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4/28

「觀望:近世物質生活與流行文化」研習營心得 (銘傳大學應中所 黃婉婷)

此次參加「觀望:近世物質生活與流行文化」研習營是一次非常特別的體驗,許多研討會頂多一、兩天,很少有機會是可以三天以上,並且非常著重在學生的相互討論上。上了一整天的課之後,來自各校的學生彼此提出對於議題的感想或問題,這是一兩天的研討會難以達成的成效。在四天三夜的課程學習過程中,有許多的課程都讓我有新的認識。

我與邱彭生教授恰巧搭上同一班校車到暨大,我在之前並不認識這位老師,但是他在車上與學生的聊天過程,以及展現的風度氣質,讓我在車上已經開始期待上課了。邱老師上的內容是「利益與理念的辯證:略論明清文化史研究」,具體的內容就是藉著糖在英國平民的消費量,探討英國社會的改變。例如:經濟發展下女性為節省烹調時間、男性勞工界甜食補充熱量。或讓清代中國人上癮的鴉片,何以讓中國人著迷的是鴉片而非其他物質。在此我有另一心得是覺得造成清代中、後期的積弱不振無關鴉片,而是使用它的人必須有良好的使用態度。另外邱老師還舉了書籍和纏足為例,以文章寫作、擁有書籍、婦女纏足是一種新形式的炫耀性消費。我對於女性纏足亦有興趣,在上課之前的認知裡,認為女性纏足是一種男性對於女性的壓迫、是父權的欺壓。而老師用的是「炫耀性消費」,的確有許多的女性對於自己能纏得一雙小腳而沾沾自喜,父母亦歡喜女兒能有這樣的條件成為日後婚嫁的籌碼。這是從另一個面相看纏足,所以我也能對纏足現象有另一解讀。
第二天的林建享老師,他的工作很酷是個導演。他拍攝的紀錄片裡穿插了三個故事,一是秘密教派的掌門人,二是九九神功的掌門人,三是兩位練中國傳統武功的女生。包括林老師在內,加上片內的四位人物,他們所從事熱愛的工作一個比一個有噱頭,但他們都是台灣人,都生活在同一塊土地上,所以與他們的距離也就親近了一些。林老師拍片的方式讓我想到一種研究方法-田野調查法,作為拍片者要與片中人物有另一種的親密關係,這種感覺很奇妙。另外在上過林老師的課後,感覺到影像資料對於研究的重要性。有許多文學作品被拍成電影、電視劇,也有研究是對電視、電影做分析的。但或者因為之前的科技不像現代發達,所以在論文寫作上無法附上影像檔,以對論文的說明有更貼切的幫助。故在日後若有接觸到的研究裡有相關的影像檔,可以克服技術上的困難,讓影像檔成為研究裡的一大助力。
楊玉成老師所說的是「文學評點與印刷文化」,在這一天的小組討論中,我曾提出一個問題。曹雪芹的紅樓夢流傳到今,閱讀過的人不計其數,在大致上宏學分為三大派:索隱派、自傳派、文學派。我請問同組的同學對於這個現象的看法,有位歷史系的同學回應我,他認為這是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問題。可能因為我甚喜歡這部文學作品,所以已經無法跳脫個人的情感來看紅樓夢。而那位同學對我說出他的看法時,其實我是有點生氣的,因為關於紅學的爭論,前後有多少人投入在這樣的疑惑裡,也有多少的文人對這一問題做了許多研究。所以我無法以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看法去看紅樓夢的三大派,但又經過一些日子的沉澱之後,的確那位同學說得也沒錯,若現今無其他文獻出現,或者其他更有證據的立論出現,也就的確不能打破紅學現今「三足鼎立」的現象了。
王鴻泰老師的主題是「品味與身分:明清的品賞玩物、士商交錯與文化流行」,王老師的解說深入淺出、趣味橫生,而且可以看出老師的研究範圍包括文史兩方面。都說文史不分家,在王老師的研究裡的確應證了這點。其實這也是給同學們一個思考研究的方向,因為近現代的學術思想發達,作為後代的我們是十分幸福的事,也是十分不幸的事。因為我們必須要站在前人的研究成果上,再有更深入的研究成果。而結合文史的研究,我覺得是我日後可以努力的方向。
其實還有很多可以講、想講的,但是由於字數的限制,只能到此。要非常感謝暨大的工作人員,還有辛苦的小組長,還有一同參與的同學。







「觀望:近世物質生活與流行文化」研習營學習報告 (成功大學歷史所 黃浩庭)←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觀望:近世物質生活與流行文化」研習營.學習報告 (清華大學中文所 黃韻如)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