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4/04

辣味蘆筍汁

蘆筍汁應該有七八個月大吧!是JP固定餵養的貓群裡頭的小母貓。她會認人,因此那天放飯時JP徒手就讓她進了提籃,直接送來醫院當天就讓她絕後.........

「多大年紀呀?」我問。
「不知道耶,看起來有點小。」JP回答。
貓咪在提籃裡喵喵地叫,我打開裹在提籃外面的塑膠袋一看,嗯,小小的臉蛋兒耶,可能三四個月大吧?體重?也許1.5到1.8公斤左右。
醫師出來鑑定,他也覺得差不多1.8公斤。

把診療室的平面淨空,關上所有的門,做好迎接一隻「飛天貓」的準備(因為流浪貓到陌生環境碰到陌生人,通常會使出吃奶力氣掙扎,不想被人固定),我戴上防咬手套,悄悄打開提籃,伸進一隻手:「貓咪,要不要聞聞看啊?」

貓咪果然聞了聞,我看她跟一般的貓不太一樣(雖然她剛剛先賞了鍾醫師一巴掌),遂將兩手都伸進提籃,抓住她的兩隻前肢,抱出來,用毛巾蓋上,她不是太掙扎。

裝貓時的提籃重量減掉空提籃重量=貓的體重,這隻貓,她的體重是2.8公斤,喔喔喔,2.8公斤!好胖啊!

結果她的年紀應該快半歲了,被JP養的肥滋滋,是一隻白底虎斑的少女貓。

她會怕,但是不兇,也沒太大反抗,所以直接進了手術室,除蚤、結紮、剪耳。

「有沒有名字啊?」我再寫資料時問JP。
「沒有耶!幫我們取一個嘛~」
「她個性怎樣?」
「算比較親人啊.........然後.........」
「喔,」腦海中浮出一個名字,填上資料「我取好了。」

就叫她蘆筍汁吧!

通常TNR的貓咪,只要術後肯吃,傷口恢復的不錯,沒幾天就會讓他們恢復自由,但是不巧的是,鋒面來襲,一連下了幾天的雨,院長說讓她多住幾天吧!蘆筍汁就這麼多度了好幾天的假。


這位小朋友,每天的功課就是「唱歌」,從早上有人出現開始,一直叫到下午,中場休息後看心情再決定是否加演幾場。那時她的鄰居有柔柔、弟弟、小小,隔壁房還有豆毛、小魔女等,假日一到探病的人增加,她也常在客人面前翻肚打滾,但是在我們面前卻是恰北北一個。

第一天放的毛巾已經被她整個破壞殆盡,剩下一堆碎屑。鋪上看護墊,也是沒多久就全部毀了,怕她吃下肚,所以只好先委屈她睡鐵條(滾了幾天,她也變成一隻乾淨的小貓咪)。後來鍾醫師覺得這樣太可憐了,給了她一個塑膠墊,還好她不吃塑膠。

盧筍汁討厭男生,可是我們醫生都是男的,幫她整理房間和打飯時,她會坐到角落去,慢慢抬起一隻手,準備攻擊;如果打不到,就先倒地撒嬌,鍾醫師覺得可愛伸手過去摸,盧筍汁在趁機咬他一口。「厚!這個沒良心的!」鍾醫師都這麼說他。

盧筍汁外型不錯,在白底虎斑裡算是個美女,尤其她 鼻子那邊有一個若隱若現的口罩。
「幫我棉拍照送養嘛~」JP總是這麼說。
可惜盧筍汁還是有野性,而且讓她自由日子不見的會過得比較差。

天氣回暖,院長下令:「打電話給JP,盧筍汁可以放養了!」
我打電話過去通知,才剛掛電話,院長又氣急敗壞跑來:「再打給她,晚一點放,盧筍汁好像骨折了。」
我莫名其妙的又打了一次。

盧筍汁舉起右手,像是受傷一樣。
「住院住到骨折也太扯了吧!」我想。
院長手術做完,本來要幫盧筍汁打個鎮靜劑之後抱出來檢查右前肢,「不用打吧!我來抱抱看。」我說。果然,她不討厭女生,我用大毛巾輕鬆的就將她抱出來,有一點點掙扎,但那只是害怕。
院長檢查了前肢,沒有斷也不會疼痛,「喔,沒事,再打給JP吧!」我把盧筍汁放回籠子,她的右手著地,看起來一點事都沒有。

「這傢伙該不會聽到今天要回去所以假裝手痛吧!」鍾醫師說。

我打給JP,她已經被弄得有點糊塗了。

來接盧筍汁時,她一聽到JP喊她,馬上又開始磨蹭起來,樂的要命,果然有奶便是娘啊!很輕易的她就從籠子被移到提籃裡,一點都不費力。正好那天V小娜在場,JP還問她:「要不要中途啊?」
V小娜馬上回答:「放回去最好啦!」害JP一度以為她跟我串通好了呢。

這隻辣味的盧筍汁,據說放養時,還挑地方,第一處打開提籃門叫她出來,不出來;到第二處時,一打開門咻地一聲便跑掉了,隔天還來吃飯。

這樣子最好啦!有自由、有食物、又不用再生小貓,可以過自己的貓生啦!


胡阿黑&胡阿花←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