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4/21

「觀望:近世物質生活與流行文化」研習營 心得報告 (東海大學中文所 李姿瑩)

人與人之間的緣分,真的很奇妙
  3/14(六)天氣陰霾的三月天,徒步走回住處時,在國際街口巧遇了歷史系系主任李廣健老師,老師非常爽朗且熱情地與我聊了起來,順便催促著我趕快繳交心得報告。於是,這篇心得報告就在我快要忘卻的時候,又被撿了回來,感謝老師的耳提面命,也感謝暨南大學歷史系與中文系,短短四天的研習營,可以這麼的豐富與有趣。

        研習營不同於研討會,研習營總是可以帶來更多額外的樂趣與收穫,有更多的時間可以與該校更親近,四天三夜的埔里山中行,好山好水為伴,彷若世外桃源般的環境,加上聽著老師們訴說晚明人的生活,彷彿讓人掉回了17世紀的時空中,古今交錯,與現今的台灣是這麼樣的相似,想像自己也是曾活在1600年的空間,物質文化充斥日常生活,那是一個怎樣令人著迷的世紀,歷史永遠是後人的借鏡,我們似乎正走著晚明人曾踏過的腳步。自己本身也是在一個很巧妙的緣分安排之下,決定踏進晚明社會,試圖從晚明社會中,找到一些學問上的共鳴。

        此次研習營的主旨是以「物質文化」為主,因此講題多是以生活間可接觸到的「物質」為主,如:晚明的廣告、漆器的流傳、晚明社會風氣的變遷、西洋鏡的使用、文學評點與印刷文化、甚至從髮型的變化來看當時的流行文化……諸如種種的物質文明充斥在晚明社會間,透過此次物質文化的講題,讓我對晚明的社會更為了解。當我聽著老師們分享晚明物質生活時,從一個小小的點,就可看出整個社會風氣的走向與變遷,除了佩服老師們多年以來的學問功力外,也開拓了我的視野,從原本對晚明社會只是皮毛的奢華認知,進而了解到原來晚明的物質生活的多元面向,站在當代的晚明人,或許認為這樣的物質生活是「應當」且「正常」,只是當我們站在後世的角度來看前人,總是會冠以一些形容詞來加以詮釋,也許晚明人不這麼想的,也或許這是時勢所趨,整個世界的潮流是如此,
17世紀的晚明社會,也應當是如此吧!

        聽著這些物質生活時,除了驚艷以外,其實更多的是對當代台灣社會的反思,台灣正走著晚明社會曾走過的路,當物質生活大於精神生活時,我們的社會將變成什麼樣子?但是這當下的我們,卻也不曾感到奢侈,只覺得這是應該有的物質生活,站在晚明人的立場來說,不也是這樣嗎?多元化與數位化的時代已經到來,我們要面對的是日新月異的社會,是物質生活越來越繁榮的時代;正如晚明人般,面對的是西學的傳入,是地理大發現的衝擊,是整個世界面臨轉型的遽變時代,如此相像的台灣社會與晚明,讓我不得不去反思這個問題,後世的人,又如何解讀我們現今的社會?歷史的詮釋永遠是吊詭的,我們永遠無法得知晚明人是如何看待當時的社會風氣,正如後世的人,也無法確切寫下當今台灣社會的全貌,只能從遺留下來的文史資料,一一爬梳。

        我們試圖解釋歷史,歷史也試圖呈現真貌,我想這趟的研習營課程,能夠釐清晚明物質生活的樣貌,對我來說是一種視野的開展,但更多的是自己本身對社會的反思,只因晚明社會跟現今台灣實在有密不可分的干係,我不得不將二者放在一起來看,或許這也是我著迷於晚明這個時代的原因。原來,四百多年前的生活模式,也可以於今日體會,那是一種多麼奇妙又新奇的感覺呀!時空的交錯,不得不在浩瀚的書海中,產生了共鳴。

        感謝暨大歷史系與中文系,四天研習課程充實、豐富、活潑、有趣,加上晚間熱烈的小組討論與老師們的對談,讓整個活動達到了高潮,有些問題,或許就是在相互討論中激盪而出的,這或許就是中文人最大的驕傲與樂趣吧!

        感謝惠珍老師,在她的軟硬兼施、柔情攻勢、曉以大義、威脅加利誘,才把懶懶的我送上了埔里,的確收穫非常多呀!

        謝謝體貼育昀學妹的收留,不然我真的要露宿街頭,在外頭搭帳篷啦!夜晚耳畔的徹夜交談,的確是讓我多了一個貼心的學妹。

        總之,千言萬語,就是點滴在心頭,若有緣,暨南大學,我們會再相見的。








【觀望:近世物質生活與流行文化】研習營心得 (中央大學藝術所 李亦梅)←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近世商人城市與流行文化」學習報告 (政治大學中文所 呂怡靜)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