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5/15

翻轉教育國際論壇之與會記錄與心得分享

   
        星期三特別排休假去參加了一場精采的國際教育論壇,與會的講者都是目前在國際或是在台灣帶領教育風潮的領頭羊們,像是「翻轉過動人生」的作者陶德.羅斯(Todd Rose),之前我們老師才在全園導讀這本好書,沒想到作者就忽然出在眼前真是開心呢,陶德.羅斯現場分享了「打破平均迷思,發展孩子獨特天賦」的講題。



和陶德合照,右邊為巧遇之大學同學,非常後悔忘記帶陶德的書去簽名啊
 

     陶德本身是過動兒,人生經歷真可說是大起大落,差點要進了監獄,但最後卻是哈佛博士班畢業(詳情可參考他的著作,我們學校有喔),現在在哈佛教育神經科研究所從事研究,他自己幽默的說回頭想想求學過程中的種種挫折,原來都是在為他現在做的研究在做準備啊。
 
    他在演講中提出了很多讓我反覆思考的問題,尤其是對於教育中「平均值」的迷思(jaggedness),他認為的教材、教學都是在教導那些中間值的孩子,資質好、跑得快的孩子只能坐在教室聽著他們已經會的知識;資質較差或是學習速度較慢的孩子更不用說,幾乎就是在教室中直接被放棄了,所以「平均」(average)或是要求大家都相同進度的概念,只可能適用在加工廠的生產線上,怎麼會適合用在教育上呢? (average ≠real kids)
 
    之後他又提到了大家耳熟能詳的「棉花糖實驗」,這個實驗證明的是能夠忍耐不吃棉花糖的孩子,也就是延宕滿足力強的孩子未來較能成功,但如果大人們不老實呢?陶德的實驗結果就發現,原本能忍耐12分鐘不吃棉花糖的孩子,因為大人食言馬上就降為只能等待三分鐘,他要我們不要忘記去看教育的內容(context),常常省思我們到底給了孩子甚麼樣的暗示?


        
        陶德秀出一張他兒子在學校做薑餅屋的照片,照片中兒子的薑餅屋做得一蹋糊塗,沒有做出像旁邊小女生的結構與秩序,但重點是兒子居然正在歡呼,當他看這張照片時,問了兒子到底在開心甚麼,兒子告訴他:「我問老師那些糖果如果沒有用完可以帶回家嗎?老師告訴我不行,只能帶回放在薑餅屋上的糖果」,所以當別人努力的在用薑餅乾搭建漂亮的屋子時,他兒子接受了老師的暗示,努力將所有糖果放到薑餅乾上,最後對他來說任務達成,他如願得到好多的糖果因此而歡呼。

        第三個重點則是「途徑」(pathways),陶德.羅斯秀出了一些數據圖片,讓我們了解孩子是有不同的學習速度與需求的,跑得快的孩子不見得跑得好,可惜很多時候我們的教育都在鼓勵孩子學得快一些,但學得快其實並不等於聰明,學習從來就不會只有單一途徑,最後的學習成果才是我們該重視的。


 
        之後台大葉丙成教授也呼應了許多陶德的論點,這幾位講師不約而同都提到一個大重點就是孩子「自學能力」的培養,我之前就已經在follow葉教授的文章,看到許多對葉教授的論點正反不同的聲音,不論如何的確如同葉教授所擔心的,20年後的世界將面臨更多生存的危機,生態的改變、糧食、飲用水的問題是值得深思的,最可怕的是石油預計今於三十年後用完,我們的孩子那時正是要扛起社會責任的時刻,屆時他們是否有能力與智慧去解決這些從歷史中找不到答案的問題?而我們還在執著於他們成績好不好,有沒有名列前茅嗎?還是可以真正給他們帶得走的關鍵能力呢?
 
    葉教授提到一個論點我覺得相當可愛,他說我們應該要培養我們的孩子像一座搜尋引擎,他們所建構的能力與知識必須形成一個充足的資料庫,讓孩子可以隨時搜尋得到答案,而那些『Googlable』的死知識就留給Google吧。
 
    兩位大師的對談也相當精采,在回答現場觀眾的提問時說到該改變的其實是制度,而不是一直責怪老師,教育單位或是教材商應該提供的是彈性、多元的教材教法來幫助老師;跑班制度也不該只有為「資優生」設計,因為當立足點不公平時,是不可能給予所有孩子真正公平的學習的。
 
    有家長問到過動兒的問題,似乎怕孩子被貼標籤,陶德笑笑的回答標籤從來就不用人家貼,重要的是孩子有沒有懂自己、認識自己,給孩子策略技巧去面對問題,如果家長把這些特殊需求當作問題,那就慘了! 家長要做的是幫助孩子找出他真正的天賦,鼓勵他去接受挑戰,為了自己的天賦充滿熱情的站出去,更要因你的天賦而頂尖,幫孩子找到他擁有的甚麼能力是可以成為世界一流的人才的,而非幫助你的孩子進到台大、哈佛。
 
    還有家長問到這些論點聽起來很良好,但是否只適用於資質好,父母有一定社經地位能力的孩子,那些窮孩子、偏鄉孩子、沒人顧的孩子怎麼辦?多元入學是否不利於弱勢的孩子?陶德馬上分享他自己也是在農村長大的,並沒有甚麼優渥的條件背景,葉教授也澄清成功本來就有很多面向,也反問大家難道聯考就會讓這群孩子機會比較大嗎?而這個問題是否又很弔詭地暗示進好大學才是成功嗎?
 
    葉教授總結說著:「多元價值不等於多元入學而且透過教育讓孩子脫貧的機會很小,但給他技能,進到偏鄉去教孩子寫程式而不是只是去教原住民孩子唱歌跳舞,讓他們從小接觸不同的領域學習,才會是有幫助的」
 
    下午是由原本經營木工夏令營,後來因為非常成功所以轉型成為舊金山另類學校Brightworks創校人的蓋文.特利開始主講,蓋文和陶德一樣都是在求學階段非常不順遂,蓋文甚至大學只念一個學期就中輟了,但因為找到對的路,一樣成功的發揮天賦,帶領孩子用真的器具、設備探索學習,造成學校報名的熱潮。
 


    在這幾場演講的過程中,我不斷想到我們蒙特梭利的教學,不論是從做中學的觀念,或是不給孩子「平均」也就是齊頭式的學習,蒙氏教室中上百種的教具、豐富而吸引孩子的環境,加上老師一對一的示範引導,尊重每位孩子的差異與不同的需求,這些觀念其實早就落實在我們的教室當中;我們要的是孩子對學習的動機與專注的能力,從來就沒有固定的教材或進度,更不是上對下的填鴨教育;因為是混齡的教室,所以沒有競爭或快速的學習,只有大的孩子帶著小的孩子工作,小的孩子學習模仿大的孩子互助學習像家庭式的氛圍。
 
     而張輝誠老師精彩又幽默的「學思達教學法」又再次重申傳統上對下的教學模式簡直就是極權主義,他帶領教師們互相打開教室,觀課、切磋、分享教學的經驗,真的是讓我感動不已,尤其在親子天下「翻轉教育」平台上看到那麼多老師們動起來,不論是積極的討論分享教案、腦力激盪困境處理,或是直接打開教室歡迎觀課,這些勇氣都是值得被喝采的,願意走出這一步的老師都該被我們大大的支持與認同。



    回到蒙氏教室我也欣慰且驕傲的告訴我身邊的朋友,我們的教室也是主動邀請家長來觀課的喔,因為孩子年紀尚小,家庭教育對孩子的影響力非常大,所以我們每學期都主動邀請我的重要教學夥伴~家長,進到教室真實地了解孩子在團體生活的樣貌,最後還會有完整的幼生發展學習報告,並由老師一對一的和爸媽開會討論,這也算是另一種的開放教室與觀課精神吧。



    就像蓋文所說的,老師從來就不應該只對著黑板上課,而是該待在孩子的身邊,適性適時的給予引導和幫助,只有讓孩子自己動手做學來的策略、技巧、理論,他們才將永遠記得,我們為什麼要去讓孩子學他們即將要忘記的東西?讓孩子走在適合他們的學習途徑上,發展他們的天賦、接受他們的弱點,所謂的明日教育、明日學習的樣貌,也就是這樣了吧!
 


教養不該是阿公、阿嬤的責任←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分數不能代表孩子的一切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