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6/23

不捨


原本以為這次畢業晚會不會再淚崩了,到最後主持的蛋頭老師請孩子們自願上來講講感謝的話,我們大家最疼愛的特殊生也舉手了,上來後問他:「最愛的是誰?」他很靦腆的指指帶了他三年的老師,蛋頭老師又問:「那你為什麼愛她呢?」,他用總是最純真的語言說:「因為她保護我!」當場我的眼淚迅速溢滿眼眶,尤其是帶他的老師,馬上哭到講不出話來。

這三年也許說長不長,但我永遠記得這孩子剛來時多麼充滿挑戰,會亂跑、沒辦法安靜上課、甚至會動手,不如意時在教室大哭大鬧到停不下來,讓老師沒法上課是常有的事。

剛來一陣子,我告訴和我們合作多年,相當有默契的特教巡輔老師:「怎麼辦,我們快撐不下去了!」沒想到巡輔老師想了很久,很認真的告訴我:「園長,可是除了妳們,我想不出有更適合他的學校了!」

就因為這句話,我們硬著頭皮努力的做,用心去接納這個孩子,甚至帶領其他孩子看到他的美好。

記得麒回家曾告訴我一句話:「媽咪,如果是別人打我,我會生氣;如果是他打我,我不會生氣,我會教他!」當我聽到這句話時,我知道真正有福的,不只是這個孩子,而是所有和他一起生活的人。

要畢業了,很不捨,很快就不會再有他的老師在校園裡叫著他的名字、下課後拎著他到處做事、大家總喜歡找他聊天的時光了。

除了祝福外,只能戰戰兢兢的把他交出去,只希望下一個學校,也能看到屬於這個孩子的美好啊!


老師們給畢業生及家長的話←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小朋友自我要求過高 如何引導他~Joyce的來信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