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5/31

「兒童」叛逆期


麟擔任隊長出賽的寶血戰神隊(站的左三)

...我好像聽到自己腦中杏仁核「剎!」的瞬間關閉,前額葉開始啟動的聲音,意識到他在說這些話時的脆弱與需要...
 
   這一陣子我們家即將升小三的麟麟似乎進入到「兒童叛逆期」,平日好的時候很好,一有雞毛蒜皮的事不如他的意就會完全卡住過不去,亂鬧情緒、發脾氣,拗到大人都快抓狂,身邊的人都倒楣。
 
    那天為了我好心幫他從鉛筆盒拿出一枝鉛筆而失控,不斷地說著:「妳為什麼沒有經過我同意就去亂翻我的鉛筆盒??」剛開始還耐著性子解釋:「媽媽沒有要翻你的鉛筆盒,是好心幫你拿筆出來,讓你可以趕快改完這個字」,但我看到麟的杏仁核張牙裂嘴、無法無天的控制著他,讓他完全沒有辦法聽進去我說的任何一個字,繼續對著我鬼吼鬼叫,最後連我的杏仁核也開始啟動了,非常情緒化的對他說:「不聽爸媽的話就不要當我們家小孩,去當流浪漢好了!」
 
    就在這時麟忽然態度轉變,開始用有些不可置信的聲音說著:「媽媽妳都騙我,妳都在騙我!」我停下來疑惑的問他:「媽媽哪裡有騙你,你在說甚麼啊?」麟居然有些哽咽地說:「妳在卡片上說會永遠愛我的,妳都在騙我,不信我去拿卡片給妳看」說完,他真的起身要去抽屜拿卡片出來。
 
    我好像聽到自己腦中杏仁核「剎!」的瞬間關閉,前額葉開始啟動的聲音,意識到他在說這些話時的脆弱與需要,所以我吸了口氣告訴麟:「好啦!我剛剛說『流浪漢』的那句話我願意收回,媽媽當然還是會養你的啦!但我要告訴你真的是有小孩被丟在路邊變成孤兒的唷,像是一些生下有殘疾的孩子,例如唇額裂啊等等,有少數的爸媽不知該怎麼處理,真的讓孩子變成了流浪漢(還是要努力合理化一下)…」然後我看到麟露出放心的笑容,鉛筆盒的事好像就這麼過去了,麟開始問我甚麼是唇額裂…。
 
    要處理好孩子的情緒真的是非常、非常挑戰父母的工作,如果孩子的氣質又是堅持度高、反應強度強再加上敏感度高時,我相信再有修養或讀再多理論的大人也是會忍不住被激怒或是失控,但在這時候我常想到黃素娟老師說過:「不要讓大人的杏仁核去壓制小孩的杏仁核」,因為就算當下因被打、被處罰或高壓的處理而壓抑住了,但絕對會有後遺症,如果只看到眼前事件平息以為就處理好了,而忽略了後續的修復與引導,孩子很可能永遠沒辦法使用「前額葉」去好好處理自己的情緒與行為,學到的只是『以暴制暴』,等到那天孩子長大,大人的杏仁核再也壓制不了他也逐漸長大的杏仁核時,後果就不堪設想了,甚至等到孩子有能力步出家門時,很可能就會永遠失去這個孩子。
 
    昨晚我抱著麟躺在床上告訴他:「媽媽看過一個電影,是主角要很危險的進行一個拆除炸彈的任務,有兩條線一紅一黑,只要剪錯了炸彈就會爆炸;剪對了就能拆彈成功,保護大家的安危。媽媽覺得最近的麟像一個小地雷,隨時都有可能爆炸,所以媽媽要當拆彈專家,但有時媽媽可能也氣到亂剪一通,所以希望你可以告訴我到底要剪哪一條才是對的,免得麟一爆炸會炸得大家七葷八素的;又或者你可以自己拆彈,讓大家可以平安的過生活,好嗎?不然媽媽就要叫你『地雷麟』囉!」麟笑了起來,說他才不要叫地雷呢,只希望他的這段叛逆期能趕快過去,重新恢復以前那個平穩的麟啊。
 
    我還是願意相信沒有孩子會故意惹我們生氣,孩子會出現這些行為一定有他背後的原因,我們讀那麼多書,這麼用心的愛他們、照顧他們,相信一定可以用我們的敏感度找出問題的癥結、對症下藥的處理,也許過程很漫長難熬,一次又一次的挑戰著我們的極限,但我相信這關過了,孩子和我們都會獲得新的勇氣與智慧。
 


傷痕←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傷心的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