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12/27

奶奶,一路好走


奶奶2007年最後一次外出和我們聚餐 右三是一直照顧奶奶的印尼阿姨

 

奶奶是民國三年出生的,在那個極度重男輕女的年代,奶奶的生日據說也是隨便報一天就登記在身分證上,從小在務農的家庭長大的她,沒有受過甚麼教育,卻嫁給了有大學學歷的爺爺,可想而知他們的婚姻在這樣不對等的狀態下並不怎麼和諧。聽爸爸說他小時候他們就常大吵,然後爺爺就會一個人出去釣魚一整天不回家,但奶奶對於爺爺家的產業,非常盡心的照顧著,用心地持著家。就算如此,奶奶還是非常愛爺爺,在爺爺得了帕金氏症後更是沒有怨言的照顧著他,可惜在我三歲不到時,爺爺就走了,沒想到這一別竟是30多年。

我是奶奶帶大的,有好多小時候笑得很燦爛和奶奶合照的照片。記憶最深刻的是有一次奶奶在洗澡,幼稚園年紀的我一個人踮著腳站在板凳上,在二樓陽台很熱情的和樓下的鄰居揮手說再見,沒想到一個沒站穩,居然往前摔了下去,好在外頭有個水泥花台接住了我,我自己流著鼻血大哭著,從陽台的欄杆中鑽回來,奶奶衣衫不整地從浴室衝出來,嚇得魂都沒了趕緊抱著我幫我止血,這個故事在我們家裡談論了好久。

小時候都會跟著奶奶上菜場,有一回奶奶在講價,我蹲在一旁看著臉盆裡的鯰魚看得出神,居然沒發現奶奶走遠了,等到一回神沒看到奶奶,我就自己走了回家,據說那次奶奶在菜市場也是瘋了似的到處找我,後來回到家看到我大小姐居然自己坐在門前等著,才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抱著我。

以前奶奶身體還硬朗時,每年總會有段時間到美國大伯或姑姑家長住一陣子,記得小學的時候,有時被媽媽罵,晚上睡覺總會偷偷躲在棉被裡叫著奶奶。奶奶雖然兇起來時嗓門大得不得了,但她也常常把我抱在懷裡,叫我「儂儂啊~儂儂~」,那是江蘇話的寶貝,從小奶奶操著濃厚的口音,出門常讓人聽不懂,然後奶奶就會不耐煩地發脾氣,我就會幫奶奶翻譯,對我而言,奶奶說的話根本就很清楚,不論是在大聲地罵人還是在抱著我讓我撒嬌。

小學三年級之後就和奶奶分開住了,每次回去看奶奶,不論陪多久,奶奶總是說:「怎麼這麼快就要走啦!」然後就是千叮嚀萬交代的要我趕快再來看她,我總是說:「一定、一定」,但有時一忙又是好久才去陪奶奶。奶奶很喜歡喝鹹豆漿,所以回去看她時,我就會陪著奶奶去市場口喝她最愛的豆漿,然後陪她到市場逛逛,有一次還陪著她去天主堂望彌撒,結果出來時神父問我是不是很久沒來了,我很不好意思的點頭,神父說因為我的十字聖號劃反了,奶奶也笑了出來。

我結婚後奶奶的身體就每下愈況,而且也有了失智的現象,爸爸請了外傭來幫忙照顧,奶奶有一陣子會自己跑出去,說要坐計程車回她在水湳洞的家,有幾次嚇壞我們,還好在幾條街外找到了她。後來奶奶慢慢也走不動了,我帶麒麟兄弟去看她,她老記不起來他們是誰,只記得我,記得她的「儂儂」。

當我被通知趕到醫院時,奶奶已經沒了氣息,外籍阿姨說在幫奶奶換尿布時,奶奶忽然大叫了兩聲,然後就沒了呼吸。在病床上躺了六年多的奶奶,終於可以自由了,我在醫院的急診室握著奶奶漸漸冰涼的手,告訴她:「奶奶,我來了,您到了天國遇到爺爺不要再吵架了」,然後眼淚就不聽使喚的掉落。我已經想不起來最後一次和奶奶的對話是甚麼,但是奶奶對我的愛與照顧,卻這麼清楚地留在我的腦中。

醫生說奶奶的關節沒有硬化,皮膚狀況也都良好,說我們把她照顧得很好,我不知道還能為奶奶做些甚麼,想起了虔誠的奶奶到八十歲都還每周上天主堂望彌撒,趕緊在奶奶身邊幫她唸起聖母經,「萬福瑪利亞,妳充滿聖寵。主與妳同在。妳在婦女中受讚頌,妳的親子耶穌同受讚頌。天主聖母瑪利亞,求妳現在和我們臨終時,為我們罪人祈求天主。亞孟

奶奶,辛苦了一輩子,請一路好走。謝謝您曾為我、為我們這個家所做的一切,到了天堂遇到爺爺,請告訴他「我們一切都好」,您要好好照顧自己,我會很想念您。




養兒方知父母恩~母難日感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何小妹,恭喜!!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