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welcome, my friend!
2010/01/27

預知3- 夢中人

去年年底時,我手邊的工作正好告一段落,趁著空檔,我和朋友相約去逛當代藝術館,遇到一位我在社會企業工作坊認識的朋友。

當初在工作坊,我們這組人的感情很要好,雖然只有短短五天的相處時間,至今都還保持著聯絡,也總是說要再碰面,無奈總是找不出大家都有空閒的時間,而一直沒約成。

我趕緊把握機會拉著那位朋友陪我去喝下午茶,在聊天的過程中,他談起最近正在看榮格的書,並強烈推薦我去找來看。於是,那個星期我就從圖書館借了五六本榮格的書,以及其它相關書籍,回家慢慢閱讀。

隔週是聖誕節,我和高中好友相約在聖誕夜去看劇團的表演,再到現場前,我連劇名是什麼都還不清楚,結果一入場才知道,竟然又是跟榮格有關,創作概念是以原型為構想。

啥時榮格的學說又變的這麼流行,讓我身邊的朋友竟然不約而同的對他產生興趣?又為何我這個總是在做夢的人,竟然會在這麼多年後才會開始接觸他呢?
繼續閱讀
2010/01/22

預知2-巧合或預兆

高中時,我們有個可愛的數學老師,斯文的細框眼鏡加上時常掛在臉上的笑臉,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樣,使得大家都蠻喜歡上他的課。

他並不是一個擅長說笑話的人,但是他那過於誠懇的模樣,反而比說笑話更有趣,時常三言兩語就逗得全班哄堂大笑,我還記得我們最常取笑他的事情,就是他的特殊嗜好了。

他平常喜歡研讀易經,有時教室飛進一隻鳥,他就會很誇張的瞪大眼睛跟全班說,這一定是個預兆。看到我們全在取笑他,他不但不會介意,反倒還會耐心的告訴我們,你們不懂,易經真的是很玄妙的東西,學得好,就能夠參透天機啊!

他的話,對我們這些自以為是的高中生來說,簡直就像是鄉下沒讀過書的迷信阿婆才會說的傻話,而他身為一個老師還有這種舉止,更是讓人感到不可思議。所以每當上他課時,我們都會特別留意教室的狀況,只要有什麼風吹草動發生,一定就會有人興奮的說,這一定是預兆,然後全班便立刻哈哈大笑。他總是跟著我們一起笑,但是臉上的表情卻有些耐人尋味,似乎他並不是笑自己也不是在笑我們,而是毫無理由的感到由衷的快樂,現在到了一定年紀再想想,那應該是因為有了某些領悟後才能呈現出來的豁達感吧,因為就連此刻,我似乎都看到他開朗的笑容在我眼前浮現。

曾幾何時,我從那個取笑老師的調皮學生,變成了一個也會相信預兆、違背主流價值觀的"異端份子",甚至到今天竟然還企圖"妖言惑眾"的公開談論這件事,更糟的是,如果我有一些學理背景或是特殊身分也就算了,但我偏偏連個宗教信仰的背景也沒有,更沒像數學老師一樣學過易經、相學或其它方術,可說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凡人。

所以像我這樣的凡人,絕對沒有資格去提一些高深的大道理,我不會去提上帝的恩寵或是八宮六十四卦,我只是像平常一樣,跟你們分享一些屬於我個人真實的故事,然後再由你們自己理性的去評斷這些究竟是屬於巧合或預兆,而我究竟是迷信或是科學。
繼續閱讀
2010/01/17

預知1- 我的左眼


跨年前二天,父親就像平常一樣,把我們這些老姑娘當作小孩子似的,提著一袋零食回家哄我們,聽到他進門,我就趕緊放下手邊的工作,到客廳陪他聊天。

他一看到我,便問說,你左眼怎麼了?
我不解的回答,怎麼了,有髒東西嗎?
他說,你左眼怪怪的,是不是受傷了,去看一下醫生吧!
我趕緊跑到廁所鏡子前左看右看,卻完全看不出任何異樣。
是你老花眼了吧!我的眼睛沒事啊...我在廁所大聲的說著。
父親跟到我的身後說,沒有啊,你的左眼真的怪怪的,有空還是去看一下醫生吧!
我完全沒把父親的話當一回事,也覺得自己的兩眼都很正常沒有異樣,沒多久就把父親的叮嚀拋在腦後。
繼續閱讀
2010/01/15

<轉錄> Earthlings 地球上的生靈 每人必看的一部電影

Earthlings 地球上的生靈

【前語】
本紀綠片開頭就像白開水,無味無刺激,常忘卻是我們絕對不能缺乏的元素。
當意識到白開水的重要,便能從狹隘的自我世界中,看見更多。
這時才能震撼發現原來「我們所知、所見、所覺的世界”,不是我們”我們所知、所見、所覺的世界。而這世界對動物來說,是人類製造的地獄。


繼續閱讀
2010/01/13

Bright Light Coach網站設計

首頁底圖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