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3/08

如果再遇到

有這麼一個人,自己家裡已經有一群照顧的無微不至的貓小孩,外面另外開了兩處「貓食堂」,每天都要定時去招呼外面的孩子們,看他們是否吃飽,點點名看今天有誰沒來。

這個人,別人家的貓咪生病了,會催促他們盡早就醫;貓咪沒有貓沙可以用,她會親自去買沙並交他們怎麼照顧貓的生活起居;偶爾在家門口遇到已經被裝好箱的貓屍體,她也一樣二話不說送火化,不會留著貓咪自己待在箱子裡擱在路旁等清潔隊收走。

在路上撿到貓,不管是還沒開眼的幼幼貓,還是已經活繃亂跳的小貓仔,她會帶他們到醫院檢查身體,驅蟲、除蚤、預防針......樣樣不缺,生病的就把病治療好,健康的就整理乾淨調養好個性送人。

她有很多養貓養狗的朋友,誰家的貓狗生病住院了,她會抽空去探望;誰的心情不好,她會親自到訪或致電關心;甚至有夫妻吵架離家出走的,她也會負責把落跑的老婆帶回家。

我常說她雞婆,是的,她很雞婆,醫師說她就是非常古道熱腸,像古時候的俠女,路見不平就會拔刀相助,只是她的對象大都是動物,不需要拔刀。

這是妹妹,一隻不知從哪裡跑出來的壯年科基犬,流浪到她家大樓,幸運的是,那棟大樓,有許多人很有人情味、心地又善良的人們。有個鄰居負責出錢帶她就醫,發現她患有心絲蟲,妹妹便暫時住在大樓的警衛室裡頭,治療心絲蟲;另一方面,有人負責幫她尋找找原主人;小朋友們下了課,輪流帶妹妹去散步,就這樣,大家一起照顧妹妹。

一段時間過去了,妹妹找不到原主人,又沒有植晶片,只好開始幫她物色新家。乖巧不吵鬧的妹妹,很得大樓鄰居的喜愛,沒多久,妹妹找到新家,是一個愛狗的爸爸,妹妹出嫁當天,雞婆的她就帶著妹妹前來醫院,她說希望能幫她做個檢查,看看身體狀況如何,雖然不是她的狗,但她想知道。而且,出嫁前,她還要帶妹妹去洗個澡,讓妹妹乾乾淨淨、香噴噴的去新家。

我曉得在妹妹去新家之後,這個雞婆的她一定回家大哭一場,在醫院時她已經一直說捨不得捨不得,真的出嫁了,會像把心掏出來一樣痛吧!

這隻狗狗叫大牛,住在一條市街上,因為年紀大,個性好,街坊鄰居都認識他,大牛不喜歡住屋子裡,所以他的地盤是室外的狗屋。不久前因為腎衰竭在家附近入院,住了四天後出院,因不肯吃飯而出院。這個雞婆的她,就在大牛出院那天,想吃鹹酥雞,平時她都是繞遠路到大直固定的店家去買,但不知怎麼的,這次她竟然跑到家附近那調市街上,遇上了悶悶不樂的大牛,才知道他的近況。

她打了電話來,問願不願意讓大牛住院,打兩天點滴也好。我們當然是沒意見,只是大牛是有主人的狗狗,這樣做好嗎?她得到主人的同意,將大牛送來醫院。

大牛已經十幾歲了,身體狀況很不好,驗了血,發現他有心絲蟲,而且已經很嚴重。血液數值均不正常,還有嚴重腹水。醫師和護士在病房裡幫大牛抽腹水,裝點滴,並安慰他,但是也老實的跟雞婆的她說明,大牛的情況很糟,住院治療對他的幫助有限,最好是讓他回家安寧照顧。

她瞭解。

隔天,她便來帶大牛回家,並告訴我們,大牛的主人不希望看到大牛慢慢死去,想送他走,她無法接受,希望我們撥個電話給他的主人,要他別這麼做。

帶了一堆大牛的藥,還有滿滿一大張照顧注意事項,她將大牛送回去市街。

醫師撥了電話,和大牛的主人聊了很久,掛上電話,只是無奈的嘆息。

大牛的主人早就知道他有嚴重的心絲蟲,來日無多,但面對熱心又善良的的她又說不出口,只好讓她帶大牛上醫院,讓她自己看到真相。

我撥了電話給她,問:「還好嗎?」電話那頭只有悲傷的哭聲,她捨不得大牛,她不要大牛被送走。

「不然,讓大牛來住我家,我來照顧他。」她哽咽道。

「別傻了,孩子,那是人家的狗,他也不會給妳的。」

「我是不是跟白癡一樣,被耍了?」我知道她的眼淚正掉個不停。

「不會,妳讓大牛知道什麼叫愛。」

「我想如果有下次,我應該還是會這麼做吧。」她說。

掛上電話,我把拍下的大牛和她的合照寄給她。

--------------------------------------------------------------------------------------------------

她就是這樣,對於小動物的事總是無力招架,遇上了,就想盡辦法幫助牠們,就算是給牠們吃一頓也好。我常接到她的來電,問一堆奇形怪狀的問題,但她常常都只有問,從來不會為我增添任何麻煩。

我相信,若再有下一次,她還是會一樣雞婆的,把某人家的貓貓狗狗帶來醫院醫治,她就是這樣,內心有滿滿的、用不完的愛。



首頁│ 下一篇→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