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6/04

當下。關於四川大地震

四川震災的當時,星媽跟球拔正好在北京;我們在一個政府單位的一樓申請文件,我正低著頭看資料,忽然覺得頭一陣暈,抬頭看見百葉窗跟半掩著的門都晃動著, 但是面前的一個官員跟身邊的球拔卻依然各自進行著自己手上的事,我抬頭看時鐘,大約兩點半,心想應該是空調吹得窗門晃動吧,所以我什麼話都沒說;走出那個 單位,上了計程車,經過北京的主要辦公區,發現路上好多好多上班族全部站在路邊聊天抽煙,計程車師傅說著,他剛剛經過另一個辦公區,也是路邊好多上班族, 搞不清楚怎麼了,我愣愣的回他,是不是在演習啊?

當時的我們都不知道,在那說遠不遠說近不近的地方發生了那樣的災難,不是演習,而是真實的大悲劇

(可以跳過不允許回應的自言自語文)

回到飯店,接到媽媽從台灣打來的電話,才知道,四川發生了大地震
一直到很晚,我們看電視,內地的電視才陸陸續續的報導,並且一點一點的,讓民眾漸漸知道,這災難有多嚴重

那種難過是累積的,當天還不覺得這樣可怕,每過一天,折磨人的沈重情緒像加入清水中的黑色水彩,越來越深,越來越濃

因為自己人也在北京,知道北京沒有狀況,認識的內地朋友大多數都在北京或上海,都是沒有災情的地方,比較靠近災區的朋友,也很快就連絡上,知道無恙;一場世紀災難,對於我,就留在同情的層面,難過是真實的,捐錢是唯一能盡力也是最低限度該做的事,除此之外,好像也就這樣了

直到前天跟以前北京的同事聊起MSN,她地震那天正好出差不在北京,我有發個簡訊給她,問她收到沒?聊著聊著,她提到一個以前合作的公關公司的總經理,問我記得不?
記得啊。
她說,這個總經理,在地震當時人帶著團隊在四川臥龍,震央汶川的旁邊而已。
恩?我愣了一下。
已經半個月了,還沒跟他連絡上。他的妻子已經在當地找了半個月了。
……
…..
我跟同事重新確認一次,說的是那個人?妳說他怎麼了?

同事沒有多說,因為正好是一個媒體有注目的活動,她丟了一個網頁連結給我,MSN上加一句,媒體有報導,妳看看吧

看到的是一個新聞媒體網站的文章,講著那個總經理為何會過去,以及他的妻子現在遇到的困境;當時活動剛好結束,媒體車為了趕發稿先離開,其他為了做活動而從北京帶去的團隊,總共四車的遊覽車,只有兩車避開了落石,報導內容也片片斷斷,失蹤的兩台車怎麼了?避開的兩台車又怎麼了?沒有人能清楚描述這個事件的細節

當時有數以萬計的事件,也無人能描述,這些悲劇卻真實存在著

然後我開始回想這個人的臉,具體五官記不清楚了,記得的是一些見面時的感覺跟一些事件,還有莫名其妙的細節,是一個不太熟的合作廠商,也是在我已經提出辭呈後接觸的,離開北京前幾個月比較密集的碰面,我算著,跟他還有他的團隊見過幾次面,一起去福建幾次,北京見過幾次,幫忙提案幾次,幫忙講課幾次,喔,還有一起吃過幾次飯呢?朋友也算不上,就是認識的人,一個曾經活生生的在我面前一起分享同一個空間氧氣的一個人;大家的生命同時一起點點滴滴的消逝,妳多我少,滴滴答答,誰知道,誰哪一天的生命會怎樣的走到盡頭

我同事忘記回答我,我發給她的簡訊到底有沒有收到,兩個人的MSN對話就凍結在那個網頁連結之後

地震傷亡的數字不斷向上修正,我默默的想,這個數字裡,有我認識的這些人嗎?
……
…..
……
……

我用眼睛抓緊當下我所有的一切,深呼吸。

希望他們只是失蹤而已。












除夕夜。如此幸福的自己←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有誰要貓砂盆【已送出】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