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4/18

無明

.




 

漫步於山坳的一處湖畔
入夜以後,湖面上襲來涼爽的晚風
難得這湖畔清風,把雜思煩慮吹得乾淨
好像鏡面的湖水,一片空明
映照出四周山丘的輪廓
初月升起,水中山上都是月亮的光華

「無明」不知是不是一種無以名之的恐懼
恐懼常常並不需要原因
事實上,人從出生開始,就註定了趨向死亡
人誕生在一個包含了死亡在內的現象裏
死亡的恐懼也就是一種無明吧
我們恐懼,只是因為所知有限

如果在湖邊多坐一會兒
因為月光和山風
因為草叢裡飛起來的螢火
我可以有多一點片刻心境的澄明
螢火遠遠近近,高高低低,疏疏落落
在闃暗的山谷裏閃閃爍爍
螢火閃爍的頻率很像手機上訊號的光
帶一點微綠,在沉寂的黑暗裡一閃一閃
間隔幾秒鐘的停頓
好像尋找,好像等待
好像浩大宇宙裡一點幽微心事的傳遞

螢火蟲是鞘翅科的昆蟲,和金龜子同一類
螢火蟲發亮是雌雄求偶,尋找頻率相近的伴侶
這種解釋有一種年輕的俏皮
不像科學,不像在說明昆蟲生態
倒像是調笑人類的行為
也許,人類本來就離昆蟲不遠吧
我們的愛恨,我們的慾望
我們生存的意志,我們死亡的恐懼
都還依循著生物世界本能的規則

暗夜裡走下山去
點點螢火一路相伴
呼應著遠處山下人家燈火
天上的星辰,或是人間的燈光
都曾經是人類在曠古悠長黑暗裡希望的記憶
即使微弱如螢火
也似乎暫時解脫了我們無明的恐懼




 


 



荃荑結芳←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窗裡窗外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