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1/20

小叮噹變扭蛋

她是一隻被遺棄的貓咪,原因不明。
接到vigina的電話,說接手一個CASE,有一隻很緊張怕生的貓咪要帶過來。在來之前,這貓兒已經抓傷了幾個人。

終於見到這隻小黑貓。她渾身被緊張包圍,劍拔弩張,隨時準備攻擊。黑色的外表加上充滿驚恐、瞪的大圓的眼睛,被DEC從提籃裡用毛巾抱出來。一抱出來,馬上掙脫DEC的手,在診療室裡頭亂竄。費了一會兒功夫,好不容易抓到她,用毛巾蓋好她的臉,醫師先幫她量體溫、觸診,然後做例行性的驅蟲與除蚤,才讓她進小房間。

DEC幫她取名叫「想想」,說真的,我也很想知道她的小腦袋瓜裡到底在想些什麼。為了讓她不要因為外界的刺激而加重緊張,小房間的門上蓋了一條毛巾,偶爾從拉開毛巾偷看,總是看到一團污漆媽黑的東西窩在角落一動也不動。

她還是個小朋友呢,頂多三個多月大吧,脖子上還帶著項圈,明明就是有人養過,為什麼會這麼怕人呢?因為受過虐待?被打過?還是因為知道自己被遺棄?有好多的答案在我心裡出現,但正確答案恐怕只有想想自己才知道!

知道她怕,我們盡量不去和想想正眼相對,每次開她的房間門,就只有添飯換水、更換貓沙,知道她有吃飯喝水上廁所,我們也比較安心些。後來,發現這小妮子開始鬆懈了,經常看到她的黑屁股坐在門邊,露出一些黑毛,一碰,她又哈哈的躲回角落。有一回,還見她旁若無人的翻著肚皮躺在小房間裡,真是把我給嚇壞了,才一週耶,已經習慣新環境了嗎?我試著打開門想摸她,她卻一臉錯愕,不斷的哈氣,龔起身子,只差沒有給我一拳貓掌。

可以給碰,我便開始摸貓行動,沒事就伸手進房間裡大摸特摸一番,顧慮她會緊張,還得考慮不能摸太長的時間免得習慣不成變成緊迫過渡。某天晚上,我硬著頭皮整個人鑽進小房間裡把想想的指甲全剪了,一共花了半小時,還只剪了前腳,破了我幫貓剪指甲的紀錄。整個過程當然是連哄帶騙,還有一條毛巾蓋著她的臉,即使我已做好被咬的準備。

有一天,從來不叫的想想,因為樓下住了來去勢正在恢復的撿小桔,撿小桔是隻愛說話的貓,他的喵喵叫像是喚醒想想體內的靈魂一般,從那時起想想也開始叫了,算一算她到醫院已經快一週,才聽到她的叫聲,細細嫩嫩的,就是她這個年紀的小貓聲音。

沒想到,想想開始打噴嚏,也開始大軟便,食慾也沒了。於是移到隔離病房開始治療。醫師從想想的大便裡發現很多梨型蟲,加上和她同梯被棄養但住在其他醫院的貓咪最近身體狀況也不對勁,於是一併做了貓瘟檢驗,所幸都沒事。換房間後,她沒有初來那麼緊張,餵藥也很合作,只是每天都在房裡做潑墨畫(哈秋哈秋就把鼻涕噴在牆壁上)。

我知道想想缺一個家,一個不會再拋棄她、永遠的家。也知道vigina正在傷腦筋想想出院之後的去路。正巧想起凱特常說想再添一隻貓口,而且她又喜歡黑貓,便將想想推薦給她。

凱特帶小花來做複診時,順便和想想見面,當時的想想還是很怕人,小門一開就開始哈氣、蹲低身子,看起來緊張得不得了。凱特雖然喜歡黑貓,也喜歡想想,但是她覺得,如果可以的話,收養一隻沒人要的貓咪,而不是像想想這樣外表可愛、絕對有很多人喜歡的小折耳,可能會比較好。

我好失望!就是因為像凱特這樣懂得愛的人,我才希望想想能有機會去她家,希望能有一天看到想想和百吉玩、和球球一起睡覺的模樣。也許這只是我自己一個人在做美夢吧!

不過緣分就是這樣,想想因為感冒還沒控制好,依然還是住在醫院裡,我也一邊尋尋覓覓,看能不能幫想想找個好人家。我想凱特也很掛心想想,常常在MSN上遇到時,她總會關心的問:「想想有人要了嗎?」當然答案是還沒。

想想的感冒已經好了,梨型蟲也治癒,開始親人特訓。每天有空時我便將她抱出來,從每次五分鐘,到每次半小時,她已經逐漸習慣我們,眼神不再帶著恐懼,而是散發出精明,她也開始常在房間裡頭喵喵叫吵著要玩逗貓棒。因為她的臉很圓,我們私下都叫她小叮噹,她也被叫的很習慣,只要喊小叮噹,她一定會回應。房裡的玩具,已經被她玩得亂七八糟,她的特技就是「煮湯」,給她小老鼠,她把老鼠玩到水碗裡,變成一碗老鼠湯;給她球,她煮貢丸湯;給她小狗布偶,她煮狗肉湯......。另一邊,我也在問vigina,想想的中途奶媽是否已經找到,因為想想的病已經治好,可以出院了,否則一直住在醫院費用會很可觀。

週二的時候,又和凱特在MSN裡聊起來,她依舊關心想想是否已經被定,當然答案還是一樣,我也跟平常一樣繼續不帶希望漫不經心地遊說,想不到這次,凱特竟然說她願意收養想想,而且隔天來帶,問了醫師,醫師說OK,嘩!這真是太棒啦!

不知道為什麼凱特會改變主意,是因為百吉老是欺負年老的小花,還是球球跟百吉玩不起來?都無所謂了,小叮噹能去凱特家,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認養想想的條件之一,就是必須負擔想想所有的醫藥費,於是凱特隔天就來幫小叮噹「贖身」啦,前一天凱特想破頭,終於幫小叮噹起了新名字叫做「謝扭蛋」,想當初第一次抱她出房間時,她就是超級會扭的,扭蛋這名取的好!

扭蛋真是識相,更會看人,凱特來接她的時候,她竟然躺在候診區被搔肚子,搔到呼嚕呼嚕還一面推推,被凱特抱在身上,也非常穩重的扒著她的手臂,一臉很有安全感的樣子。這可真讓我這個臨時奶媽有點小吃味,不過也好啦,跟自己的「娘」撒嬌本來就是天經地義,所以扭蛋妳就盡量的狗腿吧!把百吉他們通通比下去!:P

凱特,謝扭蛋本來就是注定要去妳家的,這隻欠愛的小貓咪知道妳家有很多的愛!



熊熊遇見你←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怎下的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