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February 18, 2008

日本與阿富汗

在沒有正職的日子中,我給自己的責任是盡量令自己有點事做。
例如畫插畫,學軟件,看書,煮飯,做家務,也看電視和打電動。
早前聽三家姐提過NDS的Zelda,找來玩,不玩尤自可,一玩之下樂在其中苦在其整個月!
終於打爆了,Yeah Yeah Yeah!又開心又有點失落

玩的時候我和糰子多次驚嘆,日本人真是了不起,
能設計出這麼精彩聰明的遊戲。
唉,日本人真的給我們生活裡太多樂趣了~


有點失落地放下電動後,只能再拾起小說
(是啊,我不能忍受沒有娛樂或吸收的生活,我會枯萎)

看了凱特借我們的The Kite Runner。其實收到了已好一陣子,
但我讀完了The memory keeper's daughter很久了,遲遲都避開這本不看
因為看封底說故事背景在阿富汗,第一印像是打仗/窮/苦/不公平/絕望
可是各方的評論又說這實在是本好書,終於一晚睡前就開始看。
躺在床上讀了頭幾章,很後悔睡前看,因為太沉重了
害我零晨要鑽出暖暖的被窩,到陽台看看夜景平靜心情
才能再回床上困難地入睡。
幸好,過了頭幾章,後面的故事比較能適應了。
像The memory keeper's daughter,這也是寫人的懊悔/自責
也是說發生在一刹那間的決定,怎樣影響人的一生
不過The Kite Runner的架構當然大得多,除了當幾位事人的生命,
還是一個國家的興衰。原來曾經一度,阿富汗真的是聖經所說的流奶與蜜之地,
而不是我印像中電視新聞裡的荒涼黃土戰火不斷。
雖然這本書的評價很高,但我覺得很大部份原因是美國人對阿富汗的情結(911事件/George Bush決定參戰)。
當然也不是寫得不好,不過比我期待中差了一點
它的storyline不是不像粵語殘片的......

昨天在金石堂看到同一作者的第二本書"A thousand splendid sun"
一看介紹又是阿富汗背景,我想我和這位作者無緣了。
就像我不會找關於可憐流浪貓狗的書來看/不會細看虐待動物的新聞/
讀調子悲情沒出路的故事......量力而為嘛,
無奈的情緒在現實生活中已有plenty,何必再自找


一些照片←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又期待,又怕受傷害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