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12/01

老師難為?父母難為?~麒的小學生活篇


畢業典禮結束後合影

無論老師是不是真的對你或孩子有成見,請相信,
你和老師都想『幫助孩子更好』,只是做法不同而已...


       麒進入小學後的狀況,前幾個月真可用每況愈下來形容!每星期接老師的告狀電話接到手軟,一直到十月底可以說是到達我們的極限。一天老師在電話中氣急敗壞的告訴我:「麒又闖禍了,這次是從二樓丟香蕉皮下去,而且還不承認」我一聽此事非同小可,趕緊問清楚前因後果,這也是第二次聽到老師要求我帶麒到醫院去檢查是否有「過動症」的傾向。回到家後我們家爸爸真的是大發雷霆,才入學不到三個月就被帶去訓導處事小,我們一直以來對麒的信任與容忍幾乎已經化成烏有,爸爸用自己的手狠狠的打了麒的手好幾下,這應該是從他們出生以來我有印象爸爸動手的第二次。
 
        我告訴爸爸雖然我不覺得麒是過動症(因為對於過動症的定義其實目前還有許多爭議,容後再敘),但因為麒已經造成老師非常大的困擾,所以出於尊重,我還是覺得有必要跑醫院一趟,爸爸很無奈地同意了。老師介紹我去的醫生早就全部掛滿號,醫院說唯一的方法是凌晨十二點在電腦上等看看有沒有人退掛,因此當天晚上我就守在電腦前等著,運氣很好真的有人退掛,趕緊掛進去,隔天一早就帶著麒到醫院檢查。
 
        在路上我告訴麒我和爸爸的感受,告訴他如果真的被判斷為過動症可能要吃一種吃了會變笨而且吃不下飯的藥,他一直說他不想吃,我說我知道,我也不想給他吃,但是前提是麒必須學會「自我控制」的能力。
 
        運氣不錯遇到了一個好醫生,很有耐心的問診了解麒的狀況,要走之前告訴我,希望我回去轉達老師,不要用「不能下課」來處罰孩子,不只是比較好動的孩子,低年級的小朋友能夠坐在那上課四、五十分鐘已經很不簡單了,如果還被剝奪下課出去活動的權利,辛苦的不只是孩子,老師也會不得閒的,更何況麒常常是被處罰一整天都不准下課。
 
        接著她話鋒一轉,對著麒說:「今天媽媽帶你來找我,不是因為你不乖或是你是壞小孩,而是你需要幫忙,來跟上小學的生活」麒聽完似乎也比較放下心來。
 
        隔天我就趕緊寫聯絡簿詢問老師可以親自和老師約談的時間,然後排除萬難的在老師指定的時間和老師見面。一見面先雙手奉上一張謝卡,上面有我和爸爸的感謝和歉意,還有麒用注音寫著:「謝謝老師,我會改進」的兩句話。

        看完卡片氣氛緩和了些,我希望老師明白我們絕對不是來挑剔老師或是找麻煩的怪獸家長,也不是只會袒護自己孩子,用一句「不可能,我的小孩以前不會這樣,在家也從不是這樣的」來應付老師,無法面對問題總愛替孩子脫罪的直升機父母。在幼稚園工作這麼多年,我絕對相信孩子會在不同的情境有不同的表現,這次會談只是想幫助老師認識我們認識的麒,還有分享我們處理他的問題的方法。
  
        我也拿出了一封麒寫給爸爸的信和老師分享,是他自己被罵後的隔天晚上跑到房間悶著頭寫的,上面用注音寫著:「爸比,謝謝你上班賺錢讓我們家有錢,讓我能上畫畫,足球陪我練習,還帶我出去玩,晚上陪我吃晚餐,如果沒有你就不會有我。還有讓我能去上學,…我很對不起你,上次說要聽老師的話我沒有做到真是很對不起。」看完這封信時,真的感覺又心疼又無奈,他其實還是我們認識的那個麒,他其實甚麼都懂的,但在小學的情境下怎麼就會如此難以控制自己的行為呢?
 
        認真傾聽完老師訴說麒在學校製造的麻煩與老師的困擾,並很快地分享了醫生的建議,看到老師很仔細的作筆記,讓我很感動,也相信老師只是還抓不到和麒相處的模式,不是把他貼標籤或排斥他,接下來我們又一起討論出在學校可能可以幫助麒的方法,包括製造一些機會讓他能有責任感與自信心,不要讓他老是活在被老師責罵和被同學告狀的情境下;還有不再禁止他不能下課,改為每天跑操場四圈和跳繩50下。
 
        隔天,果然老師就讓麒當了「睡覺小班長」,因為不愛睡午覺的他,常常在午休期間製造噪音造成大家的困擾,所以老師聽進去了我的建議,真的讓他站在講台上管理秩序,效果不錯。午休的最後半小時,老師讓他去發洩精力跑操場,回家麒告訴我:「媽咪,老師叫我跑四圈,結果我跑了七圈呢!只有最後一圈有切西瓜,哈哈!」那天天氣相當炎熱,我腦中出現靜謚的午休時間,麒一個人獨自在偌大的小學操場,認真跑步的畫面,說真的,真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在心頭啊!
 
        麒小學之路不是這麼的順遂,遇到比較中規中矩的老師,沒有那麼快的可以欣賞到他的獨特性與創造力,老師曾經和爸爸說過一句話,讓爸爸耿耿於懷,她說:「為什麼麒不能和其他的小孩做一樣的事」當下蔡爸其實很想反駁,卻隱忍了下來,因為了解這是大部分台灣小學老師的模式與習慣,當所有孩子都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時,老師當然會好教很多。所以如何在這樣的教學模式下,我們還能保有麒的原創性便成了做家長的我們的另一門功課。
 
        不過至少最基本的原則是麒不能成為老師的困擾,老師說麒如果是已經會的課程就會自己玩自己的,很不專心;但如果是新的、有挑戰性的課程,他則可以相當專心,我很嚴肅的告訴麒:「不論有沒有興趣,上課專心是對老師最基本的尊重」,不能因為已經會了而分心,希望他能真的聽進去並力行。
 
        11月的親子天下雜誌也大篇幅的討論親師的議題,沒有家長希望成為怪獸家長,如同沒有老師希望被認定是刺蝟老師一樣,做父母的擔心孩子是一定的,但如果總是質疑老師,或是聽到孩子片面的說法就懷疑學校,反而會讓老師因為感受不到家長的信任而乾脆放棄孩子。曾經在我們學校看到一位家長在面對老師陳述自己孩子的偏差行為時,很不能接受,最後落下一句:「我選擇相信我的孩子,因為我的小孩不會騙人!」當下在一旁的我覺得聽到老師心碎的聲音,故事可以有很多版本,但如此坦蕩蕩的真心有時真的就只有這麼一次啊。
 
    如同雜誌上所說的「無論老師是不是真的對你或孩子有成見,請相信,你和老師都想『幫助孩子更好』,只是做法不同而已」,有了這一層的相信,加上真誠的溝通與合作,孩子的問題一定會有撥雲見日的一天。


委屈←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艱難的一役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