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7/10

絕症

思念是一種絕症。

你曾失去過親人嗎?不管當時的年紀有多大,那種刻骨銘心的痛,都是永恆的。

國中時,我的父親因病去世,我眼睜睜的看著他嚥下最後一口氣,就像連續劇那樣,他的眼角流下最後一顆淚珠。我知道,他捨不得我們,但是他得走了。 一切就像一場夢,我渾身麻木,靈魂彷彿也抽離了軀體,望著身邊哭的呼天搶地的母親,還有尚未搞清楚狀況的弟妹們跟著一起哭。

我希望這場夢趕快醒。

望著已經哭暈在父親靈前的母親,我像是傻了一般晾在那裡動也不動。親人都說我好堅強,堅強?何謂堅強?我只是拒絕接受眼前的一切。 後事圓滿結束,我突然發現這一切都是真的。午夜夢迴,偶爾想起父親,我只能抱著棉被大哭,想念他的汗珠,想念他的巴掌,想念我在長大後第一次親他時,他臉紅靦腆的模樣。

我中了思念的毒,而這是一種絕症,到現在十幾年過去,我也已經結婚,擁有另外一個父親,但我還是會在夢裡見到記憶中的他,然後哭著在丈夫懷裡醒來。

專科時,我的一隻愛犬小乖,在家人沒看好的狀況下車禍當場死亡,母親不敢讓隻身在外唸書的我知道,也交代弟妹們不要告訴我。但一次跟小妹通電話時,她不小心說出口,這個晴天霹靂,打的我全身癱軟,只有一直掉淚,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出社會後,沒預料會進入動物醫院服務,期間,看盡了生老病死,陪著家長笑、抱著家長哭......,都是很常見的事。這些都是永遠無法習慣的事,即使只是來住宿個幾天,只要付出了,就會捨不得。

陳皮梅到醫院兩個月,中間經歷了助理更換、員工旅遊......,她總是乖巧的、面帶笑容地陪在我們身旁,我們很高興有她,她卻一下子就這樣不見,抓也抓不住,把所有人的心悄悄揪著,就離開了。我想念她,想念到不敢去看她的照片,不敢提起她。我在病房、處理室、院長室......整間醫院,到處尋找她的呼吸,沒有,就是沒有,她走了。 有天,琪琪說,她夢到阿梅在醫院的病房逛來逛去,便上前問她:「阿梅!妳怎麼在這裡?」阿梅像是很高興似的在地上翻滾,天!阿梅高興的時候,就是會在地上翻滾,但琪琪從來沒見過呀!我的阿梅!

小動物們的生命,常理來說都比我們短,所以他們會先走,都是事前就能預料到的,只是這樣的事情任誰都無法先做好心理準備。我們的父母,一樣都會比我們先走,雖然說死亡不是老人老貓老狗的權力,但,我情願他們比我早走,讓我永遠罹患這治不好的思念絕症。不用走出來,沒關係,因為有愛,所以大家都患了這個絕症,大家都沒救了!

你現在正在思念誰?

*僅以本篇獻給我的好友,我們都還在等妳



風雨過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妳將會是位好醫師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