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1/01

獻給處於低谷的人:請照顧好自己,莫讓人生之花在未盛開前就枯萎了


這部影片,是三年前一個人徒步環島,拍攝紀錄片朋友訪談我的片段。

許多參加過我在合和拾間辦的活動的人,都會覺得我是很活潑外向、自信且樂觀的人,卻不知道三年前的我,和現在是截然不同的樣貌。當時的我,有嚴重的憂鬱傾向,好幾個月無法工作,每天只能躲在房間哭泣,自殺的念頭盤旋不去。這樣的狀況不是第一次發生。在大一的時候,就曾經因為感情而輕生過,之後兩三年飽受創傷症候群以及自律神經失調的問題所苦。

然而,即使是家人和親密的情人,幾乎都不太清楚我的心理狀況,因為我太善於堅強和偽裝,而三年前突然陷入如此嚴重的憂鬱狀態,竟然是因為朋友無心的一個問題。他問我:你最害怕什麼?

我思考很久,發現雖然我怕蟲、怕黑、怕鬼,但那些都只是很表面的害怕。過了片刻,我才硬是擠出了個答案,我回答,「我最害怕的應該是堅強吧!」

這麼簡單一個回答,讓我突然揭開了不敢面對的自己,原來我那麼害怕堅強。諷刺的是,我必須堅強的原因,竟是因為我太膽小了,所以不得不變得很堅強;因為害怕受傷、害怕被拒絕、害怕孤單、害怕失敗,害怕別人的背叛和離棄,所以無論如何都必須很堅強。堅強,成了我無可救藥的壞習慣。除此,我感覺自己總是一個人,因為真正的自己,無法被他人所真心包容和接納。

於是就從那夜開始,我渡過了無數個在深夜裡獨自哭泣的日子,即使在外人眼裡,我的憂鬱是毫無道理的,因為我工作能力好,家庭正常,也有朋友和情人,沒有經濟和健康的問題,也沒有任何真正的挫折和打擊。但是我卻怎麼樣都無法讓自己好起來。

有一天,我覺得自己再也無法壓抑想輕生的衝動,於是,生平第一次,我拿起電話主動求救。我撥了電話給公司的一位顧問,他是我所認識的人之中,人脈最廣,也算社會歷練最豐富的人。即使我和他完全不熟,但當時,我想或許他會知道誰能幫我。

電話一撥通,我像是已經要滅頂的人般,劈頭就說:救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我不想活。

對於一個毫無私交的晚輩,這麼突然的來電,讓他有些吃驚,但不虧是見多識廣的前輩,他想了一下,靜靜地說:這樣好了,你今天中午到XX餐廳找我。

當我進去餐廳時,發現是一個餐會,一位不丹的仁波切來台訪問,於是中午招待他們成員吃飯。前輩安排我和仁波切坐在同一桌。當時,我只是靜靜地吃飯,沒有說任何話,也不知道前輩叫我來這的用意;他甚至沒有問我任何事情。

當快吃完時,仁波切突然要他的翻譯轉達一些事給我:仁波切要我告訴妳,妳是一朵即將要盛開的花朵,但是要小心地照顧自己,不要讓花在還沒有開之前就枯萎了。 

離開後,我不解,我想我的憂鬱和憔悴是寫在臉上,應該不難看出來,但那位仁波切怎麼會說我是即將要盛開的花朵?我完全感覺不到自己有盛開的可能,連想像都無法想像,他是不是只是要安慰我呢,還是他真的知道些什麼。

我細細思考著這位在不丹德高望重的仁波切所說的話,心想,真的會盛開嗎? 盛開的我,會是甚麼模樣呢? 我完全無法想像這麼憂傷糟糕的我,會怎麼樣好起來,而且盛開。

於是,我沒有做傻事,這念頭給了我一些再多撐一下的動力。

我決定一個人出發去徒步環島,在炙熱的5、6月份,每天走2、30公里,不是熱得要死,就是下大雨。這旅程讓我經歷了身體很大的痛苦,皮膚因為流汗很悶濕而濕疹,反覆地中暑和生病,但我還是堅持著走下去。走著走著,我不再哭泣了,一滴眼淚都掉不出來了,還有過程中發生了許多事情,都讓我的心一點一點地轉變,那是一種截然不同於以往的人生體驗。

徒步環島後,我終於能夠回到職場上班,儘管在工作上又有突破,甚至爭取到去北京擔任品牌公司總經理的工作,但我還是一點都不快樂。工作上的成就並沒有讓我感到任何喜悅,我只是沒有枯萎,但離盛開還很遠。

日子一天天過去,我等待著,盼望著自己會盛開,痴痴想像盛開的自己會多麼幸福。我想像那或許是遇到某個真正理解我和愛我的人,能解開我的魔咒,我不再需要堅強和偽裝,然後我就能成為真正的自己,因為愛的灌溉,成為盛開的花朵。

有一天,在我又為男友分手的事情哭泣時,我再度用簡訊寫下:我不知道活著有甚麼意義。

當我準備傳給他時,我突然清醒了,是徹底地清醒。我想起大學時,曾經因為男友欺騙和劈腿而吞過安眠藥的往事;也想起無數日子裡,我一直渴望著「幸福日子來臨」的焦慮。我從來沒有真正因為任何一段感情而由衷幸福快樂過,因為「王子和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的日子」一直沒有出現,即使有了愛人,還是為了經濟狀況或是各種其他的事情而煩惱。

我在那天問了自己,陳怡秀,妳夠了嗎? 妳要到甚麼時候才要打算快樂? 妳要到甚麼時候,才會好好享受妳擁有的一切?還是妳得到了,就放一旁,又去追求更多的東西? 妳花了那麼多的時間感到不快樂,妳不覺得自己浪費了多少美好的青春歲月,而未來的日子,妳還要繼續浪費嗎?

我嚴厲地批判著自己,告訴自己,我不要允許自己未來的人生這樣過下去,不允許自己的人生再繼續等待幸福及想像幸福。就在那一天,我真正停止了內心的崩潰,我受夠了,我對自己發誓,我上半輩子的人生,已經把自己折磨夠了,我不要把我的下半輩子也都葬送在憂鬱和不快樂的情緒。

我開始每天花時間去找尋我已擁有的幸福。我買下了音響,那是以前一直打算有屬於自己的房子才買的東西;我去了歐洲旅行,那是我原本計畫蜜月旅行才去的地方;我在聖誕夜和跨年前,這些過去我都與情人在一起的日子,去做公益活動,感到很真實的滿足。然後,也讓自己能有機會認識更多不同的人,當作人生的一番冒險。

外在的一切都沒變,但我看世界和看自己的角度卻翻轉了。三年前拍的影片中,我認為是因為自己個性古怪,有許多面向、關注的事情和別人都不一樣,所以沒有人會接受真實的我。但就在我轉念後,我卻發現自己的多變,幫助我跟許多不同類型的人接觸;中性化,讓我男女通吃;也因為我關注和經歷的事情和別人不同,所以可以跟別人分享的事物更多。我不再需要假裝堅強,因為我看到大家都一樣脆弱卻假裝堅強的一面,而且每個人都期待能被接納和被愛。

就好像腳踏車的鉸鍊扣上了該扣的位子,一切就會自然上了軌道,原本不快樂的事情,可以找到新的詮釋。我從一個內向、理性、壓抑情緒的人,變得能夠與人連結,理性與感性兼具,並且不害怕展現自己情緒和情感的人。

現在的我,辭掉了原本的工作,一邊在顧問公司工作,一邊去念法鼓山生命教育所,並把我的住所整理出一個交流的空間,經營一個社團,在假日舉辦各式各樣和人生有關的活動,把過去自己生命遇到的問題,讓我不快樂的事情,設計成工作坊,幫助和我有一樣困擾的人。

就像影片最後所說的,那些過去人生中經歷的痛苦,真的變成了我的養分,我變得能夠理解憂鬱的人、受傷的人、失去希望的人的心境,以及他們看待事情的角度;而職場的經驗,徒步環島學習到的韌性,全都成為了我支持他人的工具。

如同那位仁波切預言的,他沒有騙我,我慢慢盛開了。現在的生活和一切,以及自己的狀態,都是三年前的我完全不可能想像得到的,但沒有經歷過往的一切,我可能也不會了解盛開和幸福的秘密,是掌握在自己手上:不要等待幸福,而是要從此刻開始幸福。

這篇文章,獻給所有處於人生低谷的朋友,請你們好好照顧自己,不要讓花在還沒盛開前就枯萎了。

祝福大家新年快樂。

--
三年後,現在的我,做著自己有熱情的事情,是否看起來很不一樣呢:

 


我的生命故事 (下)←上一篇 │首頁