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April 16, 2014

李嘉誠家族七拋亞洲資產 進歐洲英國成核心


photo by milk100
李嘉誠家族七拋亞洲資產進歐洲英國成核心
地產中國網 2014-4-15


21世紀網華人首富李嘉誠家族在西進歐洲的道路上狂奔。 4月8日,李嘉誠次子李澤楷71億港元拋售北京盈科中心。這是繼去年下半年至今,李嘉誠家族在中國內地和香港的第七次拋售。

儘管李超人竭力否認自己並沒有拋棄香港和中國內地,但和記黃埔財報數據也許能更真實反映李嘉誠的決絕之心。

在可以預見的未來,英國將成為李氏歐洲商業帝國的核心。和黃如此看好歐洲,究竟為了什麼?

歐洲業務利潤首超香港和內地

最近兩年來,華人首富李嘉誠家族大規模拋售香港和中國內地資產,引起全球矚目。

4月8日,李嘉誠次子李澤楷,將其掌控的電訊盈科子公司盈科大衍地產發展有限公司旗下北京盈科中心權益售予買方Vinter Star Limited,售價9.28億美元(約合71.94億港元)。

至此,從去年8月至今,李家在內地和香港已經上演七連拋。此筆交易完成後,盈大在內地已無重要資產。

在西進歐洲的“康莊大道”上,李嘉誠和他的商業帝國給東方留下了一個漸行漸遠的背影。

從2010年至今,李嘉誠大舉拋售香港和中國內地資產,這些資產的市值,已超過其總身價(2013年為310億美元,約合2403億港元)的七成。

據21世紀網記者統計,自2010年以來,長和系總共在香港和中國內地以外完成了11筆收購,涉及金額約1868億港元,佔李氏總身價的77.34%。在這接近1900億港元的收購資金投向地區中,歐洲地區佔比高達96.75%。

大規模的西進歐洲,在去年和記黃埔的年報業績中,結出了豐碩成果。

去年,和記黃埔歐洲業務的經營利潤,史上首次超過了香港和中國內地利潤的總和。媒體評論稱,“這反映出這家藍籌公司通過多項資產收購拓展歐洲業務的不斷努力。”

2013年,和黃歐洲業務實現息稅前利潤(EBIT)(即營業利潤)239.98億港元,佔該公司總利潤的37%,而香港和中國內地業務的營業利潤佔總利潤的35%,金額為226.86億港元。

相比之下,2012年,歐洲業務為和黃貢獻了34%的營業利潤,以195.56億港元的營業利潤總金額,低於香港和中國內地201.18億港元的營業利潤額。

在開始大規模收購歐洲業務之前,2008年,和黃歐洲業務僅貢獻了12%的營業利潤,而香港和中國內地的貢獻總計達到45%。

去年和黃年報顯示,和記黃埔及其母公司長江實業(集團)有限公司的歐洲業務,主要包括多家基建(公用事業(1556.610, 6.19, 0.40%))和電信公司,這兩塊業務貢獻了167.99億港元的營業利潤,貢獻率佔比為26%(其中基建佔比18.58%)。

從各板塊業務貢獻率看,和黃的利潤來源仍是基建、地產酒店和零售業,其中來自香港和中國大陸的三項業務合計的營業利潤佔比分別為2.34%、20.49%和7.33%,三項業務合計營業利潤貢獻率達到30.16%。

在和黃旗下港口、地產酒店、零售、基建、能源和電訊六大業務板塊中,零售、電訊和能源為和黃貢獻了最多的收入,貢獻佔比分別為36%、20%和14%。

去年和黃的營業利潤主要來源於地產酒店和基建,貢獻率佔比分別達到21%和27%,兩者合計高達48%。來自電訊和能源的營業利潤貢獻佔比僅為7%和11%。

英國將成為李氏歐洲帝國核心

李嘉誠為何從香港和中國內地大規模撤資,又緣何對歐洲和英國如此青睞?對此問題,坊間觀點不一,評論極多。

在這些評論中,很少有人提到和記黃埔的歷史和其濃厚的英資背景。

公開資料顯示,李氏旗下上市公司和記黃埔資產包括兩大板塊,一是和記洋行,早年從事棉花和茶葉貿易,後來涉足香港零售業,擁有香港市場佔有率最高的百佳超市和遍布全球的美容保健品牌屈臣氏;另一個是黃埔船塢公司,二戰時亞洲最大的船塢之一,基地位於如今的香港紅磡,它壟斷了華南和香港地區的修造船業。

20 世紀70年代後期,世界船運業衰退,成立於1880年的英資企業黃埔船塢公司業務陷入困境。在香港匯豐銀行的主導下,成立於1860年的和記洋行(英資) 和黃埔船塢兩大英資公司合併,於1977年9月成立和記黃埔有限股份公司,由澳大利亞人韋理斯就任董事局主席。至1981年1月李嘉誠執掌和黃,在其誕生到發展的整個過程中,都充斥著英國血統。

21世紀網記者註意到,今日李嘉誠和記黃埔的利潤來源,主要為地產和基建,加上在香港和中國內地的零售業務,此三板塊的營業利潤貢獻率分別為21%、27%和7.30 %,合計達到55.30%。

有評論人士指出,李氏帝國的利潤來源於帶有壟斷色彩的業務,尤其是基建。如其最近兩年在歐洲的投資結構中,基建業務為去年和黃貢獻了18.58%的營業利潤,在歐洲市場中貢獻首屈一指。整個和記黃埔的業務板塊營業利潤結構版圖中,基建以27%的比重同樣佔據第一位。

“和黃在香港的零售業得利於香港特殊的市場形態。”該人士舉例說,“與大陸零售業百家爭鳴不同的是,香港零售業基本由和黃旗下的百佳與怡和旗下的惠康控制,二者所佔市場之和超過70%,李嘉誠所依靠的百佳優勢在於母公司和記黃埔遍布香港的商業地產。由此可見李嘉誠的經營手段。”

查閱相關報導和公開資料後,21世紀網記者發現,為獨占香港零售市場,百佳與惠康多次合作,聯合狙擊沃爾瑪、家樂福等外來零售巨頭在香港市場的拓展,甚至不惜使出逼迫批發商不得向外來巨頭供貨的手段。

在西進過程中,英國成為李嘉誠歐洲業務版圖中的核心重鎮。和記黃埔2013年年報顯示,在和記黃埔核心業務的地區營業利潤貢獻度排名第一的歐洲市場,英國貢獻最大,達到25%,實現60億港元的營業利潤額。

從李嘉誠在歐洲的資產落子看,僅在2010年,李嘉誠就先後在英國買下英國電網、英國水務和英國配氣網絡,合計耗資1067億港元,佔其總身價的44.40%,佔其歐洲投資總額的88.93%。 2010年至今,李嘉誠在歐洲投資總額約為1807億港元。

可以這麼說,英國將是未來李嘉誠歐洲商業帝國的核心,如同今日的香港一樣。

香港“李超人”是怎樣煉成的

李嘉誠為何對英國如此重視?真的僅僅是“英國的投資環境好,法律完備”這麼簡單?上述人士指出,這與李嘉誠和匯豐銀行的緊密關係分不開。

與香港船王包玉剛一樣,李嘉誠與匯豐銀行的關係,不但同樣源遠流長,而且雙方緊密的程度,是李嘉誠選擇英國替代香港極其重要的因素。

公開資料顯示,1985年5月15日,李嘉誠受時任匯豐銀行董事局主席的沈弼(Michael Saindberg)邀請,出任匯豐銀行董事局非執行副主席,正式成為英資體系中的一員。

沈弼,是李嘉誠成為李超人的關鍵人物,李嘉誠能掌控和記黃埔,與沈弼和匯豐銀行的支持密不可分。

1927年5月31日,沈氏出生於英國,1945年在英國駐印第六長矛騎兵團服役,兩年後調任英國皇家龍騎兵守衛軍,任英國皇家陸軍中尉。

1948年,沈弼退役,1年後加入香港匯豐銀行,12年後(即1971年)升任匯豐銀行總經理。同年,李嘉誠設立長江置業有限公司,淡出塑膠業,專營地產業。

1975年,沈弼領導下的匯豐銀行,向陷入財務危機的和記洋行注資1.5億港元,並在1977年控股了和記洋行與黃埔船塢公司合併後的和記黃埔。

在韋理斯的帶領下,和黃沒有走出困局。早先和李嘉誠結識並有著緊密關係的沈弼,找上了李嘉誠。

於是,1979年9月25日,在華人行[微博](長和系旗下物業)21樓的長實總部會議室,李嘉誠宣布,長江實業以每股7.1元的價格,購買匯豐銀行手中持有的22.4%的和黃股權,共計9000萬普通股。沈弼答應,李嘉誠只需要先支付20%的現金,餘下的可以分期支付。

通過此筆交易,匯豐銀行賺了5.4億港元。由於仍擁有大量優先股,故匯豐銀行目前仍是和黃股東之一。

1980年11月,李嘉誠已擁有和黃39.6%的股份,成功入主董事局。 1981年1月1日,李嘉誠正式出任和黃集團主席,行政總裁為李察信(英國人)。

和記黃埔與怡和、太古、會德豐並稱為香港的四大洋行,具純正英資背景的和黃,在四大洋行中排名第二位。 1981年李嘉誠就任和黃董事局主席,這是自和黃誕生、香港成立洋行以來的首位中國人。此舉震動全港,“李超人”尊號,由此產生。

在李嘉誠成為“李超人”的整個過程中,匯豐銀行和沈弼才是真正的幕後英雄。沒有沈弼,沒有匯豐,就沒有香港的“李超人”。

和黃董事局前主席韋理斯,曾在李嘉誠就任和黃董事局主席時說,“李嘉誠完全是得到沈弼的照應,才得以入主和黃。”

上述評論人士指出,執掌具有英資血統的和黃主席李嘉誠,選擇歐洲和英國作為未來李氏商業集團的後院,已不難理解。 (21世紀網)

 


富邦媒脫手momo藥妝 專攻虛擬通路←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知名連鎖藥局 查獲減肥偽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