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September 11, 2009

2004-2009, 莊頭北




中天新聞》國內老字號廚具品牌「莊頭北」兩年前因投資失利,負債4億而拍賣商標,公司被最大競爭對手「櫻花」買下,莊頭北公司失去商標後,改以「CTobei」為註冊商標,重新在市場上賣熱水器,但因為「CTobei」音譯太像「莊頭北」,櫻花因此控告「莊頭北」違反商標法,但檢察官不起訴。

http://video.chinatimes.com/video-cate-cnt.aspx?cid=4&nid=51150
-------------------------------
 莊頭北商標權 櫻花7,850萬得標

李麗滿/台北報導

熱水器知名廠商莊頭北公 司商標權在經過一次流標後,昨天上午在法院拍賣下,為熱水器市場龍頭櫻花以7,850萬元得標,櫻花公司對此表示,由於莊頭北熱水 器多家代工廠在莊頭北財務危機後,各家出廠販售價格混亂,為免市場混亂,身為龍頭有必要出面讓市場回歸秩序,至於「莊頭北」品牌是否繼續操作,都還是未定 之天。

2006年莊頭北熱水器年銷售仍居市場第二大,最高市場占比曾高達18%,就整體市場年銷售量60萬台來換算,一年最高賣出12萬 台,但近三年因董座投資 中國失利,積欠上億元債務,頻遭黑道登門討債,不料董座莊浩仁涉嫌聘黑道份子為公司顧問等事件,使得莊頭北熱水器聲勢不如以往,其上游約五、六家代工廠, 為求生存也只有繼續生產,並造成市場價格混亂。

今年莊頭北品牌商標即為法院進行第一次拍賣,但流標收場,昨天上午法院再度開標,得標者是 競爭對手櫻花,商標被拍賣,莊頭北是否還能做「莊頭北」,亦引發 多家代工廠反彈,並預計今天上午舉辦商標說明會,至於以7,850萬元取得近八十年商標「莊頭北」的台北櫻花則指出,莊頭北在今年市場已遭林內熱水器追 過,屈居市場第三,加上櫻花在市占高達40%,無所謂競爭對手,身為市場龍頭,有必要出面引導市場不再混亂。

走過79個年頭,莊頭北從日據時代承製日商川本組等建設公司給水銅器起家,是台灣最老字號的熱水器廠商。

http://news.chinatimes.com/CMoney/News/News-Page/0,4442,content+120601+122008112700441,00.html

=======================================
家族企業啟示錄:錯把餐桌當會議桌
用人唯親 讓莊頭北商標一夕易主
商業周刊 第1099期 2008-12-15 撰文者:林育嫺

以品質形象深植台灣人心的熱水器大廠莊頭北,明年將邁入第八十個年頭的當下,負債四億元、商標遭法院拍賣,老店凋零,錯在哪裡?

什麼樣的錯誤,可以讓一家年近八十的台灣熱水器老字號公司,一夕之間,商標易主?

十一月二十七日上午十點,莊頭北工業第三代接班人莊浩仁緊急召開記者會,對媒體控訴法律程序瑕疵。前一天,莊頭北商標遭法院拍賣,台灣櫻花剛以七千八百五十萬元得標,民國十八年創立至今的老招牌,就這樣拱手讓人。

過去七十多年的歲月裡,莊頭北向來是熱水器的金字招牌,拿過的獎項如「百年基業榮譽商標獎」、「全國傑出品牌獎」、「金商標獎」等,不僅獲獎,更是早在民國七十年代,就成為國內少數合格輸日的衛浴產品之一。

在研發能力上,曾首創萬能型自動瓦斯熱水器,擁有自行研發衛浴製程的技術,連日本第一衛浴品牌「東陶機器株式會社(現TOTO株式會社)」來台灣投資,民國七十六年就挑選莊頭北為技術合作對象,並合資成立台灣東陶公司。

如今家業為何凋零?落得負債四億元,連商標都保不住的命運?

「這整個過程中最大的錯誤都在我們姓莊的,像我們這種方式在運作的公司,在現在社會不容易生存,除非是老天爺賞飯吃。」十一月二十八日下午,莊頭北工業總經理莊浩仁接受《商業周刊》專訪時說。

是什麼樣的企業經營模式,讓滿頭白髮的第三代接班人低頭認錯?

時間回到十二年前,民國八十五年,莊頭北與美國漢鼎亞太、新加坡匯亞投資共同合資近一千六百萬美元,赴河北唐山投資占地面積六百畝的衛浴設備生產廠。這筆投資案是當年河北上百件台商投資案中最大的一樁,同時宣告莊頭北將從傳統企業揮軍國際市場。

投資中國犯錯:沒做市場評估、定位搖擺

被有「亞洲創投教父」之稱的漢鼎亞太董事長徐大麟看上,成為合作企業,莊頭北當年聲勢如虹,然而不到十年光景,卻草草收山。

原來,莊頭北家族企業的決策模式仍停留在過去。一家子坐在餐桌旁吃飯討論便能做出決議,就連中國上億元的投資案也不例外:「幾個姓莊的『好好好好』就去了,開會表列的程序也都是有,但是大家只是坐下來談一談,不會有一個會議桌、大家手上有報表……。」

沒 有精確的財報分析、也沒有專業經理人,莊頭北甚至市場評估都沒做。原先打算以品牌拚內銷,後來市場拓展失利而轉做代工,策略搖擺不定,「一去就有定位的 問題……,每天都在度小月。」莊浩仁說,投資規畫由創投公司研究,但對中國市場的判斷,莊頭北卻等到身在其中,才驚覺並非想像中容易。
中國投資陷入泥淖,但莊頭北還有台灣市場,民國九十二年之前,熱水器市占率仍保持在第二名,又怎麼會跳票、最高欠下達十億元的債務?

回防台灣再犯錯:盲目衝業績,變倒帳惡夢

決策不嚴謹的老毛病,同樣絆了台灣內銷市場一腳。
中國生產線剛布局完成,莊頭北沒有評估兩岸間存在的貿易問題,便貿然將新竹衛浴工廠關閉,才發現,中國生產的衛浴設備無法直接進台灣。當時已標下台塑養生村等大案子,中國製自家馬桶,還得透過轉口貿易從馬來西亞運回台灣。

衝台灣市場卻沒有產能的窘境,更彰顯莊頭北做決策的草率。
此外,民國九十一年底,準備正式接班的莊浩仁,為衝業績,只看目標不看呆帳風險。莊頭北拓展重心轉向占營收約六成的衛浴設備業務,大量搶進營建商的衛浴訂單,在景氣不佳、營造業持續負成長的環境下,卻不知踩煞車。

「想說生意搶到了再說,腦袋瓜好像是燒掉了一樣,和成(欣業)也在搶、大家都在搶,房地產不景氣的時候,就這麼一塊肉,你不吃怎麼行?搶到的那天還很高興,其實才是痛苦的開始。」

他形容的痛苦,到民國九十二年正式成為莊頭北的夢魘。剛開始,簽約到收款日,從三個月拖延至九個月,接著許多建商客戶變成濫尾工地、接連倒閉,當年衛浴設備的應收帳款高築,逼近四億元,幾乎三分之二的資本額人間蒸發。

令人不禁質疑,莊頭北的第三代接班人,都是留洋拿管理學位的高材生,怎麼連風險管控的基本常識都沒有?

「判斷事情的邏輯過程常常是和稀泥,」莊浩仁說:「我們姓莊的平均學歷是很高,可是當我們大家坐在一起時,可能就小學畢業吧!誰在講這個(MBA的東西)?」

最後一根稻草:毫無內控,草率授權生變

然而,就算營運虧損,品牌受消費者信賴的莊頭北,又怎麼會流出非自家生產的熱水器,打亂市場行情,甚至淪落到商標遭拍賣?答案是,關係誤事。

民國九十四年八月爆發財務危機,莊頭北情急簽下一紙授權合約。金額高達兩億元的合約,簽約對象透過親戚,到家裡和莊浩仁的父親莊明宗談,合約就在天母的豪宅中迅速敲定。

印章啦!關防啦!我們都用『咁仔店』的方式在控管,公司收發章就用盒子放在櫃檯上,」莊浩仁自嘲家族事業內控制度的龐大漏洞。被同業稱為「好好先生」的 莊明宗,因講人情勝過講制度,過度信任而造成後來牽扯不清的官司,甚至苦心經營一輩子的商標遭拍賣收場,同業聽聞也不勝唏噓。

全球知名的麥肯錫顧問公司曾提出一項觀點:「要在一個世代之中摧毀一個家族企業,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用人唯親』。」講關係、重親情,正是成為壓垮莊頭北的最後一根稻草。

空把家族成員往美國送,念商學院,回台灣卻用關係與人情經營企業,莊頭北這一課告訴我們,家族企業必須正視變革的必要性,否則再老的金字招牌也照樣褪色。

79年金字招牌褪色——莊頭北大事紀
民國18年
創辦人莊頭北設立公司
民國34年
第2代莊明宗接班,布局熱水器、衛浴市場,穩定成長
民國76年
莊頭北與日商TOTO合資成立台灣東陶公司
財務出錯
民國85年
與美國漢鼎亞太、新加坡匯亞投資,三方合資至河北投資設廠
民國88年
第3代長孫莊浩欣接任董事長,熱水器市占率保持前2名,後因病請辭
民國92年
莊浩仁接任董事長,未慎評內銷市場,搶進建商衛浴訂單,隨後爆發呆帳危機
民國94年
跳票並爆發財務危機,簽下授權合約救急,導致日後商標被拍賣 擴張夢碎
民國95年
傳積欠家寶工業上億元;無力顧及中國廠,草草收山
民國96年
莊浩仁涉嫌教唆黑道恐嚇,重挫莊頭北。莊明宗重掌企業卻無力回天,當年過世
民國97年
台灣櫻花以7,850萬元標下莊頭北商標
----------------------------------------------------------------

95.11.16

〔記 者邱俊福、高嘉和、陳儀珊/綜合報導〕國內知名衛浴廠商「莊頭北」公司,因債務問題,遭竹聯幫地堂大哥謝偉鑫與手下幹部耿榮昌等人所組的討債集團長期 暴力騷擾,不僅強佔工廠、派員接管廠房,還痛毆警衛甚至開槍,案經警、調單位共同蒐證後,將謝、耿兩人提報為治平對象,昨天檢肅到案。

莊頭北董事長莊浩仁昨日並未在台北公司,公司主管說,莊頭北因為到中國投資失利,引發財務危機,早在去年底就有「黑衣人」到台北公司上門討債,前幾天也聽董事長提及竹聯幫的事,警方破案讓公司鬆了一口氣。

警方調查,去年8月間,「莊頭北」公司董事長莊浩仁因資金出現缺口,經友人介紹向「華詣投資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借款3千萬元,並簽合約,同意以公司新竹廠出產的熱水器1萬台作為擔保抵押。

今年7月底,以綽號「大輪」的竹聯幫地堂大哥謝偉鑫(51歲)為首的討債集團,便以受債權人委託為由,赴被害人莊浩仁位於台北市天母北路的住處丟雞蛋,且於車庫鐵門噴上「欠債還錢」的紅漆,多次叫囂肆意騷擾,逼迫被害人出面解決。

同時,該討債集團也赴北市重慶北路的「莊頭北」公司騷擾,還於1樓至4樓翻箱倒櫃,經公司員工報警後才離開現場。

警 方說,8月中旬,該討債集團浩浩蕩蕩30餘人赴「莊頭北」位於新竹湖口的工廠,以拖車、卡車、吊車等機具,強取陳姓被害人以650萬元向「莊頭北」公司 所購得的舊生產設備、廢五金等財物,送往資源回收場銷贓,且開始派員進駐工廠警衛室,並結合桃園地區天道盟、竹聯幫梅花堂等不良份子,多次脅逼「莊頭北」 公司還債。

不僅如此,上月16日,謝某還率領手下強行霸佔湖口工廠廠房,拆招牌,自行設立招牌,並以拳腳毆打工廠警衛,且持槍對警衛開2槍恫嚇。

全案經被害人報案後,警調組專案小組展開蒐證,查知該不法集團另涉入多起建設公司恐嚇取財案,前天下午兵分多路,將謝、耿兩人,以及同夥男子李志渤(56歲)、陳慶榮(47歲)與女子李語諄(38歲)逮捕到案,依法移送檢方偵辦。

董座身價高? 3黑幫覬覦

〔記者邱俊福、高嘉和/台北報導〕警方偵辦竹聯幫地堂份子討債集團案,監控發現「莊頭北」公司近年雖然傳出財務危機,但幫派份子認為該公司董事長莊浩仁仍有土地達3億身價,是隻肥羊,皆想分食大餅,不僅竹聯幫地堂介入,桃園地區的天道盟、竹聯幫梅花堂皆參與討債行列。

據了解,雖然莊頭北去年就爆發巨額跳票,但至今台北公司仍在營運中,做些熱水器維修服務工作,員工低調說,莊頭北雖然財務困難,但還沒倒閉關門,一切還在努力中。

事實上,就算企業爆發財務危機,但公司還未完成解散、清算階段,不少危機企業還是透過現金往來或是客票周轉來維持營運,並未倒閉。就算最後倒閉,這些企業老闆還是被懷疑藏有其他資產未曝光。

以前台鳳集團總裁黃宗宏為例,就曾因積欠2億餘元債款未清,遭地下錢莊在五星級飯店丟擲毒蛇恐嚇討債。這些暴力集團就是認定黃宗宏一定還有錢,就看誰夠狠,就先討到債。

積欠金融機構及民間債權人合計近1,200億元的禾豐集團張朝翔家族,已宣告破產,張朝翔並曾被媒體拍到在街頭賣可樂餅。

西進成豪賭 莊家變輸家

記者高嘉和/特稿

不菸、不酒、不追逐金錢遊戲,是走過一甲子以上歲月的莊頭北莊氏家族治家之道,但進軍中國市場投資卻踢到鐵板,讓老字號的莊頭北招牌搖搖欲墜。

走過77個年頭,莊頭北從日據時代承製日商川本組等建設公司給水銅器起家,是台灣最老字號的熱水器廠商。從創辦人開始,不菸、不酒的嚴謹生活態度,可說是莊家祖訓。第三代接班人莊明宗更常告誡子弟,千萬不可追逐金錢遊戲,否則事業根基一定會動搖。

1996年,莊頭北與美國漢鼎亞太、新加坡匯亞投資集資1600萬美元在河北唐山投資設廠,靠著中國低廉生產成本,成為第一個進入國際市場的台灣衛浴品牌。但莊家沒想到,這個跨向中國舞台的美夢竟成夢魘。

莊頭北這項投資計畫,占地就達600畝,在當時是河北最大的台商投資案,以生產衛浴配件及陶瓷產品為主,喊出要達到年產70萬件、年營收5億元人民幣目標,但這個夢想卻從未實現,且幾乎拖垮莊家的財務。

莊頭北新竹廠在去年10月驚傳積欠員工薪資的勞資糾紛,年底又發生黑衣人上台北公司討債情事,莊家在中國市場投資失利才浮上檯面。

除傳出積欠地下錢莊數千萬元,今年7月,莊家還被一名謊稱是財政部員工的女子詐騙3千萬元,營運更是雪上加霜。

這次警方偵破暴力討債集團,或許可讓莊家喘口氣,但要彌補中國投資的錯誤決定,莊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莊頭北遭暴力討債事件簿

94.8.26

公司資金出現缺口,董事長莊浩仁向某投資公司借3000萬元。

95.7.26

竹聯幫地堂份子以被債權人委託為由,赴莊浩仁住處丟雞蛋、噴漆、叫囂,並至北市莊頭北公司騷擾。

95.8.14

幫派份子強佔莊頭北新竹工廠廠房,搬運貨物賤賣。

95.11.16

幫派份子再至工廠開槍威嚇,並痛毆警衛成傷。

製表:記者邱俊福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6/new/dec/28/today-so1.htm
--------------------------------------------------------------------------------

September-October 2007

請鬼拿藥單─贏家變輸家
知名公司由遭受黑道迫害的被害人變加害人,
從臺灣一級大廠,變成人人喊打,只能說與黑道掛勾百無一利。
◎文.圖/陳柏彰(刑事局偵二隊)

投資失利
有78年歷史的莊頭北公司,長久以來為國內衛浴設備龍頭,82年榮獲百年基業榮譽商標獎,84年更榮獲第5屆全國傑出品牌獎,但94年董事長莊○○在中國市場的投資失利,出現嚴重財務
危機,積欠上億元債務,因此莊○○向地下錢莊借貸融資,但終究無法填補公司財務的黑洞,莊○○因無力償債遭竹聯幫地堂堂主謝○○為首的討債集團暴力討債,莊頭北在新竹縣湖口工業區的廠房,遭到幫派份子,前往搬運設備、貨物抵債,並開槍
打傷工廠警衛。在莊頭北董事長莊○○向警方報案後,竹聯幫地堂堂主謝○○被提報為治平專案對象而遭到拘捕,但莊頭北公司的債務問題沒有隨著謝○○遭逮捕而獲得解決。

引狼入室

家 寶公司為莊頭北之貨源供應商兼北區總經銷,莊○○積欠家寶公司逾億債務,家寶陳姓負責人催討未果,向臺北地方法院聲請強制執行拍賣「莊頭北」商標。莊○○ 為保住家族企業商標,便恐嚇陳姓負責人撤銷強制執行令,眼看莊家長輩辛苦經營快80年的金字招牌,就要被拍賣,莊○○因此找上具有竹聯幫聖堂份子許○○幫 忙,並讓許○○及其手下陳○○掛名莊頭北公司顧問,許○○見有利可圖便找來了組織犯罪通緝中的竹聯幫聖堂
老大王○○、因流氓通緝中的陳○○等人,以幫助莊頭北公司處理對外債務為名,而行恐嚇、暴力討債之實。

暴力恐嚇

自家寶公司向法院聲請強制執行拍賣「莊頭北」商標後,家寶公司遭一連串暴力恐嚇。不但北縣蘆洲的總公司遭歹徒開兩槍示威,位於桃園市的門市部和觀音鄉的工廠,也遭人砸玻璃和放黑槍恫嚇,而歹徒開槍的過程由工廠外監視器攝錄到畫面
清楚歹徒所駕駛之車輛、車牌,而開槍的歹徒即為莊頭北公司顧問許○○的手下王○○帶小弟所為,翌日王○○更帶著手下回到開槍現場找尋彈殼,顯見渠等黑幫份子之囂張妄為;期間陳姓負責人還被黑道份子強押,簽下不實的債務帳單。更惡劣的
是,家寶公司位於桃園觀音的工廠遭莊頭北公司顧問陳○○帶了小弟黃○○、宋○○、高○○、戴○○等人,以檢查貨品品質為由,以車子強行擋住工廠門口不讓其出貨,從96年1月4日起到1月9日止連續6天,每日24時均有黑道分子輪班在看守,行逕甚
為囂張,損失慘重。

此 外莊頭北公司一名下游徐姓廠商,95年10月因承包的衛浴工程未如期完工,致莊○○須負擔連帶責任賠償55萬元,莊○○便唆使陳○○帶著4名手下持莊○○ 的委託書到徐家討債;但徐姓廠商報警,四名歹徒被警查獲,事後還以電話恐嚇被害人「好好保重」。莊○○當時辯稱遭人冒名以撇清關係。

一丘之貉

莊 頭北董事長莊○○本來深受黑道困擾,沒想到反過來和黑道勾結,這種近似「病急亂投醫」之行為,也讓他與許○○等人之犯行遭到本局偵二隊與桃園縣警察局大園 分局鎖定,在經過長時間監控與搜證,發現許○○雖非列管幫派分子,但其手下王○○為列管「竹聯幫聖堂」老大,現因組織犯罪、詐欺通緝中;陳
○○為列管「至尊盟」分子;陳○○為流氓感訓通緝中,而其餘幫眾則均為前科累累之分子,該不法組織具集團性,暴力性,常習性等之行為,對社會已造成治安隱憂,因此本局偵二隊便將許○○提報為「治平專案對象」,俟適當時機將渠等一網打
盡,檢肅到案。

全面監控

專 案小組見蒐證齊全且時機成熟,便向本案專案指揮之檢察官聲請莊○○、許○○等11人之拘票,並向桃園地方法院聲請搜索票,於96年3月13日起由本局偵二 隊、桃園縣政府警察局、臺北市政警察局共組專案小組兵分9路開始執行埋伏、跟監等勤務,因本案有多名拘提對象為通緝在案之要犯,勤務人員於執行勤務時更是 小心謹慎,深怕稍有疏忽而讓歹徒脫逃,專案小組先於板橋市將正要出門之許○○拘提到案,並在許○○落網後,陸續展開攻監、拘捕、搜索,分別將王○○、陳 ○○、陳○○、錢○○、高○○、戴○○、宋○○等人拘提到案。

自投羅網

而莊頭北董事長莊○○渾然不知自己亦被列為主謀,他因許○○被捕而欲前往本局關切,專案小組監控人員一路尾隨,發現他竟自投羅網。最後是在忠孝東路本局前巷口被攔下座車,經出示拘票逮捕到案,莊某當場一臉訝異。

訊據嫌犯莊○○辯稱,確有叫唆王○○前往被害人工廠「送禮物」,但不曉得王○○前往開槍;另陳○○等人均坦承係受莊○○指示從事暴力討債、圍工廠等不法犯罪,而許○○、陳○○為「莊頭北公司」顧問,負責替公司處理對外糾紛,全案依組織犯
罪、妨害自由、恐嚇、槍砲彈藥等罪嫌將莊○○等11人移送桃園地檢署偵辦。

結語

本案偵破後輿論譁然,各家媒體競相報導,藉由許○○等黑幫分子落網,打擊臺灣黑幫勢力介入知名公司之囂張氣燄,並實際達到淨化治安之效。

而莊頭北公司由遭到黑道迫害的被害人最後卻成了加害人,從臺灣一級的衛浴大廠,淪落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更讓莊○○從贏家變成輸家,只能說與黑道勾結,真是『請鬼拿藥單』而愈陷愈深!



國寶人壽高階主管涉不法放貸 起訴←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假提單詐貸1.7億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