更多一層的關懷?
  在餐廳吃飯的時候,大家和芝芝老師相談甚歡。有位同學問老師是如何做時間管理的。芝芝老師說,開始教學、有了家庭以後,會覺得時間永遠不夠用。所以最好要對時間有個大致的規畫,告訴自己什麼時間應該要做什麼事情,並且今日事今日畢。我想這對我也有著很大的啟發。讀書做學問不僅僅是知識的獲得與產出,同時也是一種生活。要如何將生活經營得有條理、又能豐盈有滋味,確實是一門很大的學問。我認為參加了這個營隊是幸運的,因為如此,我們能站在前輩學者的肩膀上,望向更遠處。







觀望:近世物質生活與流行文化學習報告 (暨南大學中文系 路恒)←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觀望研習營心得 (台灣師範美術所 陳香吟)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