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November 28, 2016

「什麼都敢、什麼都學 就是我的人生解藥」



今周刊/青光眼藥之父的人生解藥
2015-12-11 19:26:11 今周刊 撰文/今周刊 孫蓉萍

來自台灣的邱春億,約40年前發明了青光眼藥,造福廣大患者;81歲的他,仍不斷思考如何嘉惠更多眼疾患者,並且希望將發明成果,獻給他的故鄉。

在一場由台灣生物產業協會舉辦的新藥開發研討會中,他神來一筆提出建議:「台灣是隱形眼鏡王國,或許可考慮在隱形眼鏡裡裝上藥,把它變成一種藥物載體。」乍聽之下,有點誇張,但在場專家沒人可以忽略他的意見,因為,說話的人是邱春億。

「它是本世紀的靈丹妙藥!」1978年,美國CBS晚間新聞主播以這樣的口吻報導「左旋滴目樂」,這個在當年具有劃時代意義的青光眼新藥,發明者就是在台灣土生土長的邱春億。

刻苦的新竹囝仔

赤腳上小學 自動自發苦讀勤學

在近期遠足文化出版的邱春億自傳《創新的視界》封面上,有這樣一句描述,「我對於我想要做的無中生有的事情,從未猶豫過。」的確,即使43歲那年就發明新藥,在國際間被譽為「青光眼藥之父」,但他的腳步沒有停下;70歲,提出治療乾性黃斑部病變的點眼藥;80歲,還要挑戰糖尿病引起的視網膜病變。

發表過300多篇論文,專利發明30件以上,雖然已經81歲,邱春億一直堅持「挑戰未知,無中生有」。接受《今周刊》專訪時,他娓娓道來自己從零開始的一生。

邱春億出生於新竹,在11個兄弟姊妹當中排行第10,童年家境並不富裕,和許多同年代的台灣子弟一樣,有過赤腳上小學的經驗;考上新竹中學後,雖然學校規定必須穿著黑色皮鞋,但「礙於成本」,他穿的不是「一雙鞋」,而是各自零買、長相不同的「兩隻鞋」。

兒時經常看見媽媽、姊姊們一起編草帽貼補家用,這樣的身教,讓邱春億從小就非常獨立,「我覺得,只要自己肯學,不管什麼,一定都能學會。」學、肯學、盡可能地學,成了他自小認知的人生解藥。

兼5份差的研究生跨界食品業 還研發煉油機器

邱春億回憶,他就讀台大藥學系時,就兼了兩份家教;在台大藥理學研究所時期,更同時做5份工作,而且領的都是正職的薪水。當時每人平均月薪大約是1000元,可是他的5份正職工作所得,加上研究生的薪水,一個月可以領到6000元,不可思議的是,「這些工作,原本都是我根本不懂的領域。」

「但是我什麼都敢、什麼都學。」邱春億說,當年的企業老闆普遍認為「台大學生什麼都會」,所以即使邱春億讀的是藥學,食品廠仍找他去工作。於是,他每天凌晨就起床,研讀工作所需的相關書籍、論文,「2點一到,自動起床,從沒賴床過。」

至於自學苦讀的成果,邱春億這麼說:「當時,我不但幫公司研究如何從黃豆抽取黃豆油、精製時如何脫色脫臭,還自己研究機械學,幫公司設計生產設備,告訴鐵工廠我要用多大的油桶、用多厚的鐵皮,才能做出精製油的機器。」未知的領域,從來不是邱春億的禁地,而是他永遠樂於闖蕩的戰場。

取得碩士學位後,1964年,邱春億到美國范德堡大學攻讀博士。對於研究,他的思惟和別人迥異,首先是要求跨領域。他說,多數人在做研究時,喜歡用和自己同科系出身的人,這樣他們才有共通的語言,容易舉一反三,不會浪費時間在溝通上,「可是我一定要用不同領域的人,我學藥理,我的研究室要用化學、動物、物理等不同科系的人,因為他們可能異想天開,給我一些新的刺激。」閱讀全文

更多精彩內容,請參閱最新一期《今周刊》(第990期)。

http://money.udn.com/money/story/6709/1372018
---

人口老化防失明 邱春億:無中生有創新藥





科新藥開發策略研討會與會者,由左至右南港生技育成中心主任夏尚樸、國際眼藥發明家邱春億教授、三總眼科主任呂大文、前愛爾康諾華藥廠集團專案處長李柏穎、彥臣生技董事長黃中洋。(吳涔溪/大紀元)

更新: 2016-04-29 12:00 AM   

【大紀元2016年04月28日訊】隨著社會生活習慣的改變與人口老化的趨勢,眼科疾病的發生率逐年攀升,全球眼藥市場正顯著增長,預估至2018年,全球眼科藥物市場產值將達216億美元。台灣生技新藥研發公司彥臣生技,特邀享譽世界的眼藥發明家邱春億教授,返台舉行研討會。

彥臣生技董事長黃中洋於介紹時,盛讚邱春億教授是「台灣之光」,發明治療青光眼可使用藥物Timolol,終結了一百多年來青光眼無藥可醫的窘境,被稱為「青光眼藥之父」,亦開發治療黃斑部病變前期「乾性黃斑部病變」的藥物,「一個人能開發出兩種突破性的新藥,在全世界十分少見!我們很開心能邀他回台分享眼科新藥的開發。」

高齡82歲的邱春億上台時,神采奕奕,全程50分鐘演講絕無冷場。邱春億首先從台灣近日浩鼎風波談起,他認為此案或許引起一些人對生技產業失去信心,但他強調,生技領域主要進行食品與藥品的研發,「食品藥品對人類來說,都非常必要,也不能放棄。」

新藥開發上市過程

但要如何了解哪家生技公司值得投資?邱春億解釋,首先要區分該公司擁有的專利,是屬於物質專利或用途專利,一般來說,用途專利優於物質專利,「因有些公司有很好的生產技巧,但未必能發展成很好的藥物,所以用途非常重要!」

而新藥的研發上市和高科技產業不同,必須通過食品藥物管理局(FDA)的把關和許可,這一關非常漫長。邱春億解釋,FDA主要管理新藥的安全性與有效性,並將臨床實驗分為四期。

近日鬧得沸沸揚揚的新藥「解盲」事件,即在第二期了解是否有療效,解盲後發現沒有效,就不繼續做。若解盲後有效、通過第三期試驗,取得FDA藥證,可開始販售,即進入第四期,但未必保證成功。上市後,一般民眾用了有不良反應或有副作用,FDA仍可令其回收並退出市場。

三大眼疾恐致失明

邱春億強調,要想了解某生技公司研究的新藥是否具前景,還可多了解該藥物是做哪方面的疾病治療,是屬於舊病或是新病?有些疾病原有的治療劑藥已經非常多了,這類新藥要在市場上和原藥物競爭,便相對困難。

「就像是眼科領域有些疾病,很多人沒有聽過,以為是新病,其實是來自於人口老化」,若回顧1950年,當時人類的平均壽命只有49歲,到了2010年,平均壽命延長到78歲,未來活到上百歲恐怕不是難事。隨著年紀增長,眼睛疾病的發生率會攀升。

青光眼、黃斑部病變(AMD)、糖尿病視網膜水腫(DME)是三大會引起失明的眼疾,前二者在邱教授努力下,已發明治療藥物。但糖尿病視網膜水腫,由糖尿病合併症引起視網膜病變造成眼底水腫,導致視力模糊甚而失明,目前仍缺乏藥物治療。
青光眼藥物Timoptic發明人德州農工大學邱春億教授。(吳涔溪/大紀元)


期許創新加強研究

邱春億提及,世界衛生組織(WHO)才剛發布,全球糖尿病患者5億多,其中,中國近1.14億患者,占全球的1/3。更有很多人不曉得自己已經處於糖尿病前期。而研究顯示,糖尿病患者有1/3的人口會患糖尿病視網膜水腫,需要加強對此疾病的研究!

「像此類『無中生有』的研究,才是真正的創新。」「現在每一個國家、許多藥商都說他們在創新,但這裡有個誤解,有中生有、只是改變原有藥品的使用劑型,這種藥品不能說是真正創新。無中生有,真正解決人類的問題,這是真正創新。」

最後,邱春億打趣的說,把以上幾點考慮好,就曉得哪家生技公司可以投資了囉!當然,他最想跟大家說的是,把自己的眼睛照顧好,有好的視力,才能過好老年生活。



探索治療與傳輸新蹊徑

青光眼權威醫師、三軍總醫院眼科主任呂大文首先介紹了青光眼的現況,談到台灣有45%的青光眼患者屬於隅角閉鎖性,此類患者容易因急性發作,造成惡化;此外,一般是年紀越大得到青光眼機率越大,但在台灣,50歲以下青光眼患者占27%,顯示青壯年患青光眼的情況也不可忽視。

呂大文談到,眼壓是青光眼的危險因子,但也有些患者眼壓即使降了,病情也持續惡化。由於青光眼是視網膜神經節細胞死亡及視覺皮質的神經元死亡,因此,醫界也認為可以利用抑制神經細胞死亡的藥物治療。

目前,有關青光眼的治療,除了降眼壓之外的視神經保護研究(Neuroprotection),科學家及醫界也努力促使其從實驗室邁向臨床試驗。

在藥物傳遞上,前愛爾康諾華藥廠集團專案處長李柏穎提到,由於眼球外部被眼角膜等組織完美包覆,阻止著眼藥進入眼球,導致傳統傳遞藥物如點眼藥,劑量過高會有全身性毒素疑慮,若用針筒穿刺眼球,反覆施打有視網膜剝離問題。

所以,在微機電領域上,研發出一種植入式「微幫浦」,可以準確供給眼球內部, 控制的藥物釋放,精準量測液體流出的速度,電量低,可以解決目前眼藥傳遞上遇到的瓶頸。◇

責任編輯:吳淑娟
http://www.epochtimes.com/b5/16/4/28/n7782102.htm
===

創新的視界:新藥發明家與創業人邱春億的挑戰人生

    作者: 邱春億, 沈台訓/編撰  

新功能介紹
出版社:遠足文化  
新功能介紹
出版日期:2015/10/01
語言:繁體中文

內容簡介
我對於我想要做的無中生有的事情,從未猶豫過。
我就是一直不停地往前做去。
 
邱春億教授生於台灣新竹,父親在日治時代擔任警察職務,一九四五年國民政府接收台灣,父親辭去警察職務,家中經濟頓時陷入困境,一家十一人,在父親與母親勤儉持家,成就了每一位子女。
 
考大學時,他沒有選擇當時最有前景的醫學系,反而選擇了藥理系,十九歲時他的想法是醫學系要讀七年,藥理系只要讀四年,就可以出來賺錢,而且藥可以造福更多的人。
 
就讀台大藥理系二十歲時,趁寒假翻譯了日文書《台灣藥物植物集》,二十九歲時撰寫《藥理學大綱》並出版,後來在李鎮源教授建議下三十歲赴美留學,以二年的時間取得博士學位。
 
創新研究不隨潮流,投入冷門領域,挑戰無中生有

一九七八年邱春億四十三歲,發明了治療青光眼用藥——左右旋滴目樂,這兩個用藥的發明過程,傳達出做為一位科學家的研究熱情與原創的智慧。
 
「當結果符合期待時,沒錯,我也會很開心。但如果得到不符合預測的結果,我會更開心。」邱教授在研究上始終主動迎向無中生有的挑戰。
 
左右旋滴目樂的發明,令他在國際一炮而紅。在左旋滴目樂尚未發明前,青光眼一百多年來皆無藥可醫治。眼睛用藥對世界藥廠來說本來都是冷門的開發項目,而當時默克藥廠上市邱春億的青光眼藥左旋滴目樂,第一年在上市即創造二億七千五百萬的營收。目前仍有三千萬美元的營收。

雖然如此,他並未因此成為億萬富翁。當年因青光眼藥的發明曾受邀回台灣,接受電視台及媒體採訪。
 
接下來的四十年,邱春億一直在挑戰無中生有。他對眼藥的研發有無比的熱情與毅力,他為自己訂出目標,發明過去無法治療眼疾的新藥——青光眼,乾性黃斑病變,糖尿病引發的視網膜病變。甚至還想著,若是可以發明點眼藥的方式,治療白內障,那麼醫療比較不發達的國家,便可以使用。
 
融合中醫理論,創造新的眼科藥理學理論

邱春億七十歲時發現治療乾性黃斑性病變藥物,而今年八十一歲的他,第三個新藥治療乾性黃斑病變用藥,即將通過美國FDA核准。這個新藥發明其背後的理論靈感來自中醫循環理論。
 
「一般上,眼睛出現擾人的毛病,如果是發炎,就有抗發炎藥對付,如果是過度氧化,也有抗氧化劑伺候,這些都是唾手可得的常見藥品。可是,邱教授指出,比如乾性黃斑病變等眼疾卻始終無法治癒,這讓他開始反省如此的「對症下藥」是否適當:發炎是人體的自衛反應,壓抑它,形同陣前棄械投降;而氧化會產生人體活動所需的能量,如果全面抑制氧化反應,等於停止供電,生命隨之停擺。
 
那麼,應該如何面對這些眼睛的症狀呢?邱教授認為,無論是發炎或氧化,都必須讓它自然發生與運作。比如,就氧化作用而言,在產生能量的同時,也會有廢物形成;正常而言,眼睛能利用能量,也能自然排除廢物,一如人的進食與排泄。這個新陳代謝的過程能否順暢運行,攸關人體的健康與否;而就像排便、排尿出現阻礙時,健康就會亮起紅燈的道理一樣,眼睛亦然。
 
然而,目前眼藥開發的主流理論卻仍然固守傳統思維,哪裡發生病變,就把病變抑制下來。邱教授指出,比如,針對乾性黃斑病變的新藥研發,除了黃斑清眼藥公司外,還有十四家公司在積極進行;儘管作法各擅勝場,但他們對眼睛致病機轉的見解,卻與邱教授大相逕庭。
 
從關注眼睛的整體新陳代謝機制出發,邱教授認為,大多數眼疾的發生,皆源自眼睛內血流循環的缺陷,只要改正血流失常的現象,自能藥到病除。其他學者可能以為,眼血流只與某個病症相關連而已,但邱教授卻獨排眾議,直指眼血流問題正是病灶所在。不過,西方醫療傳統對於眼疾的理解並非如此。
 
邱教授說,他的想法其實是借自中醫的觀念。他拋開西醫的「症狀治療」思考模式,使用中醫的整體均衡概念來看待眼睛。中醫講求全身的關照與調整,並沒有使用什麼抑制劑,若只是對症下藥還不行,必須從根源解決問題才是上策。

以乾性黃斑病變為例的話,大部分研究者皆以為,病因來自於氧化、發炎或新陳代謝失常等因素。雖然有人發現,罹患此病的患者眼睛中的脈絡膜血流下降,但卻並不把它當作根本病因,繼續往抗氧化、抗發炎、抗新陳代謝的方向尋找治療劑,可想而知,始終一無所獲。
 
然而,邱教授卻認為,正是脈絡膜的血流下降,造成新陳代謝作用所產生的廢物無法被有效排出,日積月累堆積在眼睛上,導致了乾性黃斑病變的發生。而面對廢物堆積的問題,我們不能因為不要廢物,就直接切斷氧化作用,畢竟人體需要依靠氧化才有生命力。於是,依循邱教授的觀點,我們必須讓氧化作用繼續運作,雖然因此會有廢物產生,但只要努力恢復血流循環,讓廢物得以排出,患者就能恢復健康。」
 
挑戰創業之路

新藥的研發之路,從研究開始到新藥可以上市,需要十年以上時間,這是一條相當艱辛的道路,需要高資本,高度研發人才,而且也是all或none的過程。也因此當政府自二〇〇二年擬訂「兩兆雙星計劃」,極力想發展生物科技,然至今台灣未有任何新藥上市,可見其困難度。
 
邱教授表示,年輕教授還無法享有「無中生有」這種研究的奢侈,他們尚未擁有這種福氣。

年輕教授即便有大發現,他們的首要目標依舊是論文發表,而非申請專利;他們對於把研究轉成成品毫無興趣,原因正是那並非他們現時的生涯目標。然而,他們的論文一經發表,即成為公共知識,可為眾人利用。比如,醫生可以藉以治療病患;只是不會有藥品上市,去造福更多人,因為無專利保護,意謂無利可圖,藥廠並不會感興趣。確實,邱教授指出,有許多創意極佳的改良或發現,並沒有成為救人一命的良藥。

然而,擁有終身職的正教授都在進行無中生有的研究嗎?拿到終身職後,難道不會自動轉成半退休狀態?邱教授微笑說,在美國,把這種只等著領薪水過寫意生活的教授,稱為「朽木教授」。事實上,即便是美國,也很難遇見以無中生有的創新精神自期的學者。大部分人還是在有中生有之中,平平實實度過一生的小日子。個人是否懷抱宏大的學術抱負,實屬可遇不可求之事。
 
他創業三次,一次比一次更了解創業之道。最近的黃斑清眼藥公司(Macuclear)更是全美乾性黃斑性病變藥物研發的佼佼者,第四次創業即為開發糖尿病引起的視網膜病變,而這一次新藥希望從台灣原生植物中,找到光明的種子。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邱春億(George C.Y. CHIOU)

一九三四年生於新竹,台灣大學藥理學研究所碩士,美國范德堡大學(Vanderbilt University)藥理學博士。一九七八年創立德州農工大學(Texas A&M University)藥理暨毒理學系,並擔任系主任,一任二十七年半;曾先後兼任該校醫學院助理院長與副院長,並於一九八四年成立眼科藥理研究所;在二〇一一年,獲選該校最高榮譽「評議教授」(Regents Professor)。一九八五年創立《眼科藥理與治療雜誌》(Journal of Ocular Pharmacology and Therapeutics),擔任主編二十年,該雜誌早已成為眼科藥理的權威學術標竿。一九九五年創立眼科藥理及治療學會,會員如今遍及全球眼科藥理領域。

邱春億教授迄今發表過三百多篇論文,獲得專利發明三十餘件,並有新藥上市兩種。一九七八年問世的青光眼新藥「左旋滴目樂」(L-Timolol),一舉終結過去一百多年來青光眼治療成效不佳的醫療窘境,嘉惠無數病人;邱教授不僅因此博得「青光眼藥之父」的美譽,並且掀起製藥產業投資眼藥開發的風潮。

作為一名學者與發明家,邱教授在新藥研創上,自始即鎖定會導致眼盲的嚴重眼疾作為研究項目,除了青光眼之外,尚有乾性黃斑病變與糖尿病所引起的視網膜病變;目前前者的新藥測試已進入臨床試驗第二/三期,而後者刻正積極研發中。憑藉著如此的發明實力,邱教授走出學院,更進一步加入創業人的行列,先後成立了歐邦眼藥公司(Orbon, 1988)、永光眼藥公司(Univision, 1996)與黃斑清眼藥公司(MacuClear, 2006),對於如何經營一家以研發新藥為主的新創企業型公司,擁有近二十年的豐富實戰經驗。
 
二〇一五年,邱春億教授雖然自德州農工大學正式退休,但他依舊秉持創新的精神,結合學術發明與創業營運的歷練與智慧,繼續投入造福世人的眼藥研發。
 

詳細資料

    ISBN:9789869217125
    叢書系列:Dream Walker
    規格:平裝 / 272頁 / 15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90382
=====

 什麼都敢、什麼都學 就是我的人生解藥
青光眼藥之父邱春億 81歲繼續挑戰糖尿病眼疾
撰文 / 孫蓉萍
出處 / 今周刊   990期
關聯關鍵字: 邱春億, 糖尿病, 眼疾, 青光眼, 話題人物, 990
2015/12/10

    什麼都敢、什麼都學 就是我的人生解藥 邱春億1988年攝於德州農工大學研究室。

什麼都敢、什麼都學 就是我的人生解藥
來自台灣的邱春億,約40年前發明了青光眼藥,造福廣大患者; 81歲的他,仍不斷思考如何嘉惠更多眼疾患者, 並且希望將發明成果,獻給他的故鄉。
在一場由台灣生物產業協會舉辦的新藥開發研討會中,他神來一筆提出建議:「台灣是隱形眼鏡王國,或許可考慮在隱形眼鏡裡裝上藥,把它變成一種藥物載體。」乍聽之下,有點誇張,但在場專家沒人可以忽略他的意見,因為,說話的人是邱春億。

「它是本世紀的靈丹妙藥!」一九七八年,美國CBS晚間新聞主播以這樣的口吻報導「左旋滴目樂」,這個在當年具有劃時代意義的青光眼新藥,發明者就是在台灣土生土長的邱春億。

刻苦的新竹囝仔
赤腳上小學 自動自發苦讀勤學

在近期遠足文化出版的邱春億自傳《創新的視界》封面上,有這樣一句描述,「我對於我想要做的無中生有的事情,從未猶豫過。」的確,即使四十三歲那年就發明新藥,在國際間被譽為「青光眼藥之父」,但他的腳步沒有停下;七十歲,提出治療乾性黃斑部病變的點眼藥;八十歲,還要挑戰糖尿病引起的視網膜病變。

發表過三百多篇論文,專利發明三十件以上,雖然已經八十一歲,邱春億一直堅持「挑戰未知,無中生有」。接受《今周刊》專訪時,他娓娓道來自己從零開始的一生。

邱春億出生於新竹,在十一個兄弟姊妹當中排行第十,童年家境並不富裕,和許多同年代的台灣子弟一樣,有過赤腳上小學的經驗;考上新竹中學後,雖然學校規定必須穿著黑色皮鞋,但「礙於成本」,他穿的不是「一雙鞋」,而是各自零買、長相不同的「兩隻鞋」。

兒時經常看見媽媽、姊姊們一起編草帽貼補家用,這樣的身教,讓邱春億從小就非常獨立,「我覺得,只要自己肯學,不管什麼,一定都能學會。

二〇一五年,邱春億教授雖然自德州農工大學正式退休,但他依舊秉持創新的精神,結合學術發明與創業營運的歷練與智慧,繼續投入造福世人的眼藥研發。

來自台灣的邱春億,約40年前發明了青光眼藥,造福廣大患者; 81歲的他,仍不斷思考如何嘉惠更多眼疾患者, 並且希望將發明成果,獻給他的故鄉。
」學、肯學、盡可能地學,成了他自小認知的人生解藥。

兼五份差的研究生
跨界食品業 還研發煉油機器

邱春億回憶,他就讀台大藥學系時,就兼了兩份家教;在台大藥理學研究所時期,更同時做五份工作,而且領的都是正職的薪水。當時每人平均月薪大約是一千元,可是他的五份正職工作所得,加上研究生的薪水,一個月可以領到六千元,不可思議的是,「這些工作,原本都是我根本不懂的領域。」

「但是我什麼都敢、什麼都學。」邱春億說,當年的企業老闆普遍認為「台大學生什麼都會」,所以即使邱春億讀的是藥學,食品廠仍找他去工作。於是,他每天凌晨就起床,研讀工作所需的相關書籍、論文,「二點一到,自動起床,從沒賴床過。」

至於自學苦讀的成果,邱春億這麼說:「當時,我不但幫公司研究如何從黃豆抽取黃豆油、精製時如何脫色脫臭,還自己研究機械學,幫公司設計生產設備,告訴鐵工廠我要用多大的油桶、用多厚的鐵皮,才能做出精製油的機器。」未知的領域,從來不是邱春億的禁地,而是他永遠樂於闖蕩的戰場。

取得碩士學位後,一九六四年,邱春億到美國范德堡大學攻讀博士。對於研究,他的思惟和別人迥異,首先是要求跨領域。他說,多數人在做研究時,喜歡用和自己同科系出身的人,這樣他們才有共通的語言,容易舉一反三,不會浪費時間在溝通上,「可是我一定要用不同領域的人,我學藥理,我的研究室要用化學、動物、物理等不同科系的人,因為他們可能異想天開,給我一些新的刺激。」

極端淡定的學者
實驗成功會先懷疑 失敗也不受挫

原來,就連做自己專精的學術研究,他也要自找麻煩似的加入未知元素,試著激盪出前所未見、無中生有的結果。

事實上,邱春億當年發明轟動世界的「左旋滴目樂」,就是一個百分之百無中生有的過程。在此之前,邱春億從未接觸過眼科藥理,一九七五年,一位研究生交給他一篇名為《自主神經藥物與眼壓關係 》的博士論文,內容、條理、邏輯皆差,他忍不住花了一個周末自己動手整理,甚至就像當年苦心研究食品工業一樣,自行推敲出適當的藥理基礎。

他沒想到,當年醫學界根本沒人做過相關的綜合分析與理論詮釋,這篇論文很快引起轟動,也進而走到新藥開發的過程。

而在整個研發過程中,邱春億給許多人的最深刻印象,就是這位改寫醫學歷史的學者,一路走來,始終保持極端淡定的平常心。

「在家裡,我從來都感覺不到他的情緒激動。」邱太太笑說,她能體會邱春億的壓力,「畢竟,一個外國人在美國當上大學的系主任,要讓這些人心服口服,就得比別人多一倍的努力,但他在家裡,從來沒有疲累的樣子,生活極度規律,我也從來沒聽過他抱怨。」

對於自己高度沉穩的情緒,邱春億也有一番解釋,「實驗如果出現好的結果,我的第一個想法是先懷疑:是不是做錯了?」實驗成功不急著高興,那麼,實驗失敗呢?「那也不必難過。」他說,遇到結果不如預期時,腦袋裡第一個跳出的念頭是,「其中必有蹊蹺,只要能夠釐清,就可能有新發現。」

這種近似於勝不驕敗不餒的超高EQ,讓他在發明「左旋滴目樂」之後,繼而開發出副作用更少的「右旋滴目樂」。

由於生物的分子大多是左旋性,所以過去學界認為,只有左旋藥物才有療效,但邱春億卻希望親手證明右旋無效,沒想到這樣的實驗,竟發現右旋滴目樂同樣有效,他也再一次「無中生有」。

去國多年,邱春億對故鄉台灣始終有一份感情。在八○年代開發右旋滴藥物的期間,「我曾希望把右旋滴目樂拿到台灣來研發,提升台灣的醫療水準,沒想到台灣藥證處不敢批,結果二○○一年,它在中國上市。


心繫故鄉的台僑
寫信提醒總統 對SARS提建言

愛台灣的他,也曾向前總統陳水扁去信寫道,「我們要學美國,把生技當作重點發展產業,如果政府心態不改變,有再好的頭腦和研發,也做不出新東西!」

○三年,台灣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疫情嚴重,邱春億再寫信到總統府說,「SARS病毒在溫度降下來之後會更活躍,所以不能隨便退燒;否則醫生以為病人燒退了、病也好了,其實病情反而惡化。」他建議讓病人退燒的同時,在胸部局部加熱(SARS死因多出自肺功能衰竭),以殺死病毒。

他很高興看到台灣政府有因應動作,規定藥房不能賣退燒藥,病人發燒就要到醫院接受治療。
彥臣生技藥品董事長黃中洋認為,邱春億和其他學者不同之處,在於「選題以實用性為考量」。因為有些學者做研究、寫論文,有很高的成就,但不一定能造福人類;而青光眼、黃斑部病變,以及糖尿病所導致的視網膜病變,是成年人致盲的三大原因,青光眼之外,後兩者也正是邱春億目前著眼的主要目標。

通常一種藥物從開始研究到上市,整個過程大約是十二年,而邱春億的乾性黃斑部病變點眼藥,已接近研究尾聲,預計二、三年後上市,可造福為黃斑部病變所苦的大眾。

接下來,邱春億還從彥臣生技的一種新專利化合物中,找出可能用在治療糖尿病所引起視網膜病變的療方。

糖尿病患者約有三分之一會有這類困擾,因此他希望協助台灣業者研究開發,如果成功,同樣能讓廣大群眾受惠。

高齡八十一歲的邱春億,每天早上做二十分鐘體操後,和夫人一起出外散步四十分鐘,這樣的生活形態也維持了數十年。無論生活、研究的步調,甚至對於年輕時就開始藥理研究,對未知領域的探索,希望「無中生有」的熱情始終如一,他不只樂在其中,更對人類有顯著的貢獻。


何謂左旋?

指物質在化學結構上的不同性質。具有光學活性的化合物,利用平面偏極光測試時,如果偏極光向左旋轉,表示是「左旋性」;偏極光向右旋轉,則為「右旋性」。

德洲農工大學校長1984年頒發「傑出研究獎」給邱春億(上圖右);他獲得右旋滴目樂新藥專利權的消息,1986年也登上《世界日報》。


邱春億
出生:1934年
經歷:美國德州農工大學藥理暨毒理系系主任、醫學院助理院長及副院長等
學歷:美國范德堡大學藥理學博士、台大藥理學碩士
家庭:已婚,育有二

https://www.bookrep.com.tw/book/472/482/945
===========

 


台湾选后重温:《李光耀观天下》的小国现实世界观←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