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March 23, 2011

人生一瞬


自拍照 ,麥當勞得來速, photo by milk100



—轉載文章—

 人生一瞬
by 西蒙波娃
2009 / 10 / 9

★寫在前面★

嫁到外子家之前,看來硬朗的外子爺爺因為心肌梗塞驟逝;
而當我當入外子家之後不到三年,因為胃癌久病臥床的外子奶奶也終於溘然長逝;
然後,就在中秋前前夕,又猛然收到二叔去世的消息……

 

我才驚覺――
我對於身旁所有我認為理所當然的存在,
竟然已經到了一種麻木不仁的地步,不曾動過念頭想要檢視或盤點他們。

 

說是不曾動過念頭,或許是自欺欺人的說法;
正確的說法是我努力讓自己不要去動念頭,
像個縮頭烏龜一樣縮在自己認為安全的世界裡,
以為這樣一切就會沒事好好的。

 

說穿了,我只是一個逃避現實的怯懦者。
就好像我常常會想念媽媽的臉孔,在許多一閃而逝的瞬間,
我想起她從前牽著我的手的溫度,想起我們曾經一起去逛過的菜市場,
想起她總是皺著眉頭的臉龐,也想起她和賣菜的人議論價格掂斤掂兩的模樣……

 

但是,我終究沒有拿起電話告訴她我的思念,
而且,我一點也不想改變現狀。

 

現狀的不改變,至少象徵著某種程度的安逸與穩定,
對於我內心深處最幽微的恐懼,我希望它就這樣一直深埋著。

 

我的「成長」階段早已遠颺,如今剩下的只是「衰老」和「消逝」,
就連我以為理所當然的「環境」,也已完全成了逝去的風景,
我發現這些親身經歷的往事並不如想像耐久,它們更像是朝露泡沫,
或者更像是我童年曾經在田埂旁所看過的某種朝綻夕凋的不知名花朵,
你是一轉身就再也不見它了……

 

我終於夠老到明瞭「消失」或「改變」其實才是生命的基調,
即使我我坐著不動所看見的世界,其實也是一逕的變個不停。
二叔消失了,再也不會出現了,接下來會輪到誰呢?
雖然見過好幾次,但二叔長什麼樣兒呢?
我卻是怎麼也想不起……

 

自我呱呱墜地開始,我捲入了我的人生,
和世界一起陷在洗衣機裡快速旋轉,頭暈目眩。
我以為我在經營人生,但後來發現我的生涯其實只是急流泛舟,
高拋或墜落,尖叫或驚嘆,
身不由己的時候多,自主掌舵的時刻少。

 

就是這樣的感受,讓我意識到生命裡的每個片刻都有特殊的存在之理,
讓我相信所遇到的每一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
如果是這樣,重新把人生的片段遭遇和交臂的各色親友紀錄下來,
不僅可供療癒,也加強了自我的「存在感」。

 

我們都曾經真實存在,不是嗎?



十句話←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沁園春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