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July 24, 2009

田雅各, 拓拔斯‧塔瑪匹瑪

    

  

作家, 田雅各, 是科班出身的醫學院高材生,
是行醫多年,口碑良好的醫生,
可是,他卻不太像刻板形象中的「醫師」,

有一個真實的故事,最能說明田雅各的真性情。

田雅 各從醫學院畢業之後,自願到蘭嶼衛生所服務,

有一次,衛生單位的高官想要瞭解蘭嶼的「醫療衛生狀況」,下了一紙公文要他來做個簡報。

在官府裡的簡報室裡, 田雅各指著幻燈片上出現的「蘭嶼角鶚」、「珠光黃裳鳳蝶」,向這些坐在冷氣房裡的高官滔滔不絕的介紹說:「這是國寶鳥,這是國寶蝶,政府把牠們列入保育的 對象,編有大筆的經費保護牠們,這是蘭花………」

底下的官員們面面相覷,搞不清楚自己是不是來參加動植物營,最後,一位低階公務員忍不住上前提醒他:「田 醫師,今天是要你報告蘭嶼的醫療狀況………」

「喔!喔!」田雅各故作領悟狀,打出最後一張幻燈片,他說:「這種動物叫做達悟人,他們是蘭嶼唯一不受政府保護的物種,他們的境遇還不如一頭蘭嶼迷你豬!」

簡報完畢,台下一片鐵青。

這就是喜歡別人叫他原住民名字拓拔斯的田雅各醫師,多年來,他前去行醫的地區,老是「祇有他一個醫師」,他的足跡從蘭嶼到高雄、花蓮,再到臺東,雖然,工作的地方不同,但是,他一心一意為台灣原住民族醫療服務的志願,卻是始終不變的。

*************************************************************************
田雅各本名拓拔斯‧塔瑪匹瑪。是南投縣信義鄉的布農族原住民,
他的祖父是布農族頭目,用愛心照顧和自己沒有血緣關係、沒有農地的族人,彼此的情感像是一家人。

他的父親是牧師,對宗教虔誠而執著。

成長在這樣的家庭,田雅各對生命充滿尊重。
十歲以前,田雅各在四面環繞高山的布農族部落成長,而後到平地城鎮埔里讀書,由於膚色黝黑和語言不通,常常受到同學奚落,讓他逐漸發覺社會上有許多不幸,以及原住民族生活在城市中的不易。

就讀中學時,他開始接觸和喜愛文學。
就讀高雄醫學院之後,他加入詩社,同時在詩友的互相激勵之下從事創作。

1981年他以自己為名的小說「拓拔斯‧塔瑪匹瑪」,獲得南高雄醫學院文學獎小說獎,就此在文壇嶄露頭角。

完成醫學院學業以後,田雅各放棄都市醫生的高薪,前往蘭嶼致力於原住民醫療服務,所以又陸續在高雄縣、花蓮縣、台東縣等地的山地鄉工作,目前他仍然在山地的衛生所行醫,

多年來,他始終以為台灣原住民的醫療服務作為職志。行醫生涯的歷練使田雅各的生活歷練和文學創作更加豐富,他的重要作品有《蘭嶼行醫記》、《最後的獵人》、《情人與妓女》等。

拓拔斯‧塔瑪匹瑪

前言:
「拓拔斯‧塔瑪匹瑪」整篇小說是描述一群坐著二手小貨車回家的布農族原住民,他們的遭遇、經歷、苦惱和期盼。

這群人包括開車的司機、從法院回來的笛安、獵人烏瑪斯、酒鬼高比爾、少婦珊妮,以及第一人稱敘事人物的「我」。

車子正在艱苦的爬山,駛向山區的故鄉。這個回家的歷程是很具象徵意義的,田雅各用平實而真誠的小說語言,把這群人的面貌描述的極為生動。現在,就請聽聽看他對車子和司機的描寫。

內文:
車子已坐滿客人,但還可以讓十個乘客站著,這輛車從來沒有以客滿的理由拒絕客人乘車。它是二手小貨車,兩旁有用木條圍成的長椅子,像公車兩排面對的椅子,只是它們可以移動,而且距離很近。車頂是黃色帆布搭成西部似的車篷,為了預防山裡多變的天氣,只有後面有出入口,以及旁邊的四個小洞。

年輕的司機老板是退伍軍人,當年為了領一隻手錶和一個手提袋讀士校。退伍那天,帶十五萬元退休金回部落,他的家族殺豬宰羊慶賀。並且爭著目睹十五萬元鈔票,他們的手從來沒摸過萬元以上的錢。他爸爸問他將來有何打算,這麼瘦的小腿,怎能趕得上犂田的水牛。他早已想到父親不可能把水田留給他,所以早已計劃買這輛車,繼續生活下去。十幾歲時,他是稻草堆中很活躍的小酋長,在宣誓當小酋長儀式中,大聲喊大家合力消滅敵人,領著小鬼和我,攻打敵人用稻草堆成的城堡。小孩遊戲的記憶裡,他天生擁有布農狩獵、伏擊的技巧,而他現在,厭惡鋤頭、籃子和水牛,每天忙於轉轉駕駛盤到晚上。 


.


《人生一瞬》〈自序‧記憶金庫〉←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父親, 作者 王文華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