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March 24, 2016

弱者都是群居着,所以才有芸芸眾生


"沒有人會被命運格外眷顧.
如果你活得格外輕鬆順遂,一定是有人替你承擔了,你該承擔的重量.
..
沒有什麼歲月靜好,不過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

 
-
我看著我的老闆,擁有早已富豪的身價,卻仍然一個人堅毅地頂著巨大的壓力,毫不言苦,我常在想,到底是什麼支撐著他.
或許,弱者都是群居着,所以才有芸芸眾生.
--
踩到香蕉皮滑到了,就要爬起來,繼續踩,踩爛了,就不滑了。
小人,也是.
--
嚴重時差中,卻還要跟客戶晚餐.晚餐也就罷了,還要英哥哩需....
是有多難賺.
--
我不喝酒,連啤酒也不喝.不是因為禁止自己喝,而是我誠心不覺得酒有很好喝,讓我喝,也浪費.
但是我對酒,有無比的幻想.這酒,真是能讓人發生一堆想像不到的事情.
有個很愛喝的朋友,一天在酒吧喝醉了,拿起電話翻開電話簿,看著成串陌生的名字,不知道該打給誰,忽然感覺自己很失敗,活了這麼久,寂寞時連個能說話的朋友都沒有.不禁哭了一宿。
第二天早晨,發現手機不是自己的。
我挺佩服酒的.
--
--
你有生之年,肯定看不到的,是什麼?
最近有個APP,可以模擬人老了以後的樣子.一堆朋友紛紛上傳自己的照片,想看看十年後,二十年後自己的樣子.我媽聽我提起後,非要看我80歲的模樣.
「那有什麼好看的啦...」我有點不解地說
「因為,我看不到...」她邊戴上眼鏡,邊說著.
一瞬間,手機的畫面,閃過了我所有跟我母親從小到大,我能記住的畫面.
小學半天課的下午,她陪我睡午覺,眼睛張開,就看到她在身邊規律地呼吸著.然後她醒來,我們在床上對看,然後笑了出來,一起起床喝阿華田.
五年級時,把管樂團的樂器給弄壞了,她拉著我去跟老師道歉,回家途中,摸摸我被老師打紅了的手掌心,問我痛不痛,然後給我買了隻福樂冰棒,牽著手沿路回家.
國中第一次拔智齒,她閃到醫院外面,說不敢聽我哀哀叫,拔完後,邊說我勇敢,邊跟醫生多要點止痛藥,說這小孩怕痛.
考律師前,六點多的清晨,她拉著我去行天宮拜拜,我站在她身後,看著她髮窩的白髮,跟著她拜拜,聽她好小聲地說:關聖帝君,我只有這個兒子,他的前途,請你幫他把困難排開,讓他走順一些.拜完,轉身把龍眼乾塞我嘴哩,心疼的看我吞下.
美國畢業典禮前,我在機場接她,一出關,遠遠看到我,滿臉都是笑.等走近了,她一直盯著我看,嘴裡說著「怎麼瘦了」,眼眶都是紅的.
我們的爸媽在有生之年,看不到我們80 歲的樣子,這個既定的事實,雖然看起來再正常不過,卻讓人忍不住細細琢磨.
我們本是骨肉至親,卻不能相互陪伴著走到人生終點.總有一天,我們每個人,都將成為孤兒.
所以,能多看一眼,就多看一眼吧.能多聽一點,就多聽一點吧.能多感受一點,就多感受一點吧.因為,人生這麼孤獨,沒有人會嫌棄,記憶豐富.
我給她看我八十歲的模樣.她推著眼鏡,一直笑,手指輕輕摸著螢幕上我的臉,說
「我不在了,你要照顧自己啊....」
-
當你放下面子賺錢的時候,說明你已經懂事了。當你用錢賺回面子的時候,說明你已經成功了。當你用面子可以賺錢的時候,說明你已經是人物了。
當你還停留在那裏喝酒、吹牛,啥也不懂還裝懂,只愛所謂的面子的時候,說明你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by 李嘉誠
--
一.
A一畢業就結婚,生了兩個小孩後,老公體貼他,讓她安心在家照顧小孩,他一個人能養家.A也就發懶,從沒上過一天班地待在家裡.
兩個小孩上了學後,A有了大把休閒的時間,她經常在臉書發照片,美食,旅遊,帥氣的老公跟兩個小孩,配上的文字大多是"平淡就是幸福""歲月靜好".每次出差深夜回家,看到她的圖文,都覺得人與人之間差距,怎麼這麼大.
二.
春節過後,我決定要把一個房子裝潢租人.記得A的老公是室內設計師,於是打了電話給他.
我們約好時間,讓他送幾個圖稿跟用料樣品來挑選,A的老公送來時,我才剛到,那幾天大寒流,溫度很低,我看到他西裝筆挺站在大樓門口,臉上凍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他頻頻動著身體,專注地看著大門口方向.
討論到中途,A的老公一個人爬上爬下,量著尺寸,搬著樣品,彎著腰趴在地上看線路,扯著天花板的廢料灰塵揚揚.我說他辛苦,他只說這還好,還有的案子需要喝酒,前一晚還喝到吐翻,今天早上才知道比價沒比上.
我默默退到門口等他.想起A秀的那些幸福,不由苦笑.她大概不知道,自己老公的工作會如此辛苦.
三.
幾年前父親走了,我整理父親遺物的時候,看到他書房裡一本本帳本.從民國六十多年開始,到他最後退休,一年一本,整整齊齊地排列著.
裏頭幾年,收支緊張,還有幾頁空白處,他寫著數十個塗鴉般的"怎麼辦",對照著我的年紀,我竟然根本沒感覺那幾年,我們該過得緊縮,印象中,他還在時,我的一輩子,都是過著優渥的日子,無憂無慮.
四.
這幾年我才體會"眾生皆苦".
沒有人會被命運格外眷顧.如果你活得格外輕鬆順遂,一定是有人替你承擔了,你該承擔的重量.
那個替你負重前行的人,就是這世界上最愛你的人,他總是怕你太累,而把最多的重量放在自己肩上.
你要學會珍惜那個人.
因為,沒有什麼歲月靜好,不過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
--
如果爱,就讓自己每天都更愛對方一點。如果被愛,就讓自己每天都做得更好一點。
在這短到令人意外的人生中,我們都要讓彼此感覺到,什麼叫,“值得”。
--
出差回台灣,我跟她同班機。
她是剛畢業兩年的年輕女孩,羞澀中不難看出這孩子的堅定。跟她聊天,才知道她要回台放她的返台假,過年期間沒回去,因為是單位最菜的,就留守了。
我問她會不會覺得這工作犧牲很大,小女孩,離鄉背景,過年又沒得回去的,她笑笑說,不會啦,工作本來就這樣,她很多同學也都這樣。
聊多了,才知道,她有兩個妹妹跟一個弟弟,還在唸書。父親四年前過世,母親身體也不好。我笑著說,等弟弟妹妹畢業,都一起來工作啊,她笑著說,現在先多賺點錢讓她們畢業吧。
我想想我自己,在她這年紀時,我會為著什麼,曾為著什麼,而願意這樣安靜地犧牲著自己。
這幾年,我才慢慢體會,能讓自己靜下心來吃苦的,都是最在乎的東西。家人,子女,前途,未來。也只有真正來自心底在乎的東西,往往也才能深藏心底。而越是在乎,就越是不需要手舞足蹈的虚張聲勢,只需默默而平静的努力,跟悍衛。
情感和夢想,都是這個節奏。
願一切犧牲奮鬥,安靜無聲,卻終得其所。
 --
你所做的一切努力,不會立即给你想要的一切,但可以讓你逐漸成為,你想成為的那一種人。
新的一年,跟自己說:今年還要你,多照顧了。
--
同樣都是擱置了一週多,橘子才開始皺皮,而蘋果已經腐爛了。
所以說,臉皮厚對于生命的意義,非常重大!!!
--
過年最棒的事,就是能把一堆好書,毫不被干擾地,配著咖啡,在安靜的咖啡廳,一口氣看完。
然後你會在離開咖啡館時,深深體會,讀書的好處在於:
你總能發現,原來你的感受早已被世上某個人明白地說清楚了。你终於明白,你並不是一個孤獨的你,還有人在你不知道的地方,用相同的心情,在過著如你般的日子與時光。
你不致孤單。
 --
--
高鐵的前座,一個幹練的上班族女孩,坐下後打了電話。
約略聽她在跟家人報行程,看來是去桃園機場趕飛機。說著說著,就啜泣起來。
我想起我在美國的那一年。
Cornell那年的元旦,大雪紛飛,我陪著來找我的台灣朋友逛一整天校園後,隔天就開始發燒。 一個空盪的校園,一個人在異地,發著高燒,不停昏著。衣服濕了又換,換到沒有乾淨的衣服,正要虛弱地起身去洗衣服時,接到媽媽的電話。
我強忍不舒服,想裝著沒事,哪知鼻音跟緩慢回話還是漏餡。 媽媽擔心問著,然後心疼地喃喃說::「不然不要唸了啦,回來媽媽照顧得到啊。」
一個人生病,最容易淚流滿面。
人好像都這樣。天大的事情,忍忍就過了。但身旁的人一句安慰,往往就瞬間完敗。
後來才明白,人怕的不是冷漠,怕的是突然的溫柔。 怕的不是自己吃苦,怕的是身旁愛你的人為你難過。
怕的不是孤獨,怕的,是辜負。
 --
每天早上,大樓的門前都會有一群私立中學的學生,在天還沒全亮的東區,等著校車。
七八個初中學生,安靜地拿著書,認真看著。看得出課業的壓力,但回想起來,那就是一段,除了奮力學習,增加自己的一切以外,什麼都不重要的年紀。
年輕時,我們需要做的,就是時常看到自己所不足的,然後努力讓自己補足。年紀漸長,你才知道,我們要做的就是時常看到自己所擁有的,少把心思放在你失去的東西上。
你會慢慢知道,真正要緊的,並不是這個世界從你身上奪走了什麽,而是你打算如何去利用,你還剩下的東西。
這就是年輕時,奮力學習的意義。這就是年長後,還要奮力學習的意義。
 --
一早出門趕高鐵,大樓門口的派報還在收拾。
一對約莫五十多歲的夫婦收拾完了,準備各自上機車派報。兩人自然地面對面,男人拿著兩個安全帽,戴上自己的後,仔細地幫女人戴上,並扣上在下巴的扣子。女人微仰著頭站著,一動也不動,平淡而自然。
我想起上次看到這樣的畫面,是另一個早晨,一個媽媽幫小學的女兒戴上學校的運動帽。
女人由小女人漸成大女人,是因為責任;由大女人回到小女人,是因為幸福。
 --
 
臉書上有好多的新年新希望。
我刻意的把每個新希望,跟他們的近期po文看了一遍。大抵不出幾個歸類:年輕的女孩,是找到愛情,減肥,旅遊。年輕的男孩,是腹肌,人魚線,愛情(但跟年輕女孩的不太一樣。年輕女孩是找到愛情,男孩是,愛情。)
再大一點的,是賺大錢,升官調薪,最多的,是享受人生。然後,是運動,跑十個路跑,登五座山,去西藏,平安健康。
人很有意思,想要的都差不多,不管哪個階段。
我對2016的構想大概是這樣 :
睡的時候,不辜負床,忙的時候,不辜負路,愛的時候,不辜負人,餓的時候,不辜負胃。
家人安在,摯友一二,喜歡的人久伴不棄,對曾經不無後悔,對未來愈戰愈勇。
然後,中樂透。
--
我想起二十年前,我們拿了傑賽暜的冠軍後,四個人說著十年後想成為一個怎樣的人.
H說著要考研究所當心理諮商師,L說律師司法官吧,M說什麼都好,就是要賺大錢.我當時一心想出國,只想到國外去看一看.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曾在年輕時,想過十年二十年後的自己會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但我知道,當時和我同齡的一些朋友都處在邊奮鬥邊迷茫的狀態中。
你有想過五年後,十年後,會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嗎?
有沒有過某天早上醒來,滿心都是倉皇和焦慮?坐在床邊開始懷疑人生,幾分鐘後依舊刷牙、洗臉、吃早餐、擠捷運上班。你連思考的時間都不肯給自己,唯有用工作來麻醉。你開始忘記初心,你開始不敢構想未來。
這幾年,我常常會在迷茫的時候,想到準備考律師時,行天宮圖書館。每一張桌子上都堆滿了書.有一次下班經過,發現裡面滿滿都是埋頭苦讀的人。我發現這些人身上都自帶光環,那種努力和勤奮嗆得我差點落淚。
我才發現,辛苦而努力追逐目標的人,活得很明白,所以在全力以赴去做一件事的時候,都充滿了神聖的儀式感。
2016年的第一天.願你已經在往喜歡的方向出發。
出發了,就會知道,志同道合、並肩作戰的人並不少。即使一個人,也要像帶領一支隊伍一樣,風風火火、充滿鬥志,朝未知的前途奔去。
願迷途中的你、清醒的你、孤身奮鬥的你,都像一支隊伍一樣作戰。
願你能夠在最難熬的時候,俯身向黑暗中的自己伸手,拉自己一把。對自己的頭腦和心靈招兵買馬,不氣餒,有召喚,愛自由。
願五年後,十年後的你,是你最想要的樣子。
--
一早看到鄰居推著老媽媽,準備去採買.他小心翼翼地推著,邊推邊拉拉老媽媽的圍巾,問著冷不冷.
成長這件事真的很有意思.它是一定的歷程,快不得,也不會慢,時間到了,成長的痕跡就出現.
小時候,在外面買了東西,回家總是把價錢給爸媽往高了報;現在,買了東西,回家總是把價錢給爸媽說得很低。
小時候,在外面受了委屈回家,總是在爸媽面前哭著說;現在,受了委屈回家,要想著辦法在爸媽面前保持笑。
很多時候,我們都覺得長大不是件太好的事情.仔細想想,唯一的好事,就是,我們都真正了解了,這世界上,愛我們的,可能不少,但是真的除了父母以外,再也不會有人對我們的一切,會心疼,會心酸.
然後,我們也開始對他們,心疼,心酸.
--
昨晚下班,他的燈還亮著.
我過去跟他聊天,問他怎還沒下班.他像是找到救星一樣地,一股腦兒說著他有多少要處理的事情,有多少雜七雜八的會議,然後,有永無止盡的爭議要處理.
說實話,一個這麼年輕的孩子,承受這樣的壓力,實在是令人讚嘆.
我知道他在所有老闆的心理,是相當受到肯定與好評的.我也知道,這些都是給他的磨練與栽培.只是,這些年下來,資質好的年輕人不勝枚舉,但是,真的能如他堅持下來的,鳳毛麟角.
我匆匆跟他聊了一下,便不想打擾他的工作,只跟他說早點下班,明天再找他聊.我隨口說聲:辛苦了.他馬上回我一段很發人省思的話:
他說:"從小我就相信,你差勁到一定程度的時候,連問題都不會來找你.所以,有問題,就解決問題吧."
人與人之間最小的差別,是智商,最大的差別,是堅持.
--
多數人,25歲就死了,只是一直到75歲,才埋。
活得像真的活著,是父母給我們生命,每一天的義務。
起床了。
--
第一次就喜歡的車子,往往你只能看,一眼就看上的衣服,往往你買不起,第一眼就心動的人,往往他不會喜歡你 。
你真正喜歡想要的,沒有一樣,是可以輕易得到的。這就是努力的理由。
出差了。
--
昨晚早睡,清晨起床,去國父紀念館走走。
一個打扮入時的女孩,在清晨天未亮的7-11前蹲著,哭著講電話說著:他怎麼變了?他怎麼說分手?
誰沒有過這些問題?誰又真的得到過答案?
人與人之間的恩斷義絕,並不需要什麼理由。就算表面上有,也可能只是心離開,才編出來的藉口。因為,當導致關係轉變的事發生時,如果心沒有離開,就會有人努力去挽救,就會有挽救的痕跡與原因。如何沒有,其實只是不再願意而已。
懂得太多,看得太透,就會成爲人生的孤兒。
世上有兩樣東西不可直視:一是太陽,二,是人心。
願她,及每個有愛的人,閉眼就得真心。
--
--看A的臉書,我想談人脈這件事.
A是個創業者,認真信奉著"人脈就是生意"的信條,積極不斷地認識人.幾年下來,真的也認識不少人.只要和他聊天,或是他的臉書,總是:"喔,XXX阿,是我的哥們兒".每次都讓很多人覺得"挖塞,真屌"
只是,我只在臉書上看過他跟那些XXX們一兩次的合照.
我一直深信一個道理:人脈不人脈,全憑綜合實力.
社會是個圓錐.每個人都在圓錐的斜面高上爬著.你和同等水平,不同領域的人的距離,就是你所處平面圓的半徑.只要你的水平更高,你接觸別的領域的人的距離,就更短.
怎麼說呢?
三流的電子新貴或是金融貴族員工,認識三流的小模小演員,不太容易.但是電子老總或是金融董事總經理,就可以輕易的與大模大演員出雙入對.博士剛畢業的學術菜鳥,認識基層政府科員的難度不低,但是中研院院士就很方便地跟官員交流交流,喝上一杯茶.
決定你有效人脈的,不是你接觸範圍的廣否,而是你自身的實力水平.盲目的"拓展人脈",遊走在各種"社交場合",加入各種"商會總會",效果遠遠沒有集中精神讓自己更強來得好.
別把"認識"當成"認同".別高估自己的人脈關係.
自勉之.
--
一對姊弟在路上吵架,兩人拗著脾氣,推來擠去.年輕的媽媽終於耐不住,大聲罵了兩姊弟:"人家別人的姊弟都乖乖相好,你們就是吵鬧.兩個猜拳,看誰輸了誰就要被送走.這麼愛吵,那就永遠不要見面好了."
我想起我的小時候.
小時候我是天霸王,什麼都要跟姐姐爭.出去吃飯,汽水要先喝姐姐的,自己的先保留.車後座要先挑位置,看哪一邊比較看得到風景.再大一點,開始覺得有姊姊真不好,不會跟我打球,也整天嫌我髒,不准我跟她說話.兩人都上班以後,就更沒什麼交集.她是個按部就班的人,我是個凡事都要取巧的投機份子.從小就希望自己是個獨生子,萬千關愛都只有我一人獨享.直到她的婚禮那天,我還竊喜她的房間可以放我的音響.
後來,我才開始覺得,有姊姊真好.
我在美國的畢業典禮那天,她帶著還沒小學的兩個兒子,跟我兩個不曾搭長途飛機的爸媽,一路轉機,陪我度過我人生最後一個畢業典禮.
我跟著朋友每周末到處玩的時候,她帶著我的爸媽,四處走走,留下很多沒有我的全家福照片.
父親最後反覆進出醫院的時候,她幫著我,進進出出醫院,陪診,預約,病危的時候,我做下拔管的決定時,她沒有質疑我,幫我陪著媽媽在加護病房外,等我一起回家.
直到現在,我頻繁出差前,她會問我何時返台,返台前,會問我幾點到家,在我擔心媽媽一個人在家的時候,她會帶著媽媽去逛街,然後拍照寄給我.
我的爸媽沒有養出一對模範子女,而是養出了兩個每年寒暑假都在打架的姊弟。可是,小時候因為偷錢,爸爸狠狠地打我的時候,是她擋在前面哭哭啼啼的說:「不要打他啦!」爸媽吵架,我們躲在房間說,如果他們離婚我們要跟誰住,她哭哭啼啼的說:「我們誰都不跟啦,我們一起啦!」
我想跟路邊氣呼呼罵著小孩的年輕媽媽說:
現在,你的小姊弟還是會打架,還是會恨對方,甚至長大後,他們還是不會打電話跟對方聊天,也還是不會講幾句好聽的話。可是,他們會在彼此生病的時候,傳簡訊提醒要休息,會在生命遇到挫折的時候,知道最少還有對方在。
然後,在你不在身邊的時候,會很感謝你,感謝你在他們彼此的人生裡,替他們準備好了她/他。
--
她主動走過來跟我打招呼的眼神,我就知道,她走過了,她,長大了.
去年來出差,HR跟我說她提辭職.一個表現挺不錯的年輕幹部,二十多歲,大好前程,我想跟她聊聊.年輕人頭頂一片天,我們沒有強留人的權利,我只是想知道,她怎麼打算.
後來才知道,她失戀了.想離開跟他一起的工作環境,感覺過不下去.
我們都有過那段失去一個心愛的人的經驗.天昏地暗,離根失所.後來才發現,我們都會想去擁有某一個人的全世界,可是,我們只能路過。
當時,你不會相信,所有人的堅強,都是柔軟生的繭。
無論歡喜悲傷,相聚別離,你留在那裡的時間,從未消失,只是變成了人生.
你終會以豁然開朗的姿態呈現,以我們必須幸福的名義。繼續活下去,越活,越美麗.
--
你問我,改變,雖然充滿希望,但也處處風險.
這幾年,我其實很同意.
雖然我們都知道,未知,才讓人生變得豐富,說到無法預測,還是讓人害怕,而且改變的途中,怎會沒有回頭望的時候.只是,你累積這麼久,總該有些信心,想要看看自己能不能過過證明自己的生活.
常有人問,為什麼一定要在內心擁有自己想要的生活,想成為的人,找到後又會怎樣呢?
我其實也不知道我找到了沒.
但我相信,它們會讓你閉上雙耳,聽清內心,會讓你自帶隱形衣,穿越所有他人的眼光與質疑。
但我相信,一旦心有所棲,哪裡都是自己世界裡的國王,一旦心有所向,哪裡都是戰場上最快的騎士。
你說,要是失敗了,怎麼辦?
說真的,為自己跟所愛的人奔跑,像狗一樣又何妨?
致,掙扎著的我的好友.
--
小時候,最好的朋友每天騎車帶我放學,在那個還有路隊旗,路隊長的年代。每天,我們都騎著他的腳踏車,沿路胡鬧回家.
後來有天,他沒有等我,帶著另一個同學,說說笑笑騎出校門。我走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想,有什麼了不起的。想著想著眼淚就掉下來了。
後來發現,路上人山人海,每個人的後座,都不停換著乘客,你不停成為其中的一個。偶爾回頭看看,都不見了。或者,坐著人,卻也像空車。
你才知道,人和人之間的感情,就是一場緣分.就算終有一散,也別辜負相遇 。
好好相遇,好好告別
--
美國心理學家認為,職場成功的人,多半EQ高,且具有如下的特點:
社交能力強,外向而愉快,不易陷入恐懼或傷感,對事業較投入,為人正直,富於同情心,能認識和激勵自己和他人的情緒,無論是獨處還是與許多人在一起時,都能怡然自得。
哇靠,我家的狗,這麼強.
--
一早排隊買早餐,兩個年輕時尚的上班族女生在我前面聊著天.
A女拿著電話說著:我才在想Anita怎麼變這麼漂亮了,一定是你的髮型,說真的,Anita,你的頭髮這次剪得好加分,我也要去剪(臉露羨慕狀)
(對方可能在電話中說著什麼)
A女繼續說:真的很好看.我超喜歡,至少年輕十歲.恩,等等辦公室聊,我在買早餐.
(掛掉電話後,A女跟B女聊起天)
A女說:你還沒看到Anita的頭髮吧?我的媽阿,是阿媽頭,超捲,他臉又大,整個好像是象人......
世界上有三種東西不能信:男人的承諾,朋友的酒話,女人間的讚美.
--
終於有一天,你打他的電話,聽到另一個女人的聲音,你的世界碎了。
你們開誠布公地談了一次。他說那個女孩非常非常喜歡他,喜歡到可以為你做任何事。他說她不會跟你要求婚姻,他希望你能成全他擁有你們兩個人。他甚至哭了,他說,一個男人一生只擁有一個女人不是太可悲了嗎?
你才知道,愛情逝去的一刻,不用太多的動作.只要他已經完全站在另一個人的角度在跟你說話,跟你商量你們的未來,就是你該起身離開的時候.
分手的第3年,聽說他要結婚了。你在北海道旅行,坐在遊覽車上,你想起了13年前的九月。
你們剛研究所畢業,一起上永和租屋,你們每天上下班在路上的時間要花掉2個小時。為了多點時間和你在一起,他堅持和你找同一個地理位置的工作。有一次坐公車,你們都站著。有一個個子只到他大腿位置的陌生小孩,拉住了他的手。他一手拉著你,一手拉著他,你們3個被擠來擠去,但他一直沒有放開手。那一刻,你覺得你們3個是一家人,以後若你們有了孩子,他也會這樣拉著你們的手不放開。
那樣甜美的以後,你以為他一定會給你.可是,他沒有。
如果當時,不是他那樣自私狹隘地去定義愛情,如果他當時給你一個歉意的擁抱和承諾,你一定會原諒他,一定會.
可是,他沒有。
--
等著演唱會入場,我自己一個人,排在人群裡.
第一次這樣自己一個人來看演唱會,其實也沒有太恐怖,少嗨一點,話少一點,離場時自在點.
對每個單身的人來說,最無能為力的事,就是“在最沒有物質能力的年紀,碰見了最想照顧一生的人” ,最遺憾的,莫過於“在最好的年紀,遇到了等不起的人!"
我們都想要牽了手就能結婚的愛情, 卻活在一個上了床也沒有結果的年代。還好日子好壞,都會有新的一天.
早安,周末愉快.
--
下午六點多,他的眼神開始讓我覺得焦躁起來.
為了今天大官來訪,我們整個下午都在討論報告內容.一向努力認真的他,開始看錶,焦躁不安.我問他是不是要休息一下,他有些緊張的說不用,但是,誰都看得出來他心裡有事.
搞了一下午,我也累了,就直接說明天早上再看吧.一瞬間,他整個人放鬆,我問他,要跟老婆吃飯啊?他笑著點頭,尷尬地解釋,每天都忙,前些日子才答應老婆每天都要一起晚上吃飯.
我想起多年前,習慣跟一個人吃飯,其實都只是百貨公司的美食街,也或許是路邊攤,但總覺得一整天沒有一起吃飯的這件事情,就感覺有些虧欠,有些這一天感覺沒有個結局的失落.
後來才知道,下了班,討論吃什麼,約在哪裡等,然後選擇點什麼分著吃,看來平淡無奇,其實是最值得懷念的事情.
我才真的懂得,一人一半,是伴。一人一口,是侶。伴侶就是:每天一起吃東西的兩個人。
--
從策略共識營,我們聊到團結這件事。
說穿了,團結就是意志的認同。可人年紀越大,就越無法統治人的思想。獨立思考能力是人類優越的特點,卻同時也是人類世界混亂的起點。
還好,你不能掌控所有人的心志,你無法讓所有人為你一個人的目標努力,你卻可能讓一群人,為了你們共同的目標,而拼命。
就像宗教一樣,團結在一個人身上是信奉,團結在共同目標上,才是信仰。你會不說服自己,就去追隨的,才有團結的意義。
--
我們聊著有關辛苦這件事,然後彼此鼓勵著,一切辛苦都會有代價.
我想起一個朋友聊著他人生很多的不順遂,他工作不順,創業失敗,身體也出狀況,一些不該跟努力扯在一起的事情,都發生在他努力的人生中.我記得我問他怨不怨,他很平靜地對我說:
如果這是這輩子該受的,那他欣然接受,只希望受完,下輩子會被好一些的對待.
這幾年我才有跟他一樣的體會,原來人一切的堅強,都是柔軟生的繭。你可以拒絕穿上盔甲,但無法阻止生長出繭。只要你相信還有變好的一天.就算是來生,也行.
現在想想,我們所有付出的努力,一半因為做得到,一半因為不甘心。歸根結底,都是因為,我們相信,會變好的。
有豐富而堅定相信會變好的內心,你就是狠角色.
--
打完球,回到東區,我卻刻意不直接回家,長期出差,特別享受在東區的時間.
晚上六點多,路上有成群聊天歡笑的好友,有在街頭等女朋友的年輕男孩,有陪著家人趕往餐廳吃飯的家人,有在補習班外頭等小孩的父母.
我很有感觸.
我們的一生能有多少可以被稱為幸福的片刻,這一生的長度和深度,應該以什麼為度量單位,可以寫多少個字,可以按多少次快門,我其實都不知道。
這些年下來,我才發現,人長大了之後,最吝嗇的往往不是錢財,而是時間,所以遇到那些願意拿出自己的時間,陪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的人,你要好好對他。
我拎著簡單的晚餐,轉身往家裡走去.媽媽還等著我,開飯.
---
一早坐五小時的車,見緬甸商務部部長,一小時後,又坐五小時車返回。
我不知道這樣算工作有沒有效率。
--
今年的父親節,我刻意不想起我的父親.過了幾天,反倒覺得,有些對不起什麼似的失落.
死亡,是人到了一定年紀後,就會開始面對的事情.有時是身邊的朋友,親人,有時,是自己命運的挑戰,不論什麼時間點,總是會有一件事,一個人,逼著你面對死亡,以其死亡給你人生反覆的思索.
直到父親走,我才知道,父母是隔在我們和死亡之間的簾子。
你一直覺得,和死亡好接近,卻又像是隔着什麼,很多感觸,卻又沒有什麼感受,後來,你才發現,是你的父母擋在你們中間.一直要等到你的父母過世了,你才會直視這些東西,你才會發現死亡不是抽象的,是很真實的。親戚,朋友,鄰居,隔代,他們去世對你的壓力不是那麼直接,只有父母才是.
他們用一生當作隔在你和死亡之間的一道簾子,幫你擋了他們的一生,直到最後一刻,才讓你知道,死亡,就是永遠失去,不再相見。
然後,你才知道,死亡,最令人難以接受的,就是他喊著你名字的聲音,久久不散.
--
我撥空去看個生病的朋友.
在這個年紀去看生病的朋友,需要很大的勇氣.不是不捨,任何時間的病痛,都令人不捨.我需要勇氣,是每次看完後,對生命,生存,死亡,的很多疑惑.
我跟他聊很多過去,聊很多生活的瑣事,才發現,我們大多數人都是這麼過日子:年輕時接受教育,然後找個工作,結婚生子,買房子,在事業上力爭上遊,夢想有幢鄉間別墅,或第二部車子,假日和朋友出遊,然後,準備退休。我們的生活單調、瑣碎、重復,浪費在芝麻綠豆般的小事上,因為我們似乎不懂還能怎樣過日子。生活節奏如此緊張,使我們沒有時間想到死亡。
然後,為了擁有更多的財物,我們又拚命追求享受,最後淪為它們的奴隸,只為掩飾我們對於無常的恐懼。我們不知道死亡在哪兒等待着我們,因此讓我們處處等待死亡。但也因為無常太過可怕,我們唯一的人生目標,就變成要確保每一件事情安全可靠。
其實,人生唯一能確保的,就是死亡一定會到來.
或許,學會怎樣死亡的人,才能學會怎麼不做活著的奴隸。
--
"我什麼都不要,我只是想無條件愛著你".一個女孩在街口啜泣地對一個要轉身走開的男孩說著.
我笑了笑,側臉看著那個女孩.
我們人生中,都有過幾段,打從心裡不顧一切,毫無條件想付出的感情.年紀漸長,才知道,除了父母對子女的愛,沒有什麼是無條件的.
不要說你會無條件的愛一個人,愛,總是有條件的。你以為什麼都不要,但是你要他愛你,這就是條件.真的.我們每一個人都是有條件的被愛著,也是有條件的愛著別人。
女孩阿.這世上沒有無條件的愛,妳應該努力使自己更具備條件去被愛,同時也應該學會忘記一些條件去愛一個人.
分享
--
不成熟男人的標誌是可以為了理想壯烈犧牲,成熟男人的標誌是可以為了理想卑賤的活著。
我想回家了.
--
 
告訴大家一個慘無人道的消息,一個滅絕人寰的消息,一個絕望至死的消息,一個傷心欲絕的消息,一個肝腸寸斷的消息,一個愁眉苦臉的消息,一個捶胸頓足的消息,一個泣不成聲的消息,一個垂頭喪氣的消息,一個生不如死的消息,一個心如刀割的消息:
明天周一。而且,等等我就要在機場打卡....
到底是有多難賺啦....
--
中午吃飯,鄰桌的男人摟著清秀的女孩吃飯.接起電話後,說在跟客戶吃飯.就掛了電話.
有點清秀的女孩問他,這樣好嗎?不會被起疑心嗎?男人嘻嘻哈哈地說,你不懂啦,每次我說在外面打拼這個理由,她就開心的閉嘴了.
我終於知道,男人騙女人為什麼會這麼容易?就因為男人只要起個頭,接下來的謊言會由女人自己完成。
--
一群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在咖啡廳的鄰座聊天著,其中一個男孩,不斷說著最近他被交付多麼重大的專案,害他每天都做到十點多.旁邊的朋友羨慕地說,那是你受到器重,被託付重責大任.
我在旁邊聽著,也想起我二十多歲時,在意著自己有沒有被合夥人指派到大案子,有沒有受到重用,器重.
這麼多年之後,我才知道,如果你每天幹的活明顯多於別人,但自己很高興還感覺得到器重,那麼與其說你很有才幹,不如說你的領導很會管人。
--
一位長得挺標緻的女生,最近結婚了.
一路以來,追她的男人成列,我親眼看過的,就有幾個是男模級的外貌.後來,她選擇嫁給一個外貌男「魔」級,但是個建築業的第二代.
給她最真的祝福後,問她怎麼選擇的.聽完,不得不相信一個真理:
壞女人愛男人的錢和權;好女人愛男人因有錢和有權兒產生的自信、寬大、精力充沛、樂觀進取。
還好,規則相仿,殊途同歸。
--
 
年紀輕的時候,總覺得曙光不知何時到來,所以容易停下腳步,甚至心生煩躁。 年紀大了才知道,曙光一定會到來。只是,等待曙光的同時,還是要不停止的往前行。
因為曙光到來的時刻,你才會知道,前面的世界,還有多遠。
要一直往前行,那一天,你才會感到值得。
--
 
「那....我先走了」,他說這話的時候,你才真正看到他的眼神.
人生最難,莫過於離別。當時的離別,跟偶遇後的離別,一樣難.
偶然在十多年後的相遇,你們站在人潮洶湧的台北車站捷運入口,他看著你說了這句,便漠然地淹沒在人潮裡,就像是當年他闖入你的生命般,短暫而簡潔,
生命中,總有些人會悄然闖進你的生命中,替你帶來很多歡樂,同時也帶來很多淚水,但他們就如同舞蹈教室的鏡子般,反射出好多個你自己.想想,人生就是這樣,有時有個伴陪你共舞,你就等於到了他那頭的世界闖蕩,沒有他們,仍有生命忽略的視角一隅,因著他們,你看見了大千世界的不同風情.
你才突然從艱苦的過去中,懂得謝謝他們,謝謝這些其實不平凡的過客。
你衝上人群,大聲喊著十多年前你慣呼他的小名,像當年你喚他的那樣.他立馬回頭,你上前擁抱了他一下,他縱然淡漠的表情,在面對離別的時候,你還是看見, 他,紅了眼眶。
其實,這樣,就夠了.
你知道,愛,只是一個字,你要的是,找到能為你賦予那個字意義的,那個人.就算只是一段時間,也好.
--
你想起那年在Brooklyn。
你們挑了好貴的飯店,穿著破短褲,check-in 閣樓房時的調皮。你還記得,lobby的花盆是白色,裝了一大束的雛菊。你們還說,兆頭真差。
隔天一早,陽光這樣照進來,你們才發現,紐約不是奢華的髒亂,它也有它簡樸的典雅,就像那個陽台,跟一道暖光。
你們搶著攝影機,留下這一刻。笑說,以後賺大錢,再來住一次,然後拍同樣的照,說同樣的,good morning, you and New York。
分手後,每次到紐約,你一定繞去看看那個飯店。每次抬頭看那個閣樓,你的心裡都是同樣的想法。
怎麼現在有能力多住幾天了,卻只剩下good morning, New York.
沒有遺憾,遺憾是給有期望的人的。其實,是感傷。
人生好像都這樣,你花了好多力氣與堅持,去得到奮鬥的成果,回頭才發現,你一路遺落當時奮鬥的起頭。
還好,陽光每天都會升起,它提醒我們,那年的那一刻,那一時那一分的你,是什麼讓你勇敢,啟程。
Good Morning, you, and myself.
--
晚上九點多的忠孝敦化站口,大半都是去World Gym運動完的人們.一對穿著運動服的男女,在健身房前的機車旁站著.
女孩一直跟男孩道歉,約莫是因為運動完洗澡洗太久,男孩不高興了.女孩一直賠不是,拿著運動飲料一直作勢要餵男孩喝,男孩就是一張臭臉,上了摩托車,呼嘯而去.
我想起很多年前,一個朋友面對出軌的丈夫,還是死心踏地的等他回心轉意.那段時間,她不是靠宗教度過在家裡的每分每秒,她靠的,是自我欺騙,與自我折磨.她深信有一天她老公會回心轉意,她深信,拼命愛,就是愛的本旨.不在乎付出的回報,才是真正的愛.
直到老公在外面有了小孩,直到老公再也不回來,她才知道,拼命的,就不是愛,是命.
愛情最敵不過的,不在於維繫,而在於人心的瞬息萬變.不是拼命對一個人好,那人就會拼命愛你。俗世的感情難免有現實的一面:你有價值,你的付出才有人重視。
被呼嘯而去的女孩阿,愛一個人最好的方式,是經營好自己,給對方一個優質的愛人,讓對方能拼命地愛.
--
你想起那次在美國,半夜回程迷了路.
那是一個周日,你們去了個附近的outlet.剛到美國的第一次長途開車,回程就迷了路.那時,沒有GPS,有的,只是你們彼此,跟一台裝滿油的車.
美國的公路大半沒有路燈,那段路,前後就只有你們一輛車.快要十點的夜晚,其實,你有點擔心是不是走錯路.那種你不知道還要開多久才能知道自己是不是開對路的感覺,你到現在還記得.
一路上你們決定不再擔心,就彼此聽著音樂聊天,你還記得,你們聊的是台灣的小吃,音樂是阿妹的專輯.甚至想著,要真是迷路了,就在車上睡著等天亮,反正油箱還有油,不怕.
四十分鐘後,你們看到熟悉的景象,開心地在車上手舞足蹈,完成了美國第一次的長途旅程.
現在想來,幸福就是只要牽對了手,就算失去了方向,也不會害怕。
--
離開年輕是什麼感覺?
周五晚的東區,你走在一群青春中,怎麼才像昨天一樣,你還在這群人中享受青春,現在你卻像看球賽轉播一樣,看著他們表演著.
你曾經以為日子是過不完的,未來是完全不一樣的。現在,你就呆在你自己的未來裡,你沒有發現自己有什麼真正的變化,你的夢想都還像小時候一樣,都還在,唯一不同的,是你已經不打算實現它了。
離開年輕,就是學到,人生的意義止於人生,有不做夢的,沒有夢不醒的.
--
那天,你們一時興起,蹺了班,買了一堆啤酒零嘴,就去半山腰,野餐.你們向著陽光,卻一點都不怕熱地聊著.
人們生下來就是所有人的陌生人。突然間他和你遇上了,你們把對方的隱秘都揭開。被發掘、被重視、被珍惜.這就是活著的美好,這就是活著的意義。
直到現在,那是你人生唯一一次的野餐.
認真愛過的你們都明白,坦蕩的愛,永遠有痛的可能。容許自己去愛,就是容許自己去痛。
愛者,與傷者,基本上是同義詞。勇敢去愛,就像是勇敢去打預防針一樣,去勇敢地痛,然後一次次免疫.
只是,你還是想,再遇上一個人,能帶你去,野餐。
--
我多麼希望,有一個門口,早晨,陽光照在草上。我們站着,扶着自己的門窗,門很低,但太陽是明亮的。草在結它的種子,風在搖它的葉子.
然後,我們站在草地的陽光裡,側身轉頭看著我們彼此的影子,不說話,就十分美好。
--
走過之後,你才知道,忘記從來不是一個結果,而是一個過程。
面對一個已經走掉,不再把你放在心上的人,該做的從來不是觀察對方是不是已經也放下,也不是自己一再問自己為什麼被拋下;
「你應該勇敢面對那個不勇敢的自己,然後把你所珍惜的事物,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重溫。你應該去想,自己擁有什麼令人羨慕不已的東西?」
那些替你扛起生活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父母;那些得知你難過比你還傷心的朋友;那些知道你分手總是苦口婆心勸慰你的人;都是你的珍寶,但你卻沈溺在自己的悲傷中,沒有看到。
而你,竟然只是為了一個不愛你的人,把自己變成一個不可愛的人.
沒有感情是浪費時間的,如果它沒有給你想要的,那麼它至少教會了你,什麼,是你不想要的。有時候,這比什麼,都重要。
「哭就暢快淋漓,笑就隨心所欲,玩就敞開胸懷,愛就淋漓盡致,人生不必忸忸怩怩。」
Live like you are dying. 珍惜我們有的一切,讓不屬於我們,不珍惜我們的,不再影響我們的人生.
--
一早出門上班,看到一個年輕的媽媽,躲在牆角.她小心翼翼地看著她剛上小學的小孩,乖乖地在大樓的門口等著校車.
我想起十多年前, 在我煎熬著準備律師考試的一個秋天早上,圖書館的冷氣讓我噴嚏連連,打了個電話回家.請父親出門時, 順道幫我帶件外套.
很快地,父親出現在圖書館座位旁。放下外套之後,手上拿著兩個包子要我吃了.他的聲音讓旁邊的人抬起頭來,我催促著他離開,這麼安靜的地方,他的動作讓我尷尬了起來.
半個小時後,我起身想去加點熱水,才發現,父親一直站在閱覽室的外面,我催著他說怎還不走,他只說,看你有沒有認真.然後滿臉堆著笑,才慢慢離開.到現在,我還記得他離開的背影.
是的,終於有一天,我們會站在小路一端,看著爸爸媽媽的背影,漸漸消失在某個轉角的時候,哭著去追,然後他們卻不會再回來了。
然後,你才會知道,父母跟戀人的區別就是,他們會對你說,其實根本就不必追的啊,我們永遠在你轉頭的地方。
--
而今回想起來,你好像真心只想對他說:對不起,謝謝你.
似乎是定律,年輕的愛註定要以眼淚收場,但也因為悲傷得那麼透徹,許多年後使人在不經意的時刻,冷不防在等綠燈的人行道口,想起那段無疾而終的情感,心裡頭自己問著,要是當年擁有現在的餘欲,是不是可以愛得更灑脫?
只可惜,年輕時總是這樣的.如果時間教會我們什麼,那也許是更寬容的面對這個世界,面對人可能犯錯,而愛情,往往就是敗給歲月的鬼遮眼。
黃子佼與小S的重逢,讓我想起"甜蜜蜜"裡的黎明與張曼玉,最終在分手多年後的紐約街頭,因著鄧麗君的驟逝,而在那甜軟的歌聲中再次相遇。好像,許多年後的重逢,才更顯出你當年投入的舉足輕重力道,那也是很多愛情都已「時間」作為考驗的依據,考驗我們對於愛的期待,考驗我們對於寂寞的忍耐。
既然歲月會帶著我們走到我們無法預知的結果,你慢慢相信,在愛的當下,沒什麼好計較誰付出得多、誰付出得少,因為付出的感情,其實一如自己珍惜的東西,既然不能隨隨便便借給別人,那麼在付出的當下,就當作是日後回憶的報償吧。
因為,愛得真切,就是對自己人生的恩義.
希望十五年後,我也能聽你說,對不起,謝謝你.
--
我其實不是一個天生愛旅行的人。
工作常常要出差,坐過很多次飛機,我在飯店最喜歡的事情就是窩在被子裡只伸出手跟嘴巴吃飯,露出眼睛看電視,等著明天到來。證明了旅行的我很寂寞,一個人的時候容易沮喪跟感傷。
算算工作至今已經快二十年了。我不太停下來為自己作出什麼破壞性的決定。我到現在都記得,十年前的新工作第一天上任時,我上午進公司領了門禁卡跟電腦,三天後就坐飛機到新加坡出差去了,我還保留著那時候的照片,自信,勇敢,一個人走在橋上背著背包傻笑,我甚至去了新加坡的動物園。
十多年以後的我,出現了一些擾人的症狀。
首先,我不快樂,不是誰的問題,我就是變得不容易高興,每件事情都可以用很沉重的方式看待,天真不再是我的基本配備,有點像五星級飯店的自助早餐,要加錢才可以買。
然後痛苦是時不時的。在工作上,沒有人長時間給我過多的壓力,除了我自己。我盡量善待自己,累了就上床睡覺,可是這不過就是換一個方法工作,在夢裡我還是可以寫 email,打電話,想像老闆開始對我失望的樣子,我不知道我有什麼毛病,我擅常拿工作的術語開玩笑,同事也很樂,可是其他的關於生活類的笑話我一個都想不出來,當別人說起別的什麼的,我不是很熟的東西的時候,我只能用工作相關的邏輯去思考,因為這樣我才能理解過來。
我變成一個有點專業但有點無趣的人。這誰都不能怪。事實是我越來越難以取悅了。
這一段日子,我總是自問:「這是我想要的嗎?」 「這是我的理想生活嗎?」 「我要這樣過一生嗎?」
答案可以是肯定的,也可以是否定的,不過我實在無法決定,我想不出答案的主因是,我一直只走在一條路上,旁邊有很多人跟我走著一樣的方向,就像高速公路上的六線道有很多車子咻咻咻地加速一樣。
我,我想了很久,決定要退休。但是,我遲遲沒有做的原因是,我沒有想清楚退休後自己要幹嘛。其實我沒有把握我會不會變得快樂,我更沒有把握自己要做什麼才叫有意義。
或許,我會先從旅行開始吧.我出很多差,我卻沒有真正旅行過.
我告訴自己『找一件如果這時候不去做,你永遠都不會去做的事情。』
明年,我要去走一走我現在不去,就再也不會去的一趟旅程.找到承擔起一份完整的生活.
--
https://www.facebook.com/jonathan.chan.581?fref=nf


鑽石吧故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面對未來,卻已無三十年可以重新再努力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