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4/28

「觀望:近世物質生活與流行文化」研習營學習報告 (政治大學中文所 林津羽)

年初回到闊別許久的埔里,為的是跳脫既定思考,從明末清初的「慘況」尋得一方清靜。未料,卻落入了充滿物質與流行、奢華與消費的歡樂論題中。這種強烈對比與衝擊的效用,簡而言之為「增廣見聞」,卻也開啟許多思考空間。這場既短暫又漫長的論學活動,始於暨大,卻並不止於暨大。

無暇檢視暨大有多少改變,緊湊的行程已經開始了。邱澎生老師以一場〈利益與理念的辯證:略論明清物質文化史研究〉演講劃開序幕,先闡釋物質文化研究理論,後論述消費、物質與欲望等概念。邱澎生老師所述實為研習營討論範疇的基礎,主要是透過對中西消費史的梳理,將明清消費社會置入全球化的比較視野。正是在清楚勾勒出瀰漫著物質、消費欲望的時代特色後,方能區別明清之所以易於前朝之處。當邱澎生老師描繪了明清概況,邱仲麟老師繼以〈晚明以來的西洋鏡與視覺感官的開發〉一文,開啟視覺觀賞的欲望論題。當西洋鏡使窺密成為可能後,個人隱私受到嚴重威脅,這新興物質的介入不僅意謂全新的世界與嶄新的觀看經驗,似乎也不斷激發窺探的意圖。過度膨脹的視覺欲望,自然影響藝術的表現,馬孟晶與陳慧霞兩位老師的文章分別演繹了此種效用。前者以〈圖文並茂:晚明的圖譜與藝術風尚〉一文說明明代出版文化的概況,透過大眾品味與文人藝術的對立與交融,梳理圖像複製對知識傳播體系的影響。當大量複製畫減少原作珍稀性的同時,不僅影響繪畫知識的流傳,雅/俗階級的區隔也不斷受到衝撞與檢驗。延續前者對大眾文化的關注,後者則以〈明清日本漆器的流行風〉一文,展示日本漆器的流行狀況。陳慧霞老師透過漆器的貿易與流傳,具體而微呈現當時各國交流的實際氛圍。
陳慧霞老師對物件的細微關注,展現物質文化的迷人處;巫仁恕老師則進一步以明清廣告文化擴大城市消費風尚的論述範疇。〈明清的廣告文化與城市消費風尚〉一文,介紹了極具城市消費意涵的廣告文化,對於明清出版事業也有所影響。廣告是一種對物件放大與排除的成果,這種挑選的過程可以林建享〈不能說的江湖秘密〉為代表。「不能說的江湖秘密」是以影像取代紙本論文,形式的轉換回應明清物質文化專題,也再現出視覺欲望的多元表現。楊玉成老師〈文學評點與印刷文化〉又重新聚焦明清論題,透過各式文學評語,展現文本作為觀看焦點的文化意蘊。對於批語、插圖的細密考察,呈現讀者的心理機制及看與被看間的複雜關連。接續這種看與被看的互動討論,廖肇亨老師〈世界圖像與異國經驗:明清文學與世界的相互觀看〉將視角移至日本長崎,透過長崎的港口貿易進而與中國文化產生聯繫,串連了中日交流。
徐泓〈明代社會風氣的變遷——以江、浙地區為例〉一文,出於學者對於明代政治、社會風氣的觀察與洞見,其文可說是明清物質文化研究的認識前提。王鴻泰〈雅俗的辯證——明代賞玩文化的流行與士商關係的交錯〉重新回到士人生活與文人文化的結構中,對於文化史的辯證細膩而生動。由這次的研習主題來看,是以理論為進路,除涉及物質、感官等命題外,中外的對照與勾連在在展現了明清物質文化的多重可能性,而會議結以士人生活及其文化結構,更深層展現學者對於議題的內在反省。不論是王芝芝老師對文藝復興時期女奴生活的討論,抑或王鴻泰對於士人文化的描述,都是難能可貴的示範。從此一面向看來,各講題不僅對應著人性欲望中隱微的內在聲音,更進一步回應學者的學術關懷。我想這也正是本次研習營的獨特之處,除了學術場域中的所帶來的智識增長,更藉由密集的講課與討論使我們親近了學術殿堂。
明清物質文化是否有其他思考面向?如何以嶄新視角去觀望、想像這一逝去的年代?又如何能恰如其分的描繪、界定其中複雜的社會面向?這一連串的問題,似乎是研習結束後還必須進行的功課。這次的研習是一次寶貴經驗,特別是我在其中看見了學者滿滿的熱忱。







「觀望:近世物質生活與流行文化」研習營心得報告 (中央大學中文所 杜靖瀅)←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參加歷史研習營有感 (中興大學中文所 林婷婷)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