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9/13

甜甜圈:豐富的課程

 照片是麟麟和小阿姨

親愛的寶血家長們,您好,

課後才藝的試教活動陸續展開,這星期二的美術試教甜心老師因為第一次接觸還不熟悉孩子的特質,所以以集體創作的方式進行,讓每個孩子能更從容的進入課程。 她先以車站為主題,請每個孩子拿粉蠟筆創作,然後再用兩隻沾黑色墨水的水彩筆,兩手一起劃出鐵軌連結至想去的車站,最後補上枕木的部份。原本之後還有其他的遊戲創作,可惜第一次上課,開始的時間較晚,使得課程還未結束就得讓孩子們離開回家了。開學後美術課將固定在每週三進行,人數統計將在所有試教活動結束後發放通知單。

星期四的太鼓試教也相當精采,有四、五年教授幼兒太鼓經驗的蔡老師本身就是合格保育員,擁有正統的幼教背景,使得她更能掌握孩子的情緒與紀律,讓孩子在第一堂課中就能展現太鼓的力與美。 不過試教完後蔡老師表示,還是希望以中大班的孩子為主,小班的孩子一方面身高較不夠,一方面手的力量較無法控制鼓棒,因此開學後每星期四的太鼓課只收中大班,請見諒。

最近密切接洽另一個相當精采豐富的課程「探索大自然」,由川七老師和圓圓老師所組成的田園自然工作室,在幼教界相當的出名,因為他們每次的課程都會實際帶來真實的動植物昆蟲等,和課程相呼應,比如說介紹爬蟲動物,就帶真的蛇來讓孩子觀賞甚至觸摸,他們的課每每引起孩子相當大的震撼,讓孩子對大自然有更真實的認識與了解。 川七老師他們的時間相當難預約,幾乎都被排滿了,好不容易排到九月開學後每個月的一個星期五早上會有一次探索大自然的課程,不過因為是第一次排進正式課程當中,所以課程費用由學校完全吸收,下學期如果孩子和家長喜歡這個課程,再和家長們收取費用。

九月八號就會開始第一堂課,主題是「蜂的世界」,相信孩子們上完課後會帶給每個家庭對於蜜蜂更多的知識與資訊。 另外,九月九號的專題演講也敲定由在蒙特梭利界相當資深,發現蒙特梭利托兒所的所長周翠華老師來為我們分享「漫談現代父母的挑戰」。周老師本身也有一位小學五年級的女兒,對於親職工作有非常獨特與深刻的見解。現代的父母真的很難為,一方面要尊重孩子,但同時卻可能得不到孩子的尊重,總是被大呼小叫,或是一再被孩子挑戰,如何在其中達到平衡,周老師將帶給我們不同的省思與最有效的教戰守則。請家長當天一定要排出時間來參加,通知單將在下星期發放。 翩翩園長

【愛的通知】  8/25 (五) 戶外教學,請注意通知單的發放,謝謝! 
8/21 (一) 5:00-6:00pm 陶土在銀河班試教。

【愛的分享】好文分享—嚴格,也算是一種慈悲 謝謝彩虹班彥蓉媽媽的分享!

「你知道用什麼方法可以使你的孩子成為『不幸的人』嗎?就是──對他『百依百順』!愚蒙迷住孩子的心,用管教的杖可以遠遠趕除.(聖經箴言)…嚴格,也算是一種慈悲 愛,要「有方法、有智慧」!

在教學中,有時會教到一些長得很俊帥、很可愛、或很漂亮的小朋友,而我也會有些偏心地喜歡他們。李凱,就是這樣的小孩,他很帥,大大的眼睛、雙眼皮,天真又可愛;可是他卻也很頑皮,喜歡「騎快車」──上學時,故意快騎腳踏車,並從後面抓班上同學玉梅的頭髮!每次玉梅被李凱欺負時,總是氣得跺腳,並大罵「幹×娘」的髒話。玉梅,很髒,常不洗臉、不洗頭,也長頭蝨,脖子上的污垢像是「一條黑蛇」,每次經過她身旁,都會聞到「很難聞的異味」;而她的功課經常沒寫完,臉上也從不帶笑容。

一般來說,很少有小女生會罵「粗魯低俗的髒話」,偏偏玉梅一被李凱譏笑、欺負,就會尖叫、大罵髒話,所以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對她好,甚至常在同學面前指責她。相反的,每當李凱「騎快車」或「欺負玉梅」時,我只是輕聲細語、笑笑地對他說:「李凱,你騎車要慢慢騎,不要欺負女生哦!」 真的,我總是不忍心大聲地斥責可愛、俊美的李凱,也常對他網開一面。 一天,同學們都在操場上體育課,我懷孕、大著肚子,坐在教室裡批改作業;玉梅則因身體不舒服,也坐在教室裡。 當我不經意抬頭時,與玉梅四目相接,她突然說:「老師,等妳生了小寶寶,我媽說她要幫妳帶小孩!」 「你媽媽在做什麼?」我問。 「我媽媽在幫很多人家裡打掃房間,也在大樓洗樓梯,她說她可以幫妳帶小孩!」一臉髒兮兮、頭髮油膩膩的玉梅回答我。 「那妳爸爸呢?」 「我爸爸整天都在喝酒,因為我媽生了六個小孩都是女生,我爸爸每天都罵我媽『只會生些賠錢貨』! 所以他每天都喝酒、罵人,也打我媽、打我們小孩子!」 玉梅又說,她是老大,一回到家、放下書包,就必須幫忙照顧妹妹們,也要洗米、煮飯、處理家事;她,總是忙得很累,也沒時間洗臉、洗頭、寫功課…… 我一聽,一陣難過湧上心頭,也突然覺得──「每個老師眼中的『壞孩子』,他們背後,可能都有別人不知道的苦楚與心酸!」

後來,我放下批改作業的筆,帶著玉梅到洗手台,幫她洗頭、洗臉,也教她刷牙!不久,她的牙齒變白了,臉變乾淨了,用吹風機吹乾頭髮後,頭髮也不再油膩惡臭了。梳完頭髮,我又拿了鏡子給她看,她突然──笑了!真的,在我印象中,這是她第一次笑! 以前我只記得玉梅常「板著臉、罵髒話」,可是,現在她笑了,而且笑得是那麼燦爛、漂亮,尤其是她那「深深的酒渦」,笑起來真的很美! 從那天開始,玉梅開始「喜歡自己」,每天也都洗完臉才來上學。 兩三星期後,課外活動,我叫小朋友練習跳繩,玉梅興高采烈、自告奮勇地說:「我會、我會、我會!」於是她當著同學的面、拿起跳繩,大方地表演! 天哪,她居然「前跳、後跳、交叉跳、花式跳……」都跳得那麼棒!一跳完,全班小朋友也都不吝嗇地給她如雷的掌聲! 我想,那是玉梅小學生涯中,第一次接受「如此豐盛的喝采」,因她的學業成績始終都是「最後一名」;然而,當她跳完繩,抬起頭,甩了一下頭髮,她的眼睛竟變得好亮、好美,好有自信!

就這樣,我發現了玉梅在體育方面的長處,也鼓勵她加入了「田徑校隊」。而在升學國中時,更是大爆冷門,全班只有玉梅一人進入「資優班」──考上高雄一國中的「體育資優班」。 十多年後,我與孩子們有機會於同學會中,再次相遇。那天,我搭車到高雄,亭亭玉立的玉梅到火車站來接我。一見面,玉梅就說:「倪老師,今天同學會,來了十多位同學,大家都在高醫的加護病房!」「為什麼?」 我大吃了一驚。「因為李凱出了車禍,他去跟人家飆車,撞成重傷,現在正躺在醫院裡,一直昏迷不醒,我們大家都到醫院去看他。」玉梅心情沉重地告訴我。

到了高雄醫學院的加護病房,我穿上「消毒衣」進入,看到同學們都已經站在裡面。而李凱,他躺在病床上,戴著氧氣罩,頭與臉部已經嚴重扭曲、變形、浮腫……全身也佈滿插管;一旁的心電圖則顯示,他的生命跡象十分微弱。醫生說,李凱已經快不行了!他被撞後到現在,都沒有醒來過;不過,我們可以多跟他講講話。這時,我摸摸李凱的腳,也摸摸他的手……他,竟是那麼冰冷!我和同學們不斷地叫他:「李凱、李凱、李凱……」可是,他始終動也不動地躺著。我的眼淚不聽話地流了下來! 李凱、李凱……小時候,我那最可愛、最漂亮的李凱到哪裡去了?……你知道嗎,老師一直記得你小時候俊帥的臉龐呀! 可是,你現在……怎麼動都不動,不看老師一眼,也不回答老師一句話呀! 此時,玉梅站在我身旁,拉拉我的手,對我說:「老師,妳跟他說嘛,妳跟他說『妳以前常對他說的那句話嘛』!」 我怔了幾秒,知道了。 我握住李凱的手,彎著身,靠近他的耳朵,清晰地對他說:「李凱──你騎車──要慢慢騎──要慢慢騎哦!」 話一講完,李凱的眼眶頓時溼紅了起來,心電圖的曲線也起了變化。雖然,他仍舊戴著氧氣罩,一動也不動,但是,他的眼淚,竟從眼角流了下來……那天夜裡,李凱走了,動也不動地走了。 而他俊帥的臉龐、頑皮地騎著快車、以及扭曲浮腫的眼角滴下淚水的情景……卻是我心中「永遠的悲痛與回憶」!

法國文學家盧梭曾說:「你知道用什麼方法可以使你的孩子成為『不幸的人』嗎?就是──對他『百依百順』!」 真的,如果老師或父母,對孩子「太縱容、太放任、太溺愛」,就可能會害了孩子,甚至使他成為「不幸的人」。所以,「嚴格,也是一種慈悲。」 事實上,人都有情感式的「月暈作用」,也常會「以貌取人」,見到可愛、漂亮、聰明、能言善道的孩子,就特別喜歡他;就像本文中的倪老師,因太過於偏愛李凱,在他騎快車時,未曾嚴厲地管教他、約束他,以致最後李凱因飆車而喪失生命!因此,「愛孩子」是對的,但是必須是「有智慧的愛」,不能是「縱容的愛」;若太過溺愛孩子,就如同在孩子的成長性格上「下了毒藥」,將會使孩子嚐到苦果!

所以,古人說:「愛是好的,姑息卻是絕對的惡!」不過,在文中另一主角玉梅,卻是個令人欽佩的女孩;她在一直「被欺負、被瞧不起、始終是最後一名」的低潮中,因著老師「不嫌棄的愛」,找到自己「生命的亮點」,因而考進了體育資優班,也為自己的生命找到「光明的出路」!曾聽過一句話:「世界上最柔軟的是風,最暴烈的也是風;世界上最柔和的是水,最蠻橫的也是水!」的確,老師是風,也是水,他可以讓孩子「如沐春風」,一輩子感受其愛和恩澤;然而,若稍有不慎,過度放任與溺愛,亦可能使孩子誤入歧途、遺憾終身啊!
◎捨不得管教孩子、捨不得讓孩子挨罵吃苦,則他將來會更苦!
◎愛,要「有方法、有智慧」,要讓孩子「吃必要的苦,耐必要的勞」,也捨得讓他跌倒,則他才會勇敢爬起來而且走得更英挺、更有自信! 早上醒來,光彩在臉上,充滿笑容的迎接未來。 到了中午,光彩在腰上,挺直腰桿的活在當下。 到了晚上,光彩在腳上,腳踏實地的做好自己。 原來人生也很簡單,只要能懂得「珍惜、知足、感恩」你就擁有了生命的光彩。



甜甜圈:樂在工作←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甜甜圈:去台大戶外教學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