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9/09

精神照顧者身心安頓之道 2016/08/27

       面臨著高齡化的台灣社會,照顧長輩是一件不可避免的事情,幸運的話,長輩們可以照顧自己的生活起居,但如果不巧的,我們的長輩面臨阿茲海默症一類的精神疾病呢?照顧這類病人對於沒有專業知識的一般照顧者來說,這會是多麼艱鉅的一件事情呢?


      今天講者是台大雲林分院資深的社工師,今天主題是照顧者本身的身心安頓之道,最簡單的一個道理,當我們必須要成為一個照顧者,我們當然也必須要照顧好自己。如果你自己都是一個需要別人照顧的人,反而讓被照顧者擔心你的狀況,這樣是不是有點矛盾了呢?所以當別人需要我們的照顧時,除了付出我們的能力去照顧別人,第一個要務就是要先把自己整理準備好當一個照顧者的角色。

 

         講者在投影片的第一張放了兩行字,分別是安心-放心-寬心及理解-諒解-和解,就像聆聽演講的聽眾提到有關失智症患者的活動安排,他提到說覺得在下午的時候,病人就會變得無法配合健康操之類的活動,但講師的回答是,對於很多疾病,因為我們不懂,所以就會以自己本身的角度去看那個活動量,但像失智症的患者,每天的生活甚至是簡單的生活自理(例如刷牙洗臉、洗澡)對他來說都像是新的挑戰,當他到了下午,他其實已經到了一個體力腦力都耗盡的狀態,所以我們要做的應該是配合病人的習慣能力去做活動的設計安排。理解了疾病,我們才能去諒解病人做的事情,學會了諒解,才能與病人和解,而不是少了理解和諒解反而與被照顧者起了衝突,一味的陷在自己的情緒裡,覺得為什麼被照顧者不配合,而忘記或許是被照顧者根本就失去了配合的能力。

 

         循序漸進地去做才可以能養成良好且持續的習慣。講者以自己本身開始練習跑步的例子來說,一開始早上當然起不來,但是從起不來,再來終於可以在時間內起床,但是仍然閉著眼做暖身準備,一直到幾天後終於可以裝備好自己,出門跑步去。當我們在設定目標起心動念時,總是一股腦地要求自己做到最好,但是實際上,我們去觀察這樣的人,通常到最後這件事情不會持續到最後,而是持續了一陣子後,便拋於腦後了,像是沒發生過一樣。這跟我們在選擇照顧家人時一樣,我們總會一股腦地覺得,我們可以撐起這個照顧的責任,逼迫自己全權處理,沒有適當的保護介入,最常看到的就是到最後雙方都處於一個快崩潰的狀態,這樣有達到照顧的目的嗎?適當社會福利及醫療體系參與幫助才能夠將這樣美麗的情感延續下去。如果我們一股腦地去做一件事,那是感性的驅使,如果我們真的想要去完成一件事(養成一個良好習慣),那就應該循序漸進地去做,一步一步的接近目標。

        講師也談到了親子的問題,每個孩子一出生就像是一張白紙,每個爸媽(或是大人們)總是會希望在這張白紙上留下自己的印記,不論是好是壞,我們都應該要提醒自己,那是一種代償作用,還是我們真的愛他。很多時候我們必須注意那種想要留下的印記會變成一種有條件的愛,但這樣卻不一定是對的,或者說對孩子好的。講師說小孩子在學校裡的功課是做的完的功課,而大人的功課卻是做不完的。」人生過程中,許多的問題是重複出現的,這是我們所謂大人的功課。或許我們不自覺,但是這些重複出現的問題,會不會就是因為我們沒有做了正確的解決或理解,命運才用重複地出現的問題想讓我們學會呢?

         台南的燒王船祭,最了解這項傳統習俗典故的會是誰呢?講師提出了這個問題,我們通常會覺得理所當然的就是宮廟裡的服務者或耆老之類的,但是講師解答了,最了解這項習俗的是一位在台南的牧師。或許我們都會覺得怎麼可能?但是這卻是十分不爭的事實。宗教是好的,當宗教是勸人向善做好事,那我們都應該尊重或理解,即使你我可能信仰不同的宗教。談到我們的信仰,在我們傳統的民俗信仰裡,你與神明或是信仰溝通的方式是甚麼?民俗信仰有些是有所謂的神明的代言人,但是如果所謂的神的旨意經過任何人的解釋或轉述,應該作為一種參考的價值,而不是盲目的視為真理。不同的宗教會讓人產生不同的意象,但都有共通的部分,理解了這種共通性,我們才能學著尊重別人的信仰。

        身為一個要去照顧別人的人,我們不僅僅應該好好地照顧別人更應該讓自己維持在一個好的狀態,我們都應該向小孩學習,小孩總是可以一個新東西、新遊戲就玩上半天而且獨處得怡然自得,快樂地玩著。我們都要學會跟自己玩,不要忘了去關照自身的狀態。大人的功課是做不完的,好好地跟自己玩,散發正向能量的同時,就算沒特別做些什麼,卻可以在不知不覺中給了身邊的人一些能量或是溫暖。






 


輕鬆樂活的銀髮歲月─談預防老年人的焦慮症 2016/07/23←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