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12/14

火山爆發的麒


在舊金山吃蝴蝶餅乾當早餐

那位不知好歹的小男生又把門簾拉開,對著麒說:「送你一個禮物啊」,接著就轉過身屁股對著麒扭著,還故意扮了一個鬼臉。


    在學校老師的強烈建議之下,終於認命的帶麒每周去上昂貴的EQ課程,昨天是第二堂,麒大少第一堂試上時反抗的厲害不肯進去,因為他很敏感地覺得那群孩子都已經認識很久了,設定自己是個外來者;後來因為一個同學和他聊起了三國,竟然上完課下樓後就告訴我:「媽咪,我下禮拜還要再來!」,媽媽也只好叫爸爸乖乖的去繳學費。
 
    第二堂上課期間還算順利,但下課後爸媽們在教室「聽訓」時,幾個男生就在外面大廳玩起丟海綿積木的遊戲,這群中年級的孩子玩起來當然不少的擦槍走火,所以值外場的男老師不敢大意的一直站在孩子們身邊觀察與協助,在這裡的好處是孩子們被允許玩一些平常一定會馬上被制止的遊戲,但衝突的解決學習本來就是這裡授課的目的,所以只要沒有安全上的顧慮,這裡是我看過尺度最大的遊戲場。
 
    幾次紛爭在聽訓的我都偷瞄到有被老師即刻的處理完,麒看到我出來,滿身大汗並笑嘻嘻的說:「好想再玩一下唷」,但我說太晚了得趕快回家,他也順從地拿起書包要跟我離開,不過想要先上個廁所;上完一出來卻滿臉通紅生氣的說:「我一出廁所,同學就拿積木丟我的臉!」,我這個不想惹麻煩的媽媽,趕緊安慰了他兩句,怕又生事所以就急著想把他拉走,好不容易半騙半哄的到了門外正要穿鞋,那位不知好歹的小男生又把門簾拉開,對著麒說:「送你一個禮物啊」,接著就轉過身屁股對著麒扭著,還故意扮了一個鬼臉。
 
    我的媽啊,這小孩真不知道我們家火爆麒的厲害,麒邊想衝進去邊開始大叫:「我要揍他,我要揍死他!」我用盡力氣拉著麒,告訴他:「我知道你很生氣,這個同學這樣做我也非常生氣,我也會想揍他,但一定還有別的方法可以解決對不對?」,眼看就要拉不住火山爆發的麒,男老師趕緊過來接手,本來還有些猶豫,但看到上課的那位彤彤老師也過來關切,就放手把還在爆發的麒給他們,帶到一間教室和剛剛那兩位男生一起解決。
 
    一開始還聽得到麒在鬼吼鬼叫,那位小男生一付在說道理的樣子,隱約聽到他說著:「文明人要用文明的方式解決問題,野蠻人才說不好聽的話」,因為生氣的麒聽到這些道理一直在說:「放屁啦!」彤彤老師這時也告訴那位小男生這時候並不適合說道理,請他暫停,認真的看看麒有多麼生氣,麒也馬上接著說:「對啊,你這麼會說道理,剛剛丟我東西時怎麼不講道理!!」我看到麒的情緒慢慢下來,老師請麒說出自己的生氣與委屈,等麒理性地說完還對麒比了一個「讚」的手勢,音量越來越小,我聽不清楚後來是怎麼解決的,但過了十分鐘後,麒心平氣和地出來,老師告訴我下星期他們約好再來有規則的玩丟積木遊戲。
 
    出來之後我告訴麒剛剛快被他嚇死了,媽媽的工作是園長,最怕有小孩受傷,剛剛他的舉動我真的很擔心會讓別人受傷啊,他居然笑著說:「你拉不住我那個男老師可以啊,不用這麼害怕啦!」三條線的媽媽實在不知道要回他甚麼,又問他:「那兩個男生的其中一位不就是和你聊三國的嗎?那他還是你的朋友嗎?」麒說:「哎啊,我在學校和庭禎也是這樣啊,一下打一下玩,我們還是好朋友啊」,我想身為女生的媽媽永遠沒有辦法了解男生的好友互動模式,下次還是爸爸帶麒來上課好了,媽媽真的心臟不夠強啊。


小二,終於再見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輸」的價值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