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4/09

皮子飛走了

這個空位是留給小皮的。

4月9日,小皮長眠了。

阿皮,我都這麼叫他。

時間過的好快,已經快三個月了。到現在我才能靜下來好好想他。

他的離去就跟他的個性一樣,瀟灑、帥氣、還有一些些任性。

我們之間的關係有一點複雜:我們彼此相愛、吵過架;他不會講話,但我告訴他的話他都聽的懂;他喜歡吃小食,可是自從生病後,我們都失去了這一項共同的樂趣;我們一起上過電視、一起小睡過、我幫他洗過澡、餵他吃過飯、為他出國找過禮物……,我們曾經一起做過很多事,他喜歡貓、最愛餵奶貓、他喜歡睡覺時有墊子、他抱起來軟綿綿像個布偶、他怕熱、他喜歡年輕女生的腿、他喜歡麥當勞薯條、他喜歡裝作是別人家的狗、他喜歡自由……,我知道他很多事。

姐姐說在阿皮身體還健康時幫他算過命,算命先生說他是嘯天犬投胎,在他離開的那一天,大家都不能哭,要高興才行,因為他回到天上去了。有一天我不小心看到一齣古裝劇,裡頭的嘯天犬吸引了我的目光,他的個性真的跟阿皮如出一轍:忠心、溫暖、任性、固執,看得我目瞪口呆,之後面對阿皮,悄悄的多出一分尊敬之心。

話是這麼說,但是,每當阿皮開始耍脾氣不乖乖接受治療時,有時後我還是會失控的恐嚇他:「你以為你是嘯天犬就可以這麼任性嗎?!」「你以為自己16歲很大嗎?我比你還大兩倍啊!」跟他大眼瞪小眼,也許旁人看起來我們很可笑,但我真的是生氣了。

通常在我發過脾氣後,阿皮會乖乖的接受治療,我說過,他聽的懂。一方面我也很心疼,畢竟他的年紀已經上了醫院的長壽排行榜前幾名,當然也不能拿來跟人類比較,我只是希望他乖乖配合,把身體養好一點,多陪陪家人一些時間,也許我們都太自私。

記得有一次,阿皮住院,放風時間到了,我帶他到外面解放。身子虛弱的他,來不及走到人行道的樹下,就在騎樓,與隔壁公寓大門交界處的柱子旁豪邁的尿了一大泡。正好樓上的住戶下樓來,瞥見這一幕,把我數落了一頓,不管我有什麼理由。帶著阿皮回來後,我不斷發著牢騷,結果院長說:「本來就不可以在那邊尿尿!是妳的錯!」天啊!我真的是吃了一肚子迴紋針,滿肚子委屈!我指著阿皮:「都是你害的!」還記得那時他的眼神,他亮晶晶的雙眼直直望著我,不發一語。
皮,對不起。

說起來,我跟他認識也快三年了呢!從醫院開幕一直到現在,從我第一次請他吃餅乾到最後幫他梳毛,他都沒有變。

年紀大了,身體器官不敷使用,真的不是說控制就能控制的。阿皮經歷了幾次的生死大關,每一次都撐過來了,大家以為這一次也是,但是,這一次他很瀟灑的走了,也許大家早有心理準備,但還是忍不住悲傷。

阿皮很窩心,很乖,今年他的狀況一直不是很好。那天早上我到醫院時,他已經跟平常一樣在院內巡視,我見到他在貓病房裡頭,喊了他一聲:「阿皮!」他回過頭來看我一眼,有一點喘。
最近他的狀況真的很糟,前一天晚上,姐姐們還在討論是不是要讓他舒服點,還看到他在一旁的椅子上嘆了好大一口氣。最後決定,跟之前一樣,每天來醫院打點滴,然後晚上回家休息。
中午,我從外面進去時,發現桌上扔了吃了一半的便當,還有空了的ICU房,氧氣還在不斷從水瓶裡咕嚕咕嚕冒出來,人都去哪裡了?還有阿皮呢?黃醫師在手術室裡冒出頭來大叫:「美牙!打電話給小皮姐姐!」,我聽到生命監視器「嘟、嘟、嘟」的聲音,阿皮已經在急救了。打完電話,阿皮已經停止心跳,鍾醫師一直不斷摸著阿皮說話,第一次看到鍾醫師這個樣子,我一直以為他的感情是不外放的。院長紅著眼眶下令不要再急救了,他說他已經夠痛了。
拔了管子,我幫他梳梳毛,眼淚不聽使喚的落下。
姐姐們陸續的到了。

阿皮啊!你好貼心!我才想去找隻小貓來帶,順便讓喜歡小小貓的你開心一下,你一定知道最近我的暈眩還是時常發作,所以阻止了我,對嗎?
你知道隔天就是醫院公休日了,你一定不希望院長每次休診時還得來醫院,所以先走了,對嗎?
你一定不要姐姐們為了你的事而猶豫不決時,所以自己做了選擇,對嗎?
你一定不想讓愛哭的媽媽看到你離開的樣子而心碎,所以選擇在醫院離開,對嗎?
你一定想跟討厭又喜歡的我們說再見,所以最後是從我們手中離去,對嗎?
一定是看到大姐姐幸福的出嫁了,所以你也安心了,我說的對不對?

皮啊!


大家的眼淚沒有很久,因為我們知道你現在是帥氣的嘯天犬。
我們可以笑著談論你,因為關於你的事情太多了。
臭屁股會繼續加油,那天他也跟你說過再見了。

撥開雲,飛高一點。如果想念大家,隨時可以回來,你知道的,我們感覺得到你在。
你特有的氣味、專屬的呼吸聲、彩繪專車……,所有的一切,會永遠刻在我們心裡。

再見。



三度入圍←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獨一無二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