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June 5, 2008

i'm thinking


(本篇含較多文字,所以配合人家有趣的字以作調劑)



四、五年前,一次團契聚會,一位很有趣可愛的姊妹,
我跟她很投緣,覺得不少想法和背景也有相同之處。
她問:點解呀?點解有人話我責任心太強,但又有人話我不負責任?咁即係點呀?我好攰呀!
這問題我之前沒想過,但她提出之後就想到現在。
係囉,咁即係點呀?

終於到最近came up with a possible solution
KamKam,也許我們都負了一些不該負的責任,透支了心力,
然後一些該負的責任就顧此失彼了。

資源那麼有限,我們的責任圈圈劃錯了地方,
或是那個圈其實飄來飄去浮游不定,那就吃力不討好了。

有時我會覺得要為某些人的感受和期望負責,
對方不開心不滿意,我會不安,勉強自己做點甚麼,
或是結果其實沒做,但光是要勉強的念頭已經會讓我覺得累了。
然後就產生怨懟或苦澀...然後反過來期待對方為我的苦惱負責。
真糟榚。
最怨枉(別人)的是,那個other's expectation有時只是我的imagination

現代心理學和聖經教育我,各人該為自己的情緒和處境負責,no matter what
你失望是你家的事;我也有我的失望,那也是我自己的事。
這樣真的要很心硬才做得出來呢。
以為愛就是跑進對方的世界做點自以為的好事
以為愛就是趟開自己讓別人進來按他的意思整理些甚麼。
結果很多時淪為互相侵犯互相傷害。












我想啊,該要好好為自己劃一個圈圈,銅牆鐵壁的
就是先要這樣,才有一個比較健康快樂的自我,可以走出去付出點甚麼。
同時也要抵受侵犯別人的誘惑...如何體諒對方的感受、處境,但小心不要越了界去為對方負責 ,
........這樣子我亦不能要求別人為我負責了。(怎麼說起來有點可惜?真的耶,多可惜。)


這樣會很硬嗎?拒人千里?不近人情?


但我在想,一個會堅定地說"不"的人,他說的Yes才真實可靠。







月經杯←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為甚麼我們那麼需要安慰?(with no answer provided)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