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June 19, 2014

這個案子你還是不是要繼續告?


北檢江**之事務官
典型案例
辦案預設立場 該問不問 不該問猛問

 國內百姓,只要有打過官司,上過偵查庭的人,對於檢察官的辦案方式,一定有很多感觸,其中,最讓國人不能忍受的,就是遇到「預設立場」的檢察官或是事務官,整個問案過程中,該問的案情重點,一句也不問,與案情無關的、根本不必問的,卻一直猛問,問個沒完沒了。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江**,日前承辦一起全國總工會內部會務人員「侵占公款」案,她指揮陪股檢察事務官進行全案的詢問。

  五月廿九日,該案傳喚證人,也就是前全國總工會理事長陳杰(曾任立法院國民黨黨團書記長),到案進行作證。結果,該檢察事務官的「詢問」方式,就是任何一個三歲小孩一聽,也都可以猜得出來,該陪股檢察事務官擺明著,就是已經有了「預設」立場,就是要將案子「予以不起訴」處分。

 因為,證人一進入偵查庭,這檢察事務官劈頭就是先問一句:這個案子你還是不是要繼續告?
 證人一聽,當場傻眼,一時不知如何回應,停了一下,才回應這位事務官:我今天來這裡,不是證人嗎?

 該案是由全國總工會理事長以「法定代理人」身分提出告訴,案發時間是在證人卸任前,因此,當時的告訴代理人,也就是今天的證人,但,全國總工會已經改選,已由新的理事長就任,舊任理事長已經成了證人,不再是告訴代理人,結果,事務官一心想要擺平案子,劈頭就是硬問:這個案子你還是不是要繼續告?
 顯然,事務官的問法,就是想要下馬威,也想先讓接受訊問的人知道,本官是有既定立場的。
 
先下馬威 後逞官威
  嚴訊證人 被告開心
 
 接下來的問法,更是可以充分顯示檢事官的心態。
 因為該案的案情,並不複雜,主要是有工會會務專職人員,涉嫌利用主辦「會員教學活動」之機會,侵吞公款,且將公款不存入銀行,放進私心口袋,一直到理事長發現有異,涉嫌被告才又將公款全數存入。
 
全案訊問過程中,證人陳明案發經過,同時告訴事務官,教學活動的主辦不是只有102年,就是101、100年也都有舉辦,如果被告辯稱的款項處理經過是正確的,是沒有侵吞的,那很簡單,只要調取101年、100年的主辦相關單位的資料,一看就可以馬上清楚明白。

 沒想到,證人這一陳述,竟然遭到「官威很大」的檢察事務官當場喝斥:那跟本案無關,不必多說!
 據說,全部問訊過程,事務官對待「證人」的口氣態度,比對待被告還不友善,因此,被告律師在旁,一直顯得很是開心。

 這種問案過程,根本不須用到法律常識,只要有一般常識,就可以明白感受,這個陪股檢察事務官,是要設法將全案予以不起訴處分。

 台北地檢署的事務官,在外傳言一直很多,甚至,還有傳言,很多百姓根本分不清楚,什麼叫做檢察事務官,所以,少數檢事官乾脆就直接對外表示,他們就是檢察官;有的還對外解釋,檢察官很懶,都不會辦案,真正在辦案的,都是他們,他們才是真正的辦案人員,檢察官只是負責做官而已。

 這種說法,其實也不算錯,有幾分正確性,對百姓也很管用。
 百姓知道,人民面對官僚體系時,真的是「不怕官只怕管」,負責做官的,百姓根本不必怕他們,他們只會做官,做表面工作;至於,真正管事的,不必過問他的官位大小,就是必須要怕,因為他們才能決定個案的生死。
--
全文刊載於法治時報141期,2014/6/15出刊。


法官拿錢,多透過律師←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談稅捐和解契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