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11/13

我們這樣其實很好


拉拉山上快樂的露營~

...其實我倒覺得不論麒是過動還是不是過動,對我們來說並沒有太大的不同(當然知道不全是他故意的,會少氣一點),他還是我們調皮的兒子,我們對他的愛也不可能有任何改變。...


帶麒回醫院找熟悉的醫師複診,醫師一看到我就問:「這是哥哥還是弟弟啊?」,還好下一句沒有說:「媽咪,妳還真是命苦啊,要常常來找我」(自我解嘲一下),醫生認真地看完老師專業又客觀的觀察紀錄,花了點時間和麒聊學校生活,他期中考的成績其實還算不錯,但行為表現就…了,診斷書喀拉喀拉的印了出來「注意力缺乏過動合併行為問題」,醫師囑言「接受情緒行為治療」,醫生接著說麒很輕微,所以不須用藥,只要用行為治療的方式即可,教養這類型的孩子,大人須高堅持(因為他很機靈)但又不能情緒化(因為他很敏感),簡直就是在給大人出功課嘛!!然後交代我們三個月後再來回診追蹤。

 
在候診的時候等了滿長的一段時間,麒先生開始不耐煩,嚷著醫院撥放的卡通電台都不是他喜歡看的,會不會待會輪到他就剛好撥到他想看的,這樣他不就很倒楣嗎?然後開始抱怨那位在診間裡面的仁兄真是沒有「公德心」,沒有想到我們等很久了嗎?我聽了真是又好氣又好笑,開玩笑地回他:「要也應該是說『同理心』吧!怎麼會是『公德心』咧!」結果進去之後,當我們在裡面待了一段時間,這小子忽然跳起來說:「我們是不是該出去了,不然很沒『公德心』耶!」醫生聽了滿頭霧水,我則忍不住笑了出來。
 
好吧,我想要表達的是這樣的麒,其實也挺可愛的是吧?這段時間我又拚了很多的相關書籍,試著想多了解過動的定義,正反兩邊的理論都看,吃藥不吃藥的問題更是旗鼓相當的被討論著,我看到很多很像麒的描述,當然有些又看起太嚴重不像他。上次的文章分享完後,有很多不認識的朋友因為有相關經驗或困擾和我分享了許多內心話,也有很多的親朋好友寫mail、訊息跟我討論著,甚至有些同情的幫我們加油,但其實我倒覺得不論麒是過動還是不是過動,對我們來說並沒有太大的不同(當然知道不全是他故意的,會少氣一點),他還是我們調皮的兒子,我們對他的愛也不可能有任何改變。
 
回想起他成長的歷程,雖讓我們傷了不少神,但他也是我們家笑話最多的孩子,幼稚園時自己寫了張卡片給我,先謝謝我的照顧和每天做早餐…,最後結尾是「祝妳早日康復」,讓我當場笑翻了;去大賣場買東西,看到有試吃泡菜,非常想吃的拉著媽媽過去,媽媽告訴他泡菜是辣的,只見他還是很認真的跑去卻問:「阿姨,妳為什麼要賣辣的咧?!」;第一次坐飛機,很興奮的盯著飛機上正在播放卡通的小螢幕說:「媽咪!妳叫老闆把聲音開大一點好不好?」…麒的笑話多到不勝枚舉,雖然隨著年紀越來越大,有時粗線條的行為真是讓我們快笑不出來,但這就是他啊,如果沒有這些特質,又哪來生活中這麼多的樂趣呢?
 
而我也花了不少時間分析自己:多話,所以適合當老師講個不停;容易分心,所以在學校總張開著五官,隨時留意每個孩子的狀況是否需要協助;好動,所以學校裡跑腿的工作幾乎都是我在做,騎著腳踏車出去幫老師買文具、美術紙、活動用品材料、寄掛號信…,對我來說,能出去透口氣就更有精神回來工作了;喜歡變化,所以喜歡閱讀,追求教育新知,學校的活動、教學,頭腦動個不停的我也總充滿想法的設計著、推動著;衝動,所以對於喜歡的事會拚了命的去學、去做,很少考量自己做不做得到,所以才能大學四年拚了210學分(苦啊)、出國唸碩士順便一起拿到蒙氏證書(很苦啊)、連生小孩都不計後果毫不猶豫地生三個(超苦的啊)…,這些其實嚴格來說都和我的ADD有相關,但找到適合的方向,其實我也過得很好(只是身邊的人可能苦了點...)。
 
醫生告訴我說:「妳的兩個兒子都有反抗權威的特質唷」,我真是點頭如搗蒜,也覺得這個特質實在是很挑戰大人(就是外婆說的「反骨」吧?!),但如果能好好引導,也許又會成為他們兩兄弟的另一種能量,雖然在主流教育中會有些辛苦,但相信只要找到對的路,不論是哪一種特質的孩子,都可以成為一個對社會有貢獻的人。
 
所以啦!謝謝大家的關心,還有好多好多讓我感動到想掉淚的真情故事,但請一定要相信,我們都可以過得很好,要相信孩子,更要相信自己。控制不了就去面對,沒甚麼大不了的,我們會一起找到方法,更不需要因為這樣而感到自責與內疚,因為負面情緒是幫不了忙的,承認自己與孩子不是完美的,甚至是過動並沒有甚麼羞愧,不論如何,孩子都還有我們在後面撐著。



我和我的注意力缺乏過動症(ADD)←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早餐車驚魂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