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welcome, my friend!
2011/06/27

認識本我其六: 夢與真實,沉睡中的本我

我一直很納悶,為什麼人們總是會不記得自己的夢,就算在做夢的那個當下,我們都是如此篤定那是真實的存在著,並且深陷其中,一旦清醒,我們又會立刻否定掉夢中世界的一切。

那只是個夢,毫無意義,我們會這樣跟自己說,然後我們選擇遺忘,自然而然的。

因為睡著了,所以不知道這是做夢,一但清醒了,自然就能發現,這個推論看似合情合理,可是細想又不是那麼一回事。

我們可曾想過,為何夢中的我們也會自然而然的遺忘掉真實的世界呢?我們在夢裡會自然而然忘記從小就知道的常識、難以忘懷的記憶、和養成以久習慣:

忘記了,恐龍已經絕種;人不會飛;石頭不能吃。
也忘記了,小黃已經去世;她已經結婚;還有我早就退伍了。
更忘記了,不抽就會死的菸和隨時要更新的臉書。

夢裡的一切明明如此違背常理,但夢中的我們卻不知不覺,就算聰明如愛因斯坦,我想也很難發現自己是置身在違反物理定律的夢境中。

作夢並不是像:離開一個世界,進入另一個世界,如此單純;反而更像重新投胎,將我們的記憶、智識和理性徹底置換過,讓我們忘記了那些"死都不會忘記的事情"。
繼續閱讀
2011/06/13

人與環境關係的重新爬梳(節錄)




















原文出處:http://lowestc.blogspot.com/2010/06/blog-post_18.html
 
 (本文節錄自《面對真相、即刻行動-台灣減碳紀事》,由卓越新聞獎基金會主編、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贊助出版)

 文/楊雅惠(倫敦大學 Goldsmiths 學院設計系博士生)
 業革命後,在地方的廣場豎立時鐘可是一件大事!那時候,市長、鐘匠與全部的市民聚集在一起慶祝掛鐘儀式。當時,時鐘代表進步與現代化。有了時鐘,好像這地方有了身分。
 時至今日,時鐘代表的地理與心理意義,被商店取代。從倫敦市中心的皮卡迪里圓環(Piccadilly Circus)一個角度望過去,像極了紐約時代廣場(Time Square),也像台北西門町。這個歐洲最繁忙的商店街,超過三百個名牌旗艦店聚集的牛津街旁邊的圓環廣場,被巨大的廣告霓虹燈與商店招牌環伺。全球化的結果,讓都市看起來如此相似。廣場時鐘代表的標準化與一致性,抽象地表現在商店類似與商品的同質:同樣的麥當勞、星巴克、名牌商品旗艦店。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