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September 26, 2011

Venus Williams 養成把目標寫下來的習慣





女網名將大威廉絲: 運動讓我學會從失敗再出發
 
整理/吳怡靜  出處:天下雜誌 464期 2011/01


    包括兩位前世界球王阿格西、沙芬以及台灣好手盧彥勳在內, 五位網球巨星難得齊聚台北、高雄,對決獻技。這些球王、 球星都是優秀的體壇菁英,被人視為效法的典範,而他們的成功, 常常來自於運動中鍛鍊出的能力與特質。

    對身高一八五公分、外號「大威」的美國女網巨星維納斯. 威廉絲(Venus Williams)來說,打球讓她學會了專注與紀律, 更幫助她學習面對球場上、人生中的成功與失敗。

    今年三十歲的威廉絲,曾經奪下五座溫布敦、 兩座美國公開賽女子單打冠軍。她跟妹妹從小打球, 每天練球五小時,精益求精的專注力,加上不鬆懈的紀律, 奠定了兩姊妹日後稱霸網壇的基礎。

    在新書《Come to Win》裡,威廉絲鼓勵年輕人多投入運動,因為從運動中, 可以學到許多寶貴的人生啟示:「運動教你如何競爭、如何反擊、 如何獲得勝利,它是讓你建立信心最根本的方法。」 以下是她在美國「全國記者聯誼會」(NPC)發表演說的內容摘要 :

    我來自加州康普頓,四歲就開始學打網球,網球是我們全家熱愛的運動。我們每天放學都要到球場去, 帶著一整台手推車的網球,我總是吵著要把推車裡的每顆都打出去, 爸爸要是不讓我打完,我就開始哭。

    我和姊妹們成長在一個獨特的家庭,我爸像個夢想家, 我媽則非常踏實,父母親都是我們的典範, 他們教導我們要相信自己、對自己有信心。這種觀念在幾十年前, 是非常不尋常的;一般人多半教女孩要順應社會的期待, 但爸媽卻教我們要有自由的想法,長大後走自己的路, 發揮自己的影響力。

    他們的教導對我們的言行舉止,產生了非常大的作用, 甚至影響我們姊妹在球場上的表現, 我們因此勇於展現不一樣的打球風格、不一樣的人生態度。

    勇於展現不一樣

    網球教我許多東西,我今天要講的就是運動與人生: 從運動可以學到許多寶貴的人生啟示,所以我鼓勵每個人都要運動, 即使不是職業級的選手,也沒關係。

    運動讓人學會「專注與拚勁」。你必須很專注、很有紀律, 想要打好球,就得天天報到練習;想在比賽中勝出, 就必須在練習時保持專注,不能分心,也不能有失誤。 人生也是這樣,無論在學校或職場,想要獲得成就,一定要專注。

    「紀律」太重要了。瑟琳娜(Serena,小威)跟我常會檢討, 「今天打球很沒有紀律,沒有做到該做的事。」紀律得花時間維持, 並不容易,而運動就是讓人學習紀律的好方法, 特別是當你有好教練,像我還有父母親的協助, 他們會灌輸紀律的觀念,讓我在不知不覺中,學到紀律的重要。

    運動還可以建立「信心」。我跟年輕人聊天時,必定告訴他們: 沒有任何事比得上鞭策自己在身體、心智和情感上, 追求更高的突破目標來得有意義。我總是告訴他們, 運動會讓你更加了解自己、對自己更有信心:「嘿,既然我在球場、 在校隊都做得到,那麼在教室、在人生一定也沒問題。」

    不僅這樣,運動還能幫助你做好面對「成功與失敗」的準備。 以我為例,運動讓我學會成功之道:如何成為贏家、 如何保有贏家的正面態度、如何盡一切力量爭取勝利。更重要的是, 運動也讓我學會面對失敗,幫助我在後來獲得成功。

    我十四歲就成為職業網球選手,但當時我不常比賽, 大部份時間都在學校念書,只不過每天放學後,要花五個小時練球。 父母親並不希望我們將來只會打球,其他什麼都不會, 所以要求我們在學校必須有好成績,否則不准練球。

    直到一九九七年,我才開始變成全職選手,迅速嶄露頭角, 原本我的排名大概在兩百名左右,九七年結束時, 我就擠進了前二十名,因為這是我的目標。

    養成把目標寫下來的習慣

    在我家,我們總是會訂出目標,還要把目標都寫下來。我父親常說, 「(目標)不要放在腦袋裡,一定要白紙黑字寫出來。」 我覺得這個習慣很重要,因為當你看著自己寫下來的目標, 它就會烙印在腦海,成為視覺化、活生生的東西。 而我那一年的目標,就是要打入前二十名, 女子職業網球協會年度新人等。
    但是我雖然打得好,卻還沒拿下任何大賽的冠軍。一九九九年, 我和瑟琳娜打入美國公開賽的準決賽,妹妹那場比賽打得非常好, 而我呢,面對強敵辛格絲,竟然緊張了起來,連連失誤, 最後輸了球。對我來說,這是一次很痛的失敗, 因為我以為這會是一場我們兩姊妹包辦的對決。
    這次的失敗讓我領悟,球場上一定要全力以赴, 堅持按自己的打法去打,不能因為一時緊張、怯場或疑惑而鬆手。 正因為有了這次的失敗,造就了我日後的許多成功。 這是很重要的一課,有時,你真的需要有這種慘痛的失落經驗, 才能痛醒,進步到下個新境界。

    其實,並不是每個人天生就具備競爭的能力,以我為例, 我自認是個資質聰穎的選手,但早年的我, 並不懂得如何激勵自己奮發振作,直到瑟琳娜讓我看到了她怎麼做。

    我們兩姊妹經常一起打球,相互學習, 一九九八年我們在澳洲參加雪梨國際邀請賽,當年她才十六歲, 而對手是世界排名第三的戴文波特,她連續兩盤以一比六、    二比五落後,卻一路硬拚,結果後來居上, 出乎意料打敗了戴文波特。

    向妹妹學習拚搏精神

    過了不久,我在另一場比賽遇到了另個強敵,她曾經打敗過我三次, 所以那天在換場時,我把毛巾放在手上,掩面哭了起來,「 我不能再輸給她,再輸我的前途就全毀了,我不能再被打敗……,」 大約三十秒後,我站起來, 心裡一直想著妹妹在雪梨是怎麼用不認輸的拚搏精神逆轉勝, 我需要這種精神。最後,我終於拿到了生平第一座單打冠軍, 就在那一天,我學會了用堅忍的心志,振作求勝。

    運動給我的啟示實在太多了,特別是那些失敗給我的教訓。 瑟琳娜和我總是不斷檢討自己犯的錯誤,我們絕不會自滿,「你看, 我那一球打得多好,帥呆了!」一定會說,「你看那一球打得多糟, 害我好糗,真想從球場消失!」

    所以我學會要謙卑。不論球打得再好,世界排名是不是第一, 或拿到多少個冠軍,終究都有落敗的時候, 你必須學習從失敗再出發,而且坦然面對「某人再也回不到巔峰」 之類的批判。

    最近幾年,女子職業網球運動出現一些重大的改變, 包括將每年的賽季長度縮短,減輕球員體力負擔。 這正是我和妹妹從出道以來的堅持,我們不參加太多比賽, 這樣才能保持健康,職網可以打更久。

    另一件重大改革,是溫布敦等大型公開賽終於同意實施男女選手「 獎金平等制」。多年來,女網選手的獎金始終低於男網選手, 前幾年,我們發起活動,大聲呼籲改革,主因不是為了錢, 而是因為女網選手都是運動菁英、女性的典範, 但如果拿的獎金比男性還低,我們要怎麼成為榜樣?

    我甚至跑去跟溫布敦主辦單位溝通,後來,當他們真的同意改革時, 我簡直不敢相信。我也希望, 這項改革能成為我在女子網球界所留下的功績,大家會記得: 大威除了贏得大滿貫賽冠軍,也為提升女性地位,做出了貢獻。



首頁│ 下一篇→想著那些對你人生沒啥意義的人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