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11/07

孩子,怎麼了?



三兄妹合照
 

 

這兩天學校發生了一個小故事,一位大孩子出乎大家意料的在小便池大便而且當時還有三個馬桶是沒有人在使用的,全園頓時散發著滿滿的黃金味,老師發現後只好帶著兩層口罩,陪著這位孩子一起處理這一大堆大錯位置的糞便,很傷腦筋的問我到底該怎麼處理後續的問題比較好,因為老師們每天苦口婆心的引導、修正他種種偏差行為已經好一陣子了,可是卻一直沒有成效。
 
這位孩子是約一年半前轉到我們學校的,孩子的媽媽是位滿能溝通、很認同我們的理念,也很配合學校的家長,爸爸因為長期工作壓力比較大,雖然很認同蒙氏的教學,但據媽媽轉述,有時在工作壓力來時,在家情緒上起伏會比較大,父母雙方對孩子的管教與原則就容易有很大的分歧,難免會造成孩子一些行為上的偏差與不適。
 
雖然老師們已經很密集的約談媽媽,也和媽媽達成一些共識,但家庭因素有很多是我們不便插手的,不過孩子至少有一半的時間是在我們學校,在這樣有限制的情況下,我們到底可以為他做些甚麼呢?雖然心裡隱約有一些想法但又不確定怎麼實施比較好,剛好特教巡迴輔導的老師正在我們學校輔導個案,我就趁老師空檔詢問一下她的想法,魏老師常年在台北市各個學校輔導各種不同情形的特殊孩子,是位道行高深的老師。她提到近年來越來越多輔導的個案本身先天發展並沒有問題,但因為家庭因素導致孩子出現許多行為偏差,反而不好處理。
 
聽完我的描述,她告訴我「以交朋友的心情多和這位孩子聊聊,不要再以質詢或是責怪的口吻和他說話,因為只會讓他升起防備的心態,如說謊、掩飾、幻想等,看看能不能勾出他心裡那塊不願面對的部分」,我在心裡想著「賓果!就是這樣,但是這可是長期抗戰,不簡單啊!」,因此馬上找來這位孩子,想試著和他聊聊。
 
果然他一開始還是以「言不及義」來回答我所有的問題,試圖掩飾他所做的事,一直到我很認真堅定但溫柔的告訴他「小強(匿名),我知道你在小便池大便的事情,我並沒有要罵你,真的只是想知道怎麼了呢?」,他才支晤其詞簡短的告訴我他是因為來不及,我聽了點點頭,至少他願意開始說了,但我心裡知道如果真的只是因為來不及就好處理了,但是連寶貝班的孩子都知道怎麼處理的問題,一個這麼能言善道、聰明機靈的孩子,怎麼可能連這樣變通的能力都沒有。
 
如果要以比較學術的方式來解釋,這應該就是所謂的「反社會性行為」吧!說真的我非常相信孩子自己可能連為什麼會想這樣做都說不出來,但是他就是做了,在幼稚園階段也許只是在小便池大便,到了小學、國中甚至出社會之後呢?如果我們不重視這個問題,不及早把他拉回軌道上來,以後他又會做出甚麼樣反社會性的行為來讓我們正視他的存在與不滿呢?
 
我也非常認同魏老師所說的,不要再以責罵或是說道理的方式處理他的問題,因為我們都知道,要說道理我們都還可能說不過孩子呢!更何況很多大人在輔導孩子行為問題時,只是一味的要孩子「認錯」或說「對不起」,而這樣的處理方式只是在強迫給孩子『罪惡感』,如果孩子只是因為罪惡感而認錯,他根本學不到處理問題的方法或是主動面對問題的勇氣。
 
在紐約教書時就很認同當時我的園長的理念,也開始學著用美式教育中的一些觀點來輔導孩子,如果孩子不是從心底認同知道自己的行為有甚麼疏失,或造成別人如何的不便或不舒服,那他下次再犯就是指日可待的事情,光是一句對不起或是口頭上的承諾,絕不可能會是他行為修正的動力,最多只是身為大人的我們給自己的一個交代罷了。
 
所以我告訴小強,如果你想聊聊時可以來找我,我很喜歡和你做朋友、聽你說說話,班上老師們也開始改變策略,不再針對他對其他孩子們每天不斷發生的種種挑釁行為做過多的著墨,努力加強他的正向行為,主動邀請他做小幫手、學習負責任,發生衝突時盡量以一句關心的「怎麼啦,小強?」代替冗長的訓話。
 
隔天中午,小強就自己跑到我辦公室,告訴我他早上發生的一個小故事,雖然拉拉雜雜的好像是一個沒有甚麼重點的故事,但很高興我們開始做朋友了,相信我們成人的改變能帶給他正向的鼓勵,我們深深期待著!


幸運的執著←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沒有語言的愛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