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June 7, 2008

網路道德危機(作者:詹宏志)



滿口講網路道德危險的人可夠多了,愛指責別人在網路上敗壞道德的人也夠多了,特別是那些在議事殿堂上的代議政客們,動不動就以「道德糾察隊」的姿態,拿出 一、兩張圖片或圖表,藉由議會質詢或者召集媒體,高唱網路的種種危險與危機,好像網路上所有的參與者都是在幹見不得人的勾當似的,並常常以此指責行政單位 缺少對網路的控管作為。

我一開頭先說這些話的目的,是提醒自己不要陷入同樣的「假議題」窠臼。在我看來,指稱網路上色情氾濫或詐欺橫行,進而指稱網路上道德敗壞或成為犯罪溫床的,大部份都有「假議題」之嫌。這些議題大部份是「社會問題的網路化」,根本不是真正的網路問題或道德問題。

什麼是「社會問題的網路化」?我指的是某些社會現象,有時候與網路應用的普及同步交叉演進,變成一種「網路依賴」的狀態。

就拿網路色情問題來說吧,色情並不是網路特有的問題,而是真實人生的「社會問題」(或者根本不是問題,而是因為色情被法律禁絕,產生違禁利益,乃 有共生的犯罪,如誘拐、脅迫、暴力等)。但網路世界既然是真實人生的「忠實鏡像」,它當然如數在鏡中顯示出來,一樣也不比真實人生為少。網路世界並不特別 敗壞或危險,網路就是我們自身,世界原來有多敗壞、多危險,網路就有多敗壞、多危險。色情氾濫問題並不因網路而生,只是有可能因網路無與倫比的傳播擴散能 力而放大,這是一種「技術問題」,而非「網路道德問題」。

這樣的問題有點像是「電話詐欺犯罪」,它的問題起源當然不能只歸因於電話的存在與應用,處理問題的方向常常也不應該是禁絕電話或重新讓電話使用變 得不方便,但畢竟犯罪本身應用了電話的技術,你的確也得從技術上去尋求某些阻擋或追蹤的可能性。不過,我們可不能天真地以為提高電話詐欺犯罪的難度就能消 弭電話詐欺,更不能消弭社會上的詐欺犯罪。

如果我們不會把社會問題和網路問題混為一談,對於網路道德問題,我認為反而該注意是否有一些網路世界獨有的道德危機,特別是追問:是否網路環境有可能誘發或放大某些不道德的行為或現象?

在我看起來這也是有的,譬如說網友們的語言。

如果網路世界是真實人生的一種鏡像,有時候這個鏡像顯然是扭曲歪斜的。在網路上使用的語言,當然或多或少也揭露真實人生一些潛伏的真相,但我還是必須說「憎恨語言的橫行」,是網路世界獨有(或增強)的一種現象。

網友在網路上有時候(甚至是常常)會使用極端不禮貌、粗鄙、偏激、仇視、歧視、以及反社會的語言,這個現象是巨大而普遍的,普遍到所有的網友甚至都「習以為常」,不覺得它是一種問題,而後者無疑是更駭人的現象。

它之所以是獨特而深刻的網路道德危機,是因為這些網友們離開網路之後,並不在日常生活中繼續使用這樣的語言。我不是說人們不在日常生活使用粗鄙、 偏激、仇恨或歧視的語言,至少台灣的政治人物就是明顯的反證。我是說我們平日語言的使用,受了社會規範一定的約束,某種程度的禮貌、節制、體貼不冒犯別人 是普遍被承認也被實踐的價值。但人們一進到網路,彷彿體內另一隻囚禁的野獸被釋放一般,他們變成另一種人,對自己的語言不再節制,而是盡情使用語言暴力, 使用那些他們在日常生活未能啟齒的「不良語言」。

憎恨的語言帶回來的是,加倍憎恨語言的「回報」。沒有人喜歡被以不禮貌語言對待,被侍候不禮貌語言的人,也許就更理直氣壯地回敬以更加不禮貌的語言,傳染病一般,一句憎恨的語言引來十句仇恨的語言,網路上的粗暴語言就變成大規模的傳染疾病了。

它之所以是一種網路獨有的現象,可能因為網路能夠「匿名」的緣故。社會規範對粗暴語言的節制,約束力來自於「失禮」或「無教養」的羞恥感,但羞恥感是以「實名」為基礎的,如果沒有人知道我是誰,沒人看見我的失禮與失體,羞恥感的嚇阻作用肯定是要小很多的。

網路的道德危機不只一個。在網路上,「物的竊取」的不道德行為也很普遍。

嘿,坦白承認吧,你在網路上取得的東西的確有一些是不合法且不應該的。在這裡我指的是各種擁有著作權的音樂、圖像、影片、軟體等「他人的財物」。 難道不是嗎?你難道不曾下載一種內容,你明知是屬於別人的財物嗎?這種行為也是巨大而普遍的。一樣的,這些在網路上竊取財物的年輕人,下了線大部份也都是 規規矩矩的好青年,他們這樣的行為僅限於在網路上。

如果我們要追問為什麼在網路竊取財物會變得罪惡感稀薄?我猜想,原因是那些「他人財物」就明明白白「擺在那裡」,太輕易可得了(特別它看起來好像是電腦在做「竊取的動作」,而不是你自己),更何況「每一個人都在做」。

是的,我的確看到也相信網路上有道德危機,特別是在網路上帶來的新特性(譬如匿名性)或新能力(譬如偷取無形資產的便利性)上,社會還來不及發展 一種涵化力量,為網友的對應找到新的規範或約束,所以我們眼睜睜看著各種「道德分際」的模糊與瓦解,甚至衝擊到我們原有的道德觀。

關於「網路公民社會」的建立,或者所謂的「網路治理」,其實都是想在網路環境下重新確定「群己界限」、重新認識「自由」與「責任」。如果我們相信「網路共和」應該由網友自己建立,網路上的參與者就要自己尋找一種網路時代的道德觀、一種自我要求,因為只有內在能抵抗外在。

我想到古人講的一種自我要求:「慎獨」(在別人看不見你的時候,更要戒慎恐懼約束自己,因為不孤獨的時候別人會約束你,單獨的時候只有你能約束自己)。

在網路時代裡,也許這個內化要求的思想應該改寫成「慎匿」和「慎群」:要小心匿名的時刻(只有你知道自己是誰),要小心群體行惡的時刻(因為犯罪感被群體淹沒了)。

網路時代的道德課題:我們必須維持「上線的我」與「下線的我」的一致性、完整性、正直性,它的英文都是integrity。

http://mag.udn.com/mag/dc/storypage.jsp?f_MAIN_ID=2&f_SUB_ID=4&f_ART_ID=66122


are you upset?←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Govinda n.50 - Padova, Firenze... e il nuovo libro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