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May 2, 2016

油麻菜籽



望海的母親

昨天在我女兒Iris婚禮海邊場地Rehearsal,也為母親拍了幾張她望海遐想的照片,讓想到30年前的電影「望海的母親」
一部電影與小說的誕生總是因為某件真實故事引發作者的發想,如果我是從事文字工作者,我母親肯定是電影與小說的經典契子,她也絕對是一位善於引述鋪陳的演說家。
也許那一代的母親甘心承受沈浸在悲情之中,因為悲情讓她們存在也顯現偉大,是她們生活的必須,也是生命的養分,當她在望海時想了什麼?85年來的悲歡離合?30年前與她丈夫帶大我女兒Iris的情景?如果這時丈夫也能一起飛來溫哥華參加孫女的婚禮那該是多美好的一件事?
Brock House 面對海景與西溫山景,在這家經典婚禮場所更符合華人的「海誓山盟」,眼前這位女人,65年前應該也曾與她的愛人在淡水河邊面對觀音山,低吟那首「河邊春夢」男人吹他拿手的口琴伴奏著⋯河邊春風寒,怎麼阮孤單,抬頭一下看,幸福人作伴⋯⋯自恨歹環境,自嘆我薄命,雖然春風冷,難得冷實情。
台灣人台灣人,你為甚麼老是這麼悲情!
說真的,我實在不喜歡早期台灣歌曲的悲情內容⋯
期盼週日陽光親臨婚禮,讓我母親望海的悲情淚水化為一道彩虹~

 

關鍵字: 華人 台灣 故事 幸福

面對未來,卻已無三十年可以重新再努力一次←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