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July 28, 2009

父親, 作者 王文華




父親一輩子辛苦工作,一個很簡單的公務員,
一生都奉獻給家庭和小孩的教育,沒有任何不良嗜好,身體是最健康的.
莫名其妙得了這個病(淋巴腺癌),而且病情很殘酷地兵敗如山倒;在他該享福的階段,卻承受了非戰爭情況下所有身體的痛苦。

「我對這件事一開始是不解、錯愕,後來變成很憤怒。
我從小都相信只要努力就有結果,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我父親的病與過世,否定掉這個我過去賴以為生的價值系統。 」

我深刻覺得,每個人都很脆弱,隨時都要有準備,明天一切都沒有了.

真正最真實的東西就是現在,就是我們兩個站在這一點最真實.

所以,我想把握當下的時光,
吃喜歡吃的東西,去喜歡去的地方.

父親過世後,我決定留在台灣,花更多時間陪家人.
在工作上可以輕鬆一點,緩慢一點,

這似乎是父親之所以撐到那天要給我的生日禮物.
他付出極大的代價,
讓我一天天看他受苦,從中慢慢教我這個道理.
如果他是心藏病猝死,我不會有這麼大的感受.


--by王文華--

關鍵字: 台灣 感受 家庭 地方

田雅各, 拓拔斯‧塔瑪匹瑪←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十句話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