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2011/03/12

流韻的高跟鞋

我和妻剛坐下吃早飯,一陣嘰嘰喳喳的叫聲引起了我們的興趣,我們停下筷子好奇地抬頭看,哇,兩只可愛的燕子落在屋檐的葡萄藤上,滴溜溜轉著烏珠子似的眼睛,歪著頭也在注視著著我們,眼神飽含著對報春的炫耀,對我和妻的期待,對安家落戶的渴望。少卿,她們起身進屋盤旋了一圈,像起舞,像作秀,然後又飛走了。
“春來了,燕子回來了﹗”妻說。
“可不是,春來了,燕子回來了﹗”我說。
“吃過飯後,咱給她們建個屋架吧,她們想在這裡蓋房﹗”妻說。
“好啊﹗燕子啄春泥,要在這裡建起愛的小巢呢﹗”我附和。
飯後,我用竹筷、毛線在屋檐下又綁又纏,建了一個小棚架,這當口,燕子在院子裡飛來飛去,窺探著我的一舉一動,她們調皮地上下盤旋,不知是感激我還是審視我,但我能為她們做一點我力所能及的事兒,我感到高興,因為從此我能分享她們的愛。
“唉呀,建那麼認真干什麼?有個支架就行了,哪能打扮得像洞房那麼漂亮?”妻說。
“你懂什麼?燕子是春天的使者,我想留住春天﹗”我說,“就是要給她們建個洞房,讓春天充滿愛的情調﹗”
“你真行,說出話來文縐縐的,充滿了詩情畫意﹗”妻也興致勃勃,“對呀,春天真美,讓我們一同留住春天﹗”
妻換了一雙鞋,是她那珍藏了很久的高跟鞋。我笑,“你這個半老徐娘,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也浪漫起來了?”
“高興唄﹗春光明媚,讓鞋子也感受感受春天﹗”
等我干完一切後,妻提議,我們去觀賞田野裡春天的影子。
我的家在美麗的丹江河畔,這裡一年四季都有迷人的風光,春天一來,這裡更是風韻無限。我和妻最愛到丹江河的沙灘上散步,順便撿上一兩塊黃蠟石。
丹江河灘上鵝卵石真多,比天上的星星還多,每一塊都有豐韻,有的像雞蛋,有的像餅子,有的像小牛,奇形怪狀,姿態各異。這些鵝卵石中,混雜了一種身價倍增的黃蠟石,這種石頭從大山深處踏上征途,隨著溪流,雄赳赳氣昂昂地到丹江河道安家落戶,有的在山洪洗禮中變得鼻青臉腫,更為甚者,有的已經面目全非。但是它那細膩的石質,玉滑的手感,越來越受到好奇的收藏者的青睞。
河床醒來了,軟軟的泥沙蓬鬆蓬鬆,不苟言笑的鵝卵石在潮濕的黑泥沙上,一個個的臉色水潤潤的,它們在聽著河水的歡笑,它們在拍攝丹江河的風土人情,抑或那些不願露情露富露色露榮的石中精英低著頭在偷偷兒蘊積春之光或譜寫春之韻……
迎著多情的春陽,丹江河裡的水開心地掀起了浪花,閃爍著美麗,激蕩著情韻,嘩啦啦地把歡笑著,河畔泥沙中的那些小草正文靜地欣賞著,悄悄地孕育著生機的……
每一塊鵝卵石都珍藏著一個情愛故事,每一朵浪花都彈奏著愛情歌曲……
河道上清風吹來,艷陽下的我們感到一陣陣清爽,看遠山,依然是灰蒙蒙的空  ,但眨著青春水色的光,那種玉滑,那種嫩色,那種神韻好像已經脫離了嚴冬的羈絆,也好像正在春影暖風中孵化,我們不由得想起了唐代的詩人留下的“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的名句,這種詩情畫意的情調,讓妻一下子年輕了十歲,彷彿她也成了大自然的一員,正在接受春的洗禮。
高跟鞋在鵝卵石上留下了悅耳的節奏,雖然我看不見自己的容貌,但覺得鵝卵石變成了高跟鞋,高跟鞋變成了妻子,妻變成了春風,春風變成了彩蝶,一切的一切都一下子撲入了我的懷裡,撩得我心裡痒痒的,麻麻的,酥酥的。
很多燕子在頭頂上盤旋,很調皮,很輕盈,很歡快,她們在干什麼?是在進行爭春守春的作秀吧?我這樣認為。
“不﹗”妻持反對意見,她顯得很天真,又恢復到了我向她求婚,她假意拒絕我的那副神情,“她們是在進行模特作秀,你看她們一個個閃亮登場,是天使,是玉女,是天之嬌子﹗”
“可不是﹗”我有點黯然,“只可惜丹江河畔的春姑娘要出嫁了﹗”
“什麼意思?”妻驚問。
“因為南水北調,春姑娘要充當王昭君,到北方去染綠北方乾旱的土地了﹗”我慨嘆,真有點對腳下的鵝卵石戀戀不舍的感覺。
“是啊﹗”妻也有些失神,腳步聲變得有些碎散,“不過,咱們應該高興,咱們為春姑娘準備了好多好美的嫁妝﹗”
“喔﹗嫁妝?”我好奇,我驚訝。
“難道丹江河畔的黃蠟石不是最寶貴的嫁妝嗎?這些石頭被珍藏在泥沙下面,或魚目混珠攙雜在鵝卵石群中,一旦它們被發現,那種滋潤細膩,色彩純黃,耀人眼目的感覺怎不讓詩人和君子動心?”妻說起來一套一套的,“那些黃蠟、黑蠟、凍蠟、晶蠟、彩蠟、綠蠟、花蠟、膠蠟、細蠟、白蠟等蠟石眾姐妹難道不是咱們丹江河畔春姑娘出嫁的伴娘嗎?未來的未來,她們不都在美麗的丹江河底為北調的渠水抬花轎嗎?”
“你是個詩人﹗”我驚訝地看著妻,臉上蕩著春光,身上穿著春裝,高跟鞋踩著春韻,彷彿她就是黃蠟石的極品,我情不自禁了,“黃蠟石鬼斧神工,惟妙惟肖,令人嘆為觀止,你在我眼裡也一樣﹗”
“可是,遺憾的是我沒見過上等的黃蠟石是什麼樣子呀﹗”妻惋惜,“我只是聽說﹗”
“這個不難,回家後打開百度,輸入‘黃蠟石圖片’,那上面黃蠟石的珍品真多,咱丹江河的黃蠟石就是那個樣子的﹗”我安慰妻。
“難道春姑娘出嫁僅僅只有黃蠟石陪嫁嗎?”
“不會﹗你看,像我們一樣,還有燕子,她們也留戀丹江河畔的春色,也到這裡來多看一眼家鄉的山山水水啊﹗”我說,“南水北調,春姑娘出嫁,咱們庫區移民動遷,燕子會像天使一眼,守住這丹江河畔的春光,蠟石會像攝像機一樣,珍藏我們的情愛﹗”
“快看,那塊石頭,拳頭一樣大,閃閃的,多美呀﹗”妻用高跟鞋尖踢出了一塊石頭。
“這就是黃蠟石﹗丹江河的黃蠟石﹗搬遷時咱一定帶上它﹗這是家鄉春姑娘送給我們的最好禮物﹗”我喜形於色。
我們好一番觀賞。這塊石頭棱角分明,褐黃色,半透明,算得上一塊一般化檔次的石頭。
我們繼續尋寶。
突然,妻天真地向一塊鬆軟的濕泥沙處走去,在她身後留下了一串清晰可見的高跟鞋腳印,她要干什麼呢?
我上前,妻溫柔而又撒嬌般地拉起了我的手,“在這裡穿上高跟鞋有點不自然,可別有風味﹗你看著平行的腳印,是我為未來的丹江河道的河底留下的足跡,真美啊﹗”
“你說得對﹗我們把美永遠留在了這裡,留在了家鄉﹗”我看了看妻的高跟鞋由衷地說。
“我們也把家鄉的美帶到了新的地方,我們將會像燕子一樣去建造我們愛的小巢﹗”妻看著我手裡的黃蠟石,由衷地說。
我和妻相對笑了,這開心的笑裡融進了家鄉美麗的風光。
這山,這水,這石,還有燕子,還有妻的高跟鞋都揉進了迷人的春光,染上了醉人的春色,譜上了春韻﹗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