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2006/05/18

Lee Konitz 的天作之合和另類選擇

天作之合: Lee Konitz with Warne Marsh ( Atlantic 1955 ) 聽爵士樂越久,便會碰上越多的爵士"雙打",他們的演出不一定只有兩人,但是他們明顯是大碟中雙主角,在音樂中,他們或比拼(這是早年爵士樂的傳統,尤盛於色士風手間)、或協調、或遙遙呼應,但是要達致融和而出釆、看似紛亂而實則有致,又談何容易。 這樣的"雙打"境界,其實不難聽出來,初聽,不管它屬於火熱、冰冷、或溫暖的爵士樂光譜,都覺有種說不出的諧和,再往下聽,你便發現它那一種諧和的背後,往往又藏著意想不定的驚喜和火花,猶如頂級的紅酒,起初吸引你的是入口的官感,往後令你不能忘懷的卻是它的複雜性(Complexity)和回韻 (Aftertaste)。 當然能達此境界的只在少數,而 Lee Konitz 和 Warne Marsh 就是其中早已是公認的一對。 對於他們,真實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只是 Lee Konitz 的 Alto 和 Warne Marsh 的 Tenor Sax 仿彿像對性格各異、卻又心靈相通的雙生兒,不管在音樂的空間裡如何隨意地快速運動,相互動作和身影的變化依然是眩目而協調。 他們只要一起出現,聲音彷佛就黏成一團,帶股令人愉快的涼意,閉上眼細聽,就好像輕輕踏上從樹上掉下來的黃葉,在秋意正濃的大氣中御風而行。

繼續閱讀
2006/04/05

Bill Evans 猶如夢飛行 (二)

根據 yinlok 提供的網上線索,按圖索引尋找 Bill Evans 的音樂蹤跡。 走進廟街的唱片鋪,拿下 Timeless Label 的 Consecration I ,Bill Evans , Marc Jackson, Joe Labarbera 的三重奏,無疑是 Bill Evans 跟 Scott Lafaro 和 Paul Motion 以外最、最、最靈光閃耀的組合。 剛從店裡拿走CD,站在商販、路人、遊客俳徊的十字路口,不遠處,行人都注視著盤旋在三、四層樓高空的手動直升機,我耐不住性子,把CD套進手提 CD Player ,"You and the Night and the Music"的音樂揚起,聽到主旋律,心裡昇起的念頭,竟然也是旋轉、旋轉、旋轉,胸臆中和身邊的一切都在旋轉,彷若中了華爾滋的咒語。
繼續閱讀
2006/04/03

Bill Evans 猶如夢飛行 (一)

越是想講的,越開不了口,越是覺得美好的,越不敢去觸碰,一直未有提及 Bill Evans 的原因大概如此,生活中許多擱在閣樓的藍畫,也是如此吧,我就是害怕破壞了美好的。 誠如小威老師所說,如果夢境也有配樂,大概是 Bil Evans 指間墜落的音符。如果我再可以在夢中跟"她"起舞,背景音樂大概也是 Waltz for Debly。 不過,想說的還不是 Walt for Debly,而是接觸 Bill Evans 許多年後才遇上的 "You Must Believe in Spring",其中一曲 "Suicide is Painless",原來是認識的。

繼續閱讀
2006/04/03

JACKIE MCLEAN 的浮生略影 (1932-2006)

剛過去的星期五,他走了。 這個跨越兩世紀的中音色士風大師,這個小伙子,臉上彷彿永遠掛著狐狸的笑容,當他剛從母親拿來第一支 ALto Sax,他曾一心一意把它吹得像 Lester Young 或 Ben Webster 口中的 Tenor,直至遇上 Charlie Parker,才認定了 ALto Sax。

繼續閱讀
2006/03/20

FRIENDSHIP - MAX ROACH/CLARK TERRY

一曲 WHEN I FALL IN LOVE ,掛人回想起 NAT KING COLE 絕唱前棉花俱樂部曾經出出入入過的舞影儷人。

繼續閱讀
2006/03/19

飈移、搖擺

Just One of Those Things Lionel Hampton, Oscar Peterson 直聽到第四曲目"Flying Home",Buddy DeFranco 終於亮相,他的單簧管猶如從雲霄中降下,教坐在電腦前的四輪皮背椅的我,也忽爾被扣上安全帶,騎上看不到終端的過山車路軌上,飈移、飈移、搖擺、搖擺、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升升降降、彷彷彿彿、只是臉上禁不住莞爾笑臉,17分鐘零七秒,喘一口氣,才發現眼前依然是 MUSIC POWER 版面的電腦螢幕,見鬼!

繼續閱讀
2006/02/15

BLUE MITCHELL

如果眼前是加勒比海,置身革命前建築物的陽臺上,在早晨的古巴,體味賴洋洋的生活,忽然想喚醒仍陷入半沉睡狀態的肉體,我一定毫不猶疑地抽起 BLUE MITCHELL - THE THING TO DO,如果上天眷顧,還讓我找來一張黑膠盤,那就更可以偷呷一口 Cuba Rum 助慶,讓 BLUE MITCHELL 那種直率、搖擺、猶若 R & B 的 刺激滲進血脈裡。

繼續閱讀
2006/02/15

Lennie Tristano

從多年前,我一直相信,從事另類療法的朋友的說法,如果靜心聆聽內心的聲音,你所選取的食物,就是你身體最渴求的,恰恰有助調節身體失去平衡的部份,這一如我信服中醫陰陽調和之說,多於主流西醫的對抗性治療。 只是,我能靜下來,聽聽內心那把陌生的聲音的時間,越來越少了。

繼續閱讀
2006/01/14

四十法朗的交易

一九五九年,Wayne Shorter 加入 The Jazzz Messangers 後,跟隨 Art Blakey 到歐州演出,途中遇上 Bud Powell 。 某曰,Bud Powell 一聲不響地走進 Wayne 的房間,就拋下一句: " 老弟,身上有沒有四十法朗?" Wayne 心裹暗想大哥一定是缺錢買酒或煙,唯有答他 " 有 ",乖乖地把錢放在檯上。然後 Bud 施施然坐下,又問這個 The Jazz Messangers 的新丁: " 會吹點甚麼?"

繼續閱讀
2006/01/01

倒數........

在除夕倒數的一刻,拿起 Clifford Brown 1953年 隨 Lionel Hampton 大樂團在巴黎公演後錄制的六人合奏大碟。 相 信他們當時在巴黎過著的是窮風流的曰子,在那個黃金年代,能像 Miles Davis 出身中產的少年樂手是極罕有的,才二十出頭的 Clifford Brown 和 Gigi Gryce,人在異地,隨身衣服也不多,平日大概喫麵包,呷咖啡,在巴黎的大道遊蕩嬉戲,窮極無聊時,就拿起小號、色士風隨興吹奏一番,雖然糧金給 Lionel Hampton 扣起了,生活還是愜意吧。

繼續閱讀
1 2 3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