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4/27

「觀望:近世物質生活與流行文化」研習營學習報告 (政治大學中文所 呂惠慈)

「觀望:近世物質生活與流行文化」研習營為筆者入學研究所以來,第一次的研習營初體驗,對兼含歷史、中文,甚至術領域的課程與學員,行前自有一番得見新事物的想像與期待,帶著初學者前往觀摩的心態,卻即將發現研習營期間,學者們毫不藏私地展現他們如何「觀望」明清物質與流行文化,學員們之間彼此利用討論時間切磋,也是另一種「觀望」:觀望前輩學者如何開拓物質、文化的學術研究;研習過程因此是頻頻的互動、動態的,作為一個學員,自個兒的腦袋瓜,也不禁地轉個不停,在步調快速的研習日程中,只恨自己消化力不足,也許正如王鴻泰老師最後所回應的,這樣的衝擊效果,能使研習營為我們年輕學子帶來刺激,讓我們滿載著「問題生問題」的趣味與探究心而歸。

         「觀望:近世物質生活與流行文化」研習營中,筆者印象深刻的為兩大重點,一為物質文化,並非空洞、死板板的非生命體存在,可能代表著人際互動與社會群體間的地位關係,也可能內含著社會風氣的轉變,我們所要做的是探索出其代表意義,物質文化的研究最終核心,還是必須回歸到「人」的身上;於是我們可見前輩學者研究的關懷面向與思考點,如徐泓老師以所處環境的現時關懷,察覺民國六十、七十年代,台灣經濟起飛,民眾追求奢侈的風氣興起,聯想到晚明對於非民生物質的需求,及奢侈消費的生活風潮,於是探索與重現明朝風氣變遷的過程。又如楊玉成老師的文學評點與印刷文化研究,就提到了文學評點,為一依賴物質形式的「公共空間」,我們因此可從文學評點內容、評點活動及其形式,探索其背後涉及了「傳播媒介(印刷)、知識系統(讀書法)、政治制度(科舉)、社會結構(書院、詩社)」等等面向。
物質文化研究,連接了物質與人的關係,填補上文人筆下的空缺,使後人的研究與再現,能夠更具真實性與全面性。然而,物質生活也有其研究上的難處,第一個難處在於物質的瑣碎,或是同一物質,在不同層面可能有所差異,如物質在不同社會群體或層級有別,以及其流動性都皆須納入考量。第二個難處為邱澎生老師所點出:物質文化研究理論,最初由西方最先展開,如何在中國開展出己身特質的物質理論與研究?又比較視野下的東西方物質生活,往往易陷於過於簡單化的東西二元對立,又該如何避免?廖肇亨老師「世界圖像與異國經驗:明清文學與世界的相互觀看」的研究,關注中國與日本、或是其他國家間的詩學交流,也許提供了我們一個可出發的視角或研究心態,文化是動態、與世界接軌的,過去歷史上中國與外界的人物互動,也會進而影響自身的生活與文化;因此,觀看物質,並不能將之視為靜態,甚至必須漸漸擴展到文化與文化交流的全世界視野之下。
此次研習營展現的另一大重點,即視覺文化與文本研究的結合。導演林建享的紀錄片「不能說的江湖秘密」,展現影片「不斷再現、觀點構成、強迫觀看」的三種視覺特性;我們所處時代的科技發展,影像史學與影像論文成為可能,促使我們必須進一步思考視覺之於文化的重要性,如馬孟晶老師與陳慧霞老師圖譜與漆器的研究,延伸出來的課題:過往習慣於文本語言的我們,要如何發展並掌握文字之外的視覺語言?因此,要研究物質文化中的視覺文本,不論身為歷史學科或中文學科的我們,都必須學習跨學科的視野與思考。
最後,於筆者最大的收穫,即是前輩學者分享研究的歷程,與研習營細心安排的互動與討論時間。許多學者與學員聚集一處的學術薰陶,對筆者來說就像密集的腦力激盪與思辯力的激盪,使筆者深切體驗到參與討論的重要性,當討論持續熱烈時,往往一個學員接著一個學員,不同學科間的思考邏輯,就會從這裡引導到另一個問題或是激盪出大大小小的火花;因此,研習營中的討論與發問時間,對筆者來說也是相當精彩的,常常有值得紀錄下來、日後好好思考的問題或是引發我思考另一個問題的產生。感謝主辦及贊助單位用心舉辦研習營,讓學員們能看到此刻研究的可能前進道路,就如同文化、學術本身是動態的,研習營的活動也是如此,我們在參加研習營前後也絕不會是相同不變的,筆者也期許自己能夠持寬廣視野、保持前進。







「近世商人城市與流行文化」學習報告 (政治大學中文所 呂怡靜)←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觀望:近世物質生活與流行文化」研習營心得與感想 (中央大學歷史所 吳柏岳)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