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4/28

明清物質文化研習營心得 (中央大學中文所 張純梅)

參加這次暨南國際大學歷史系及中文系主辦的研習營,獲益匪淺,使我見識到物質文學研究的各種可能性,包括歷史與文學、影像與歷史的聯結等等,對我來說,是一次在激盪思想上非常充實的經驗。

各位老師的講題都非常有趣且值得更進一步地深思,尤其對王鴻泰老師那場演講印象深刻,他提到在處理文化史相關研究時,應擺脫二元對立的單方向思考方式,而須「加入、進入地域的複雜性」,特別是在處理明清城市的範疇裡。明清城市創造且形成了許多非常重要的文化場域,並製造出許多有趣的文化現象,因此,在面對一個議題時,焦點就不僅止於客觀上的文化形式,更應深入地去挖掘、重新賦予此文化形式背後的價值,如同課堂中王老師所說:「文化史的研究與處理需要開展寬擴的視野,而不是選擇文化上的斷裂與切割。」文化史的研究處理是循序漸進、依其脈絡不斷地爬梳、開發的過程,自其生態(如文人生態因科舉廢止而轉變)到場域(城市,涉及了私與公的跨界與想像、出版傳播以及看與被看的權力議題等等)、形式(包括身份與品味、實體與符號、感官、流行、情感等等),乃至於其背後的價值(如文人在科舉消失的詩代中,開創了另一種悠閒的價值,價值涉及了論述、對抗與交換乃至於中心與邊緣等等),都應細膩地考察與思索,使物質文化研究更趨踏實且深入。
楊玉成老師在〈文學評點與印刷文化〉一文中則點出了物質文化研究的具體切入點,即物質與技術。孟悅在《物質文化讀本》一書的前言〈什麼是「物」及其文化?─關於物質文化的斷想〉中說:「技術和物質文化的研究在近十年內成為物質文化研究最為中心的議題之一,乃是因為技術的發展不斷挑戰著關於物的觀念,實際上,已經使什麼是物質性發生了深刻的變化。」(孟閱、羅鋼主編,《物質文化讀本》,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8年,頁15。)的確,工業技術的空前發達,徹底改變了物與人的關係,如飛機轉變了人對地域、時間的觀念;手機的出現不僅聯繫了個體所處的空間維度,並成為目前炙手可熱的商品市場,甚至直接進入社會文化載體、現代人類文化史的一環。自中國唐代印刷術的掘起後,形成了一種新的編碼系統並改變了中國的閱讀習慣(廣泛性的閱讀及透徹性的閱讀模式),「印刷術開啟一種分類、編目的新體系,建構出一個新的知識圖景,一個新的文本世紀,熱衷巨大篇幅,一種象徵性佔有世界的狂想。」(第29頁)印刷術誕生後,其產物──評點,亦日漸繁榮,成為文人間新的交際應酬模式,製造出另一種新的權威網絡、新的批評空間,打破了原本私人的閱讀形態。透過印刷機器不斷地複製、生產及再現,許多新的、複雜的議題湧現,像是公與私的界線開始模糊、印刷術與權力間的關係、印刷與商品市場等等。總之,楊玉成老師此篇文章極為具體且深入地分析中唐後印刷術的興起後對當時中國社會文化、經濟乃至於在文學閱讀方式(評點)上所帶來的影響,讀完後獲益匪淺!
巫仁恕老師在課堂中提到的議題亦十分有趣,透過明代中葉後於城鄉街坊間的招牌設立、招牌的設計以及其象徵符號,以解讀其背後的文化意義,如反映百姓識字率越來越高,反映了當代的社會結構並創造了當時的流行時尚及消費文化等等,其中消費文化與廣告非常值得注意,中國近代廣告文化的高度發展標誌著近代消費文化的蓬勃,然而對於廣告的研究至今仍待深掘,尚有許多發展空間,而筆者亦對於廣告研究頗感興趣,不過卻不得其門而入,也就是說,應如何處理一個廣告材料?又該採取何種觀點切入?課中,巫老師提到近代廣告研究最後結論仍脫離不了國族論述,反而喪失了多元性,那麼,很想要再請問巫老師的是,老師是否存有另一種詮釋的面向?近代報刊的出現與廣告的關係又是什麼?希望爾後有機會,能夠再與巫老師交流與對話。
四天三夜的研習營,過得實在是太快了,很感謝貴校能主辦一個這麼有意義的活動。無論是課程安排、食宿上都能夠感受主辦單位的用心,每天晚上的小組討論時間,透過彼此意見與想法的對話與交流,也激盪出更多意想不到的思維,但可惜的是,和老師對話的時間真的太少,每晚的綜合討論時間,雖由小組員代表提出組員的問題,但有時代表提問的組員可能無法深入地、精確地表達出每個問題的深度,老師可能也無法回答得詳細,這點個人覺得有些可惜,不過大致上來說,還是一個非常難的的學術見習經驗!!








「觀望:近世物質生活與流行文化」研習營—心得 (台灣師範歷史所 許秀孟)←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觀望:近世物質生活與流行文化」研習營學習報告 (成功大學歷史所 黃浩庭)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